• 017巨人起步(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都是这几人,没什么避讳,云隐就在他们面前易了容,挂上玉佩,“在外,你们就称呼我为隐门主,老严是我的副手,也是醉仙酒楼的掌柜,现在大部分事情是由他管理”

          大个儿吞了吞吐沫,喝酒不用掏钱啦

          “你和他就平起平坐吧。”云隐侧头看了一眼结巴,结巴坦然的点头,没有半分忸怩。

          说着话,云隐带着他们来到炎黄门的幻境前,三人又唏嘘了一番,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看这手笔~

          思及那卖天价酒的酒楼幕后老板就是眼前这人,三人飘飘乎有傍大款的感觉。

          进入酒厂之后和老严交接,结巴熟悉门中事务都显得水到渠成。

          “这就是说,打通通往河流的隧道修建炎黄宫招兵买马酿酒销售还有打点关系,就是我们目前每天处理的事情。”结巴言简意赅的总结。

          老严目光毫不掩饰的赞赏,点头,东家可是给他找到一个好帮手,他现在加上修炼,这些事真是让他忙的焦头烂额。

          “这些事都是您老亲自在负责?”结巴继续问,云隐饶有兴趣的旁观,结巴把玉简绑在内腕,很省事儿。

          “是啊,事情很多。”老严满眼悲愤的瞥了一眼甩手掌柜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人控诉。

          “那您刚才说的岳家父子,主要在干什么?”

          “他们,主要是修建隧道和炎黄宫方面,他们的体力好。”老严解释。

          “那招人酿酒销售还有打点都得您自己来?”

          “是啊”老严有些不解,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看看东家,云隐一副事不关己的气人样。

          “那以后门主交代更多的事情,您又怎么处理?”结巴说到了重点。

          老严顿时一噎,现在刚开始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随着炎黄门的发展。事情会越来越多,以前打理酒楼的时候,处理事情很单一,并无什么计划。

          没人提醒,老严只觉自己任务繁重,如此看来是统筹策划的问题

          “这样。以后酿酒销售还有打点关系,您来负责。”结巴看老严,接着说,“炎黄宫和隧道的建造由大个儿统筹监工,岳家父子一人负责一个部分。冬瓜外出招兵买马。”

          老严听完又是一愣,这样好啊,术业有专攻,不像原来,处处都要自己操心,撕碎了也不够用,老严重新审视面前这个说话不张嘴的年轻人,有两把刷子。

          “不知小哥儿怎么称呼?”老严开口示好。云隐闻言俊眉微挑,说是建起炎黄门,但营运方式以及门中习气就像是。一个扩大版的酒楼而已。

          结巴闻言也是一顿,当下站起身来,抱拳施礼,“是我失礼了,我叫梁尘,尘土的尘。”指冬瓜,“他叫梁东古。”又指一旁的大个儿,“他是梁子羽”

          老严也连忙起身。“不敢当,不敢当,东家让您打理门中事务,我可不敢托大。”

          老严也明白,自己看起来年纪大,可未必有人家仨活的时间长,听起来别扭,不过对于仙人,却是大实话。

          有些话还要云隐亲自来说,看老严和结巴同时看自己,云隐开了尊口,“老严,你管财务,梁尘,我不在的时候,你来坐镇炎黄门。”

          “我们任总管一职,门主觉得如何?”结巴默了半晌,一开口,周围的人包括老严都感觉有些怪异,还带自己封自己的。

          云隐笑了笑点头,“挺好。”

          “好吧,这个你拿着更合适。”东家都点了头,老严也没理由不同意,感觉靠谱,最起码,工作变得好掌控了一些,从怀中取出云隐给他的玉佩,老严偷眼打量东家,云隐压根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老严不知是该喜东家的信任还是该恼东家的神经怎么就这么粗条,什么都不管。

          “多谢严总管支持。”结巴是个通透人,不需要太多的指点。

          “门主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结巴询问。

          云隐抬头,看到结巴运筹帷幄,眉间轻舒,惜字如金,“注意安全不要逞强”

          结巴眸光一闪,抱拳轻揖,“门中放宽心,属下告退。”

          结巴转向老严,轻轻在他肩上一扶,示意向外走,“走,在今天结束的时候,咱们把这个布置下去,还有,奖罚制度要明确,十人一小组,有带头的小组长,能者上任,这样也能激发他们修炼时多用功,……”

          结巴和老严边往外走边商量。

          大个儿和冬瓜呆呆的看了一眼被结巴和老严撇下的正主,对视了一眼,对着云隐一抱拳,纷纷跑出去赶结巴,先得弄清楚自己干什么再说,看着云隐已经有这一摊子家业,哥俩也手痒痒的。

          云隐扫了一眼酒厂,除了自己闲坐,都在勤勤恳恳的忙碌,这么看来,自己就是那万恶的奴隶主。

          云隐轻松的笑笑,外面隐隐约约传来简洁有力有条有理的特质音色,该走了,还要炼器,嗯,再去看看紫梦那丫头。

          云隐从人群后方走过,看站在台上严肃认真安排工作包工到组的结巴,身旁是老严,身后是冬瓜和大个儿,很满意,一个领导团队成了,自己真是太天才了

          随后的日子里,一向不安分的云隐老老实实的在学武堂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了吃饭训练几乎足不出户,作息习惯像极了被正在服刑期的犯人。

          事业蒸蒸日上兴奋无比的紫梦偶尔来探探监,岁月一切静好,所以当云隐提出他要一个**的公寓时,社长很痛快的答应了。

          反而一直中规中矩的结巴三人经常几天不见人影,社长对此没有意见,拳一拳二等人自然乐的放任,到时拳赛来了有他们哭的时候。

          云隐每天除过老实的训练。其余时间就在房中结界,苦修阵法,想着法的把各种不同的阵法糅合在一起。

          终于有一天,时不时窥探着云隐一举一动的社长,恶趣味的瞄向云隐的房间时。被云隐设置的结界挡了回来,社长微微惊叹,这小子又有长进了。

          云隐空间中就有一套炼器的设备,只是谨慎的不敢担任何风险,想来也只有北真殿的比较关注自己,现在又在拳社内。有个比较变态的阵法保护,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云隐取出他的那套打铁设备,什么炼器炉炼器锤,就是些打铁的工具,附上文雅的称呼。

          仙界的精铁质地坚硬延展性又好。温度太高会破坏结构,太低又无法锻造出好的仙器。

          这在下界的时候,云隐就有所体会,越是好的东西,所要花费的时间也就越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