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章冥界分身(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声痛极而生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从韦文的喉咙之中吼出,声音直接将眼前的近万丈的阴煞一吹而空,甚至于将周围千丈的空间直接如同波浪一般震动起来,韦文两眼吃力地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睛已然变得非常深邃,如同那幽深的深潭一般,接着慢慢地化为平静,回复了平常的样子,韦文的看到了万丈之外的地方,不止是因为他的身高变大了,而且因为这万丈之内的阴煞变得极为稀薄,再被他的声音吹了一遍,早不复之前视野不清的样子了,不止如此,即便是远方的那些阴煞还在源源不断的往韦文的身子里面挤过来,仍然没有回复之前那种阴煞遮眼的情景,这一回,韦文终于知道他神识之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阴魂了,感情这些都混在这些阴煞之中包含着无数的阴魂,而且想来这无数年下来,想一想这个冥荒原的规模就知道倒在这里的冥者绝对不在少数,甚至于韦文还不得不怀疑这里面还有着一些当初倒在这里的冥尊这个级别的强者,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瞬间所想到的东西而已,因为接着无数的痛苦直接将他所有的感觉和思维全部都淹没了。阴力对于他整个身体的侵蚀非常利害,好在此时的他因为变身成为一个冥者,让这种侵蚀的痛苦减少了一些,但是,这对于已经痛苦到极致的韦文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极致再减少一些也是一样是极致。随着韦文的苏醒,被阴力压制在丹田之中的神力、法力和魔力都开始蠢蠢欲动,接着三者竟然开始拧成了一股向着流入丹田的阴力攻击而去,这个时候,阴力仿佛就是三者的共同敌人一般,四种力量立时纠缠在了一起。

          “啊!啊!”痛到极致让韦文反而稍为清醒了了一些,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吼叫!

          四种力量纠缠之后,忽的,一种新的力量在这四者纠缠的地方诞生了出来,混沌之力,万物由混沌化生,而万物灭亦归于混沌,混沌是生的开始,亦是生的终结。当这一丝混沌之力诞生之后,它伴随着涌出丹田的阴之力开始向着韦文整个身体涌去,而在丹田之中,随着四种力量的不断纠缠,一丝丝的混沌之力也不断的从这丹田之中诞生,但是,这里毕竟是冥荒原,这里毕竟是阴力的大本营,阴力可是其它地方的无数倍,而且那些阴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韦文的身体之中,韦文身体之中的魔力都顶不了,更不用说神力和法力了,不过是几秒的时间里,这三种力量都被磨尽了,只剩下它们的种子还立在丹田的中央沉默着,再也不与阴力争雄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与这些源源不断涌入的阴力争雄,随着这三种力量的退出,韦文身上只剩下阴力和混沌之力在身体之中不断的循环着,而整个身体之中的混沌之力也只有那么多了。

          “吼!”此时的韦文终于可以掌握一丝的身体的主动权了,他紧紧握着双手,半蹲下来,展开双翅,向着冥荒原的天空冲去,那里是冥荒原的禁区,有着强大的阴魂,极少有冥者从召里离开,但是,此时的韦文哪里知道这些,他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里,而显然高空是他已知的唯一的选择。越是高空,阴力越弱,但是,入侵到韦文神识之中的阴魂却越是强大的,好在这个时候,那些阴魂几乎都是被拉入到了韦文的神国之中,剩下的几乎都成了韦文神识的食物了,这倒让韦文避开了许多的困难。而冥荒原的天空之所以称之为禁区,就是因为这些强大的阴魂存在,有了克制的手段,这里对于韦文来说就不再是禁区了。

          “轰!”冲破了冥荒原顶端的韦文随变向着一个方向直接飞去,而随着他的飞行,他的身躯也在不断的缩小,最后成了一个有三米高的冥者。

          一个小时之后,飞离冥荒原的韦文终于停了下来,由于他身上的冥者气息,在这个过程之中居然没有骨鸟来骚扰他了,而极制之痛的他现在只想着找到了一个地方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落在一个山谷之中,在峭壁之中找到了一个山洞然后没有理会里面有什么东西,直接钻了进去,然后一挥手,一套阵法直接落到了洞口的四周,一时间整个洞口完全的消失了。山洞并不深,里面也不过是三五个低阶的阴魂而已,他的身躯一震,这些阴魂直接烟消魂散,不复存在了。韦文一甩手,又一套阵法直接插入了山洞的六面,一时间这里形成了一个简单的防护阵法,唔,这些阵法都是韦文平常买来备用的,够用就行。

          韦文在阵法的中央的盘坐了下来,开始运行起阴煞冥功,随着阴煞冥功的运行,他慢慢地掌握了阴力,当一切都回归正轨之后,韦文身上的极痛终于消失了,于是他再度变成了神人,只是身体仍然保持着三米高,随着神力功法的运行,那呆在丹田之中的神力种子,开始散发出一丝的神力进到韦文的经脉之中,这一丝的神力直接带动着神国的神力不断的涌入经脉之中,这时被阴力破坏的经脉也开始修复着,许久之后,当神躯已经完全修复的时候,韦文再一次变身,回到了人族的身体,开始运行起法力来,接着就是魔力,再一次的阴力、神力、法力、魔力这样不断运行,终于在经过一个月之后,韦文的终于成功的将四种力量真正驾御往了,而他也体会到了四种力量的不同之处,至于说混沌之力,那就不是现阶段他可以掌握的东西了。神力稳重、正值、光明、浩荡法力仙灵、飘逸、超脱,魔力混乱、狂野、奢华、执着阴力阴沉、奢血、平静这些都让韦文心中不断的触动起来,一直以来,人们总是让为神为高大,仙为飘逸,魔为乱,阴为杀,可以说神仙为正,魔阴为反,只是,当他真正的将这四者之力进行修行的时候,他才发现,真正的魔并不是世人所知的样子,执着为魔,求知为魔,追求为魔,这些都是人性之中天生就带来的,是天性,也是魔,而对于阴来说,也是如此,平静为阴,安宁为阴,沉淀为阴,这些也是人的天性,可以说,唯有真正的修行,才知道世事并非我们所看到的样子,应该用心去看,唯有如此,才能知道这些力量的真正的本质,力量的本质并没有好和坏之分,真正可以分出好坏的是生物的本能和本性。

          “呼!”终于收功的韦文终于站了起来,接着,五道人影一闪,阿木五人都出现在了韦文的面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阿水问道,他们同韦文一样,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也一样是在修行之中,韦文的醒来,同样唤醒了他们。

          “我哪里知道?让那个李老头坑了一把,就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了!”韦文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同时在神识之中将自已的遭遇传向了五人,而五人也将自已这一个多月的修行心得传给了韦文。

          “真的是好大的坑啊!”阿土叹道,原本六人才进入元婴期没有多久,需要沉淀,需要体悟,可是现在他们在神国的进化的过程之中都得到了自已对于五行法则的体悟都足以让他们一瞬间晋升为仙人了,这样一来,还有什么体悟还需要什么修行,六人直接渡过天劫,然后飞升仙界算了。只是这样一来,他们的底子不厚,冒然飞升上去,只能是给别人打杂的份,连出头之力都没有,毕竟不是自已的东西,强灌进来,真的还不是自已的,是自已的还是需要自已去悟,去体会,去实践,去看,去想,否则的话根基不牢,地动山摇啊!

          “是啊,好大的坑啊,我隐隐地的感觉到了天劫的窥视,麻的,好像我们不在一起都会直接一起渡劫一般。”阿木叹道。

          “现在该怎么办?这样压制也不是办法,况且这样一渡劫,貌似就是好几次天劫,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天劫,上一次就让我们几个欲仙欲死了,接下来的天劫谁它麻知道是什么来头?”阿水叹道,人们总以为天劫就是雷劫,天劫就是魔劫是心劫,但是,如果天劫如此简单,那可以渡劫之人只要有针对性,那渡劫不跟玩一样?要知道除了散修,哪一个渡劫之人的后面不是一个宗门在支持?就算是韦文这种如同散修的家伙,如果不是在元门之中,他哪里去学习功法,哪里去找渡劫的经验?又哪里有渡劫的好东西和渡劫的好地方?天劫本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过程,当真是人有什么弱点,它就来什么,怕雷的劈雷,怕火的放火,怕水的灌水,有的时候甚至于是敌人的突然出现这样的杀劫也可以算得上是天劫之一,当然怕狗的就算了。而他们渡元婴之劫的时候就被这五行虐了一遍,至今仍然是心有余忌。“轰!”

          一个雷声在六人心中响起,想来是阿水这个口没遮拦的家伙对于天劫的评论,让它感觉到非常地不爽,直接来了一个警告。一时间六人都直接闭嘴了,他们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天劫,只是天劫的一种警告而已,或许是因为这里是冥界,所以天劫并没有降落下来,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担心一些什么,或者它只能在凡间闹一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六人不由的恶意想到。

          “怎么办?”许久之后阿火问道。六人十二只眼睛不断的转着,当前还是先想办法再说,不然的话一旦放开压制,那么成群的天劫就直接轰下来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倒是有一个办法,本来,这是还是需要与大家讨论一下,现在看来经过这一次的阴力灌体也只能如此了。”韦文拿出葫芦喝了一口之后,叹道。

          “不可以直接弄出一个临时分身之后,甩掉流放锁之后,再弄一个顶级分身么?”阿水有一些想不通,众人看过去,都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本来大家心中都是相通的,但是,无奈这个家伙这一段时间情事纠缠太多,脑袋有一些不灵光了,这样下去可如何了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直接斩出一个分身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痛不痛的问题,也不是休养多久的问题,而是,对于分身的影响才是最为重要的,因为一旦分身弄出来之后,他天生就会继承阴煞冥功,而且这将是他的主修功法了,再也没有别的功法比这个更加适合的了,毕竟这可是混沌级别的功法,但是,这个功法的强弱则是看他的潜力,潜力越大,得到的功法也就越多,反之则是越少,当然,他得到的上限就是我现在得到的阴煞冥功了,你们也可以彼此心里看一看,你们很快就会发现,你们知道的都不相同,而且与我的相差很多,这就是混沌功法,这种最高级功法的利害之处。而每自斩出一个分身,对于分身来说都会让这种功法削弱许多,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不可为了。”韦文又喝了一口酒,看着天空上隐隐传来的天劫的波劫,说道,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唯有现在弄出一个分身来,然后再看情况了,只是希望这个情况不要太糟。当然不论他斩出多少分身,他的阴煞冥功都已经不会再变了。

          众人一时间都叹了一口气,这个办法是什么大家的心里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原本就是需要韦文自已将自已剁上一刀,化为一个分身,这样一来身上的流放锁也自行斩出,然后放在分身上面,当然这个分身可不是他们这样的通过顶级分身术所弄出来的分身,而是以一个一般的分身术直接斩出来的分身,这样一来,这个分身不过是相当于韦文的一个傀儡而已,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样一来也不会影响他们的之后的修行,毕竟每弄出一个顶级分身术的分身,他们的前进的道路就更加的崎岖。这样的分身弄出来之后,就可以直接消散掉了,这样一来,流放锁的事情也解决了,冥界这里他可就可以找到一个通道离开了,现在倒好,他修行了阴力,再打开神国的通道也就不用怕阴力侵蚀了,他完全可以通过神国直接来往于冥界凡间了,再也不用去找到什么冥界通道这么费力的事了,而且似乎如果他有一些奸商的潜质的话,他甚至于可以做凡间与冥界之间的生意,这样一来,那些物资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他那可以吞噬无数的神国,让神国更加的完善,当然这最后一个念头只不过是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而已,他可不会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神国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补充神力的来源,制造酒的最好的地方,而不是用来经商的,况且,他如果用来干经商这种活的话,那么这三界之中不知道多少家伙会盯着他,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无数的秘术可是数不过来,指不定那一个闲着没事干的家伙粘指一算,就将他的底细露出来了,到时候就真的是麻烦不断了。说不定会直接成为某一个势力的商贩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是悲摧了。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唉,你说会不会到了仙界之后,我们会有一大堆的兄弟?”阿水笑道,几个人名为分身,但是,实际上早已是各有区别了,说是韦文的不同性格的各自发展还差不多。

          “只要在不影响我们一起晋升的情况下,我想多多益善。”阿木说道,对于一个以生命规则为前进方向的家伙来说,生命的诞生和发展本就是他所找寻的方向,而多几个兄弟,就可以多几层体会,毕竟他们终究还是相通的,一个人有体悟,其他人也一样有体悟,这种体悟加在一起远远大于别人一个人慢慢地修行,况且触类旁通这可是修行之人的强项。众人听到也是点点头。看到这种情况,韦文开始运行起来那并不太熟悉的阴煞冥功,将流放锁锁住的神魂逼向了他的左臂,这里还带着被锁住的肉。而其他五人开始不断的拿出制造分身的材料,一个冥者分身开始凝炼起来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