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船第二更(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readx;蒋竹山正在御书房假寐,耶律雪儿偷偷钻了进来,看他睡得正香,悄悄走到身后帮他轻轻敲背。

          听说李瓶儿明日就和绣春到东京了,也不知如何是好。完颜铃被师姐告知她和范文芳都成了蒋竹山的夫人,还有那个小萝莉谢小娥。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自然已经知道假扮皇帝的事情,就是觉得怪怪的。大师姐倒是并不奇怪,毕竟疗伤的事情自己在场,可是,范文芳?还真是不声不响。

          蒋竹山突然伸手捉住耶律雪儿。

          耶律雪儿一愣,伏在蒋竹山背上问:“你早就醒啦?”

          蒋竹山道:“嗯,哪里睡得着?一大堆烦心的事情。假的做的比真的还累。”

          耶律雪儿靠着耳边道:“都是我不好,把你困住了。”

          蒋竹山笑道:“罚你今晚侍寝。”

          耶律雪儿嗔道:“你没见颜贵妃那个眼神,像要吃了我和范文芳似的。我可不敢和贵妃娘娘争宠。”

          蒋竹山笑道:“那就一龙双凤。”

          耶律雪儿啐道:“想的美。现在宫里都说我们就是皇帝外面的女人,没法带进宫才想出个暗影卫的主意。”

          蒋竹山笑道:“暗影卫,本来是想等范公回来让他主持的。想想也是不妥。我不敢放手啊。”

          耶律雪儿道:“几十个人能怎么样?岳父都不相信啊?”

          蒋竹山笑道:“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权利是会上瘾的,你无所谓。但是范公,让他接触一下我怕就会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展。别说他,就是我的儿子,我都不放心把暗影卫交给他。以后还是解散的好。”

          耶律雪儿道:“也不知杨再兴和罗延庆和金兵交手了没有?方腊宋江梁山那边也是没有个准信。”

          蒋竹山知道,现在就是在等待时机,和时间赛跑。各方势力都在观望中居多,都想保存实力,希望谋求最好的结果。

          观望金国和大周的这一仗,谁主沉浮。

          从侦查传过来的情报看,金兵分两路已经过了太原,真定,河间。应该和杨再兴罗延庆有过交集了。

          蒋竹山之所以让杨再兴去汾水设伏,甚至把小江也派了过去,就是怕历史的宿命。杨再兴孤军冲杀,重蹈小商河覆辙。

          战争的胜败关键不是取决于主将的个人勇武,那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有一点运气。带着几百士兵冲杀敌人上万人马,即没有后援,又没有脱身之策,最后都是让人扼腕。

          看着长案上的地形图,蒋竹山的目光看向了汾水一带。

          蒋竹山猜的不错,只是杨再兴可没有罗延庆的好福气,人财两得。

          金国的公主待字闺中的其实也就是完颜铃和完颜萍。可惜都便宜了大周。

          杨再兴和邓在山赶到汾水河边时,完颜宗翰还没有过来,在路上。这个时候的汾水宽不过几十丈,并不广阔。河水上都是些小木船摇来晃去。小江倒是有回家的熟悉感觉。

          杨再兴想到蒋竹山让他在汾水设伏,也是纳闷。河水两岸树木稀少,一万兵马如何设伏?只能眼睁睁看着完颜宗翰过河不成?

          打?杨再兴不笨。蒋竹山也反复交代过避免正面接触,骚扰为主。

          邓在山道:“侦察说,金兵因为在太原受到阻扰,估计明日午时肯定能赶到汾水。如果有船,连夜就能过河。”

          杨再兴道:“如果有船?看来,我们要让金兵一艘船也没有,让船家都顺流南下,去晋州方向。所有船家说明利害,补贴银两。而且,我们要带骑兵过去,沿汾州太原方向骚扰。这边留五千士兵,用弩弓火药阻止金兵过河。追月神弩也留在这边。”

          邓在山道:“似乎不妥,还是全在这边阻止为好。不然,本来兵就不多,一旦冲散,形势不妙。金兵马匹众多,需要大量船只。估计需要砍伐对岸树木大竹。我们不妨在这边以逸待劳。”

          杨再兴笑道:“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骑兵过去还要过来。是不如留在这边的好。可是白白看金兵砍树做竹筏,十分不甘。”

          小江笑道:“那我们就让他们砍不成树。”

          杨再兴笑道:“可有良策?”

          小江道:“对面也住着百十户渔民,只怕金兵一到,白白做了苦力还要丢掉性命。我带些人过去,先烧了竹林,劝渔家离开。树木能有多少,金兵只怕还要折返征船。汾水连通太原,那边的几艘大船,就好做些文章。溜上船去,炸毁船只。”

          杨再兴道:“好,让邓在山也过去,千万保存自己。不行的话留在太原,不要和金兵正面接触。挑些水性好的现在就过去。”

          完颜宗翰带领十万骑兵赶到汾水边上时,见岸边竹林全是烧成灰烬,气的哇哇直叫。关键是战马,如何过去?

          金兀术道:“周人十分狡猾,估计就是太原那些家伙做的好事,要阻拦大军前行。不如我去上游船坞,把那四五艘大船夺了,也好分批过河。”

          完颜宗翰道:“也好,过去不过几十里,注意别杀了船工。太原那些家伙躲在城里做缩头乌龟,就让他们多逍遥几日。这边安营扎帐,正好休整。也顺便把这些树木砍了做筏。”

          小江和邓在山烧毁竹林便立刻飞奔船坞而去。那些官兵和船工听说金兵转眼就到,都弃船而去。倒是省了诸多口舌。

          邓在山笑道:“五艘大船,正好每条船上十几人,先把火药埋好。换上船工衣服。等金兵过来时,故意装作要逃。兵器都藏在底舱,到时候炸开大洞,也看看这连环雷的厉害。”

          这边刚刚安排妥当,就见金兀术带着数百骑兵杀来。

          求点击收藏票票打赏

          果冻出品,上帝保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