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噩梦番外四(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霍明轩目光混乱的闪了几下,绷着声音道:“你喝多了。”

          “你不是那么喜欢强-奸我么,我给你强-奸啊!”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解着身上的睡衣,待得他反应过来之时,她身上的睡衣已被她扔在了地上,她一脸挑衅的望着他,“来啊霍明轩!我让你强-奸个够好不好?!”

          霍明轩移开目光,捡起她的衣服给她披上,夏安安却突然抓住她的手放在胸口上,“怎么?你想当正人君子了么?”

          霍明轩就像是被烫到一般抽回手,他将她推到床上,再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冷声道:“你看看,你这样子像什么话?!”

          “像什么话?霍明轩,我之所以这样不是都被你害的么?害我错过了舞蹈比赛的机会,害我不得不为你生孩子,害我因此而不能再继续跳舞,害我成了一个这样的废人!害我变得一无所有!”

          她痛苦的诉说着,顿时泪如雨下。

          他目光闪过一抹疼惜,终于是无奈的叹息一声,放软了声音道:“你并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我,还有千煜,我说过的,我会负责你的下半辈子,你就算真的成为了一个废人我也会养着你。”

          她却扭开头,不想再看他,“你出去吧,霍明轩,我不想再看到你!还有,以后不要再闯进我的房间!”

          霍明轩闭了闭眼,克制了许久之后终是到了一句,“好。”说完他便转身出去了。

          而后,她醉生梦死的生活便一不可收拾,喝醉了酒之后真的非常舒服,什么都不用去想,所有糟心的事情都可以抛之脑后,想哭便哭想笑便笑。

          她将所有一切都关在心门之外,管它外面闹得如何天翻地覆,她却依然在她的世界里醉生梦死。

          原本她母亲生前给她留了一笔钱,这些钱是用来她上大学和结婚用的,却没想到最终全部拿来换了酒。

          有时候天气很好,她的心情也会稍微好一些,如果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她或许还会去后院浇浇花。

          她种了一株向日葵,现在已经开花了,她温柔的将水浇在它身上,轻声对它说话,“向日葵,你好,你还记得我么?”

          她捧着脸笑,“嗯,我知道你不记得了,不过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

          “麻麻。”就在这时,突然有个软糯糯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打断了她的自言自语。

          她转头看去,却见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他头上戴着一顶绒线帽子,一张粉团团的小脸蛋上一双大眼睛格外明亮,他冲她咧嘴大笑,露出两颗白白的小米牙,口中的哈喇子顺着下巴流在衣服上。

          她没理他,转头继续给向日葵浇水。

          小团子踩着笨拙的步子走到她身边一把抱住她的大腿,笑得格外欢快,“麻麻抱抱。”

          霍明轩正好从房间出来,却是没有立刻过来带走小孩,只是站在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观望。

          夏安安低头看去,小团子仰着粉嫩嫩的小脸蛋眼巴巴的望着她,因为阳光照射,他的大眼睛微微眯起来,呵呵傻笑着,哈喇子不断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

          “麻麻,抱抱。”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夏安安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向霍明轩看去,“将你儿子抱开!”

          “他希望你抱他,你就抱抱他不行么?”

          夏安安咧嘴冷笑,“我没空!”

          “你可以温柔的对待完全没有生命的向日葵,为什么不能多一点心思在孩子身上,他好歹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夏安安嘲讽的笑意更甚,“在我看来,他跟你一样,是毁掉我人生的罪魁祸首!”她将水壶扔在地上,将小团子的手强行扯开,直接转身离去。

          小团子见她要走,立刻红了眼眶眼巴巴的去追,可是他脚步软,才走了没几步就跌倒在地上,可是目光却依然巴巴的望着她的身影,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麻麻,痛痛!麻麻,千煜痛痛!”

          她脚步一刻不停,头也没有回,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后院,直到进了房间关上门整个人才如散了架一般跌坐在地上,眼泪不断顺着眼眶往下落。

          心里不是不痛的,母子连心,血浓于水,你痛妈妈也会痛。

          可是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喜欢你,我恨那个曾经强-奸了我的男人,所以我实在无法喜欢上他的孩子。

          很快她现,她卡上的钱不多了,为了继续她醉生梦死的生活,她只能自己找活做,可是要做什么呢?有一次她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个手工制作绒毛娃娃的视频,成本不大,而且也简单,她打算试一试,不然以后连买酒的钱都没有了。

          白天她就将自己关在房中做娃娃,晚上她就用剩余的钱买酒喝,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打扰不到她。

          做好的娃娃她打算在网上出售,可是效果却一点都不好,快大半年了她还一个娃娃都没有卖出去。

          她有些自嘲的想,看吧,果然是个废人,真是什么都做不好。

          可是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却不想突然有人找她签订单,虽然刚开始卖的不多,可是这无疑激起了她的热情。

          然后订单越来越多,而她也慢慢对人生燃烧起了希望,而酒也很少再喝了。

          有一次她到外面去送货,因为她今天体力爆,骑自行车来到市区之时比平时快了接近半个小时,她来到跟买主约定的地点,却不想远远的就看到霍明轩跟那个买主站在一起。

          这个买主算是她的常客了,她自然是认识的,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霍明轩会认识他。

          为了避免被他们看到,她躲在一个秘密的角落里,她看到霍明轩从包中掏出钱来拿给他,又向他交代了几句之后才离开,直到确定他的车子完全消失不见之后,夏安安才从隐蔽的角落出来。

          买主一看到她,立刻便冲她笑道:“等你好一会儿了,你看,我钱都准备好了,来拿着,就是这后面的两个娃娃了么?嗯,比上回的要好看,我拿走了哦。”

          夏安安呆愣的点点头,望着手中的钱心头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些钱分明就是刚刚霍明轩给他的那些,他连揣都没来得及揣在兜里,转手就拿给她了。

          回到金山大道的别墅之后,望着那堆在床上的绒毛娃娃夏安安无声的笑了起来,原来她所有的买主都是霍明轩,她就说为什么大半年都没有人来买,怎么突然之间就有那么多订单呢?

          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收获,却不想这只是霍明轩给她的施舍。

          既然他这么大方要施舍给她,那她就好好成全他一下,她将娃娃的价格提高了十倍,不出所料的,每天还是有很多订单。

          这样也好,她不用那么勤快的做娃娃了,即便将床上的这一堆买完也够她醉生梦死一阵子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她比以前还要醉得厉害。

          直到有一天,她现这样的生活实在没有意义,她一无所有,不能跳舞了,也没有一技之长可以养活自己,她就像一个废物一样,这样活着,自己看了都糟心不是么?

          这一天,她难得的清醒,她从楼上下来,霍明轩和霍千煜正在客厅中堆积木。

          霍千煜一看到他,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兴奋的笑容,双眼也像是有两团小火苗在燃烧。

          他撒着小短腿哒哒哒跑到她跟前,“妈妈也来跟我们一起玩啊。”

          这个儿子已经能正常的走路了,听说现在已经上幼儿园了,对了,他叫什么来着,千煜吧?

          你看啊,她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她连他叫什么都还模模糊糊的,她这个当妈的可真是不尽职尽责啊。

          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霍明轩身上,“谢谢你找那么多人来买我的娃娃。”

          霍明轩身体一僵,面色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你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我还要谢谢你让我觉得我真的是一无是处。”

          霍明轩目光复杂的望着她,“我并没有觉得你一无是处,我是真的觉得你做的娃娃很好,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开个店。”

          “够了霍明轩!!”她的目光中燃烧着恨意,面上却带着嘲讽的笑,“我知道你心头一定在暗自笑吧,你肯定在想,你看啊,她那么瞎折腾,最后还不是要靠我施舍才能生活,真是可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