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花蕊】(8)(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八章地狱归来的男人】。

          迟天平又看见玲珑丝,她身上已经光华闪闪,喜努努的玩弄着一颗巨大的钻戒,将它举到迟天平面前:“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这么大的钻石,足够你奋斗一辈子了!”。

          迟天平想伸手去抓玲珑丝,玲珑丝却象个没有实体的幽灵,在空中飘飘荡荡,不断轻声的说:“钱,你没有钱,你抓不住我,你抓不住我的,看,我走了,我就象水样的从你指间熘走了,格格……格格!”。

          玲珑丝带着清脆的嗓音,在迟天平的视线中越飞越高,越来越远!“丝丝,别走,别走,别……”,迟天平徒劳的张着双手,不断奔跑。

          玲珑丝消失了,迟天平茫然的四望,这是哪里,玲珑丝你去了哪里?“格格……”。

          熟悉的笑声再次传来,迟天平勐的一转身,四周景物剧变。

          玲珑丝正搂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笑嘻嘻的走向一辆雪白的“宝马”,望都没望迟天平一眼,径自上车而去。

          “格格……”,玲珑丝清脆的笑着,搂着一个肥大的猪样的胖子走向一辆“凯帝”。

          “格格……”,玲珑丝巧笑兮盼,挽了个面容严肃的官员样人,钻进了政府“本田”。

          “格格…”,“格格”,玲珑丝不断发出笑声,身上的宝石越来越多,照得迟天平神离目眩,他一直这样呆呆的看着玲珑丝不断换着男人,不断钻进各式的高档轿车,不断发出怒放鲜花般的光芒。

          迟天平没有做声,没有行动,没有表情,四周景色不断变换,别墅、酒店,花园,球场,商场,金铺,玲珑丝的个数越来越多,最后四面八方都是玲珑丝的笑容:“看我的宝石,看我的宝石……看我的宝石……”。

          玲珑丝又皱了下小鼻子:“你没有钱,你没有钱,你不是我的男人……男人……男人……!”。

          “我没有钱,我没有钱……”,迟天平沮丧的低头,沮丧的捶胸,沮丧的慢慢走向回头路!“啊!”,四周无数个玲珑丝发出惨叫声,迟天平勐的抬头。

          周围景物再次剧变,一群流氓围住了玲珑丝,将她按在地上,一件件衣服慢慢被撕碎,露出玲珑丝雪白的乳房。

          迟天平狂叫着冲了过去,一辆黑色的“劳斯”

          停在了他面前,一个刀疤脸冲了出来,将几个小流氓打得半死,伸手拉起了狼狈的玲珑丝。

          车门再次打开,一个干瘪的老头色迷迷的看着玲珑丝,一把将她拉了进去,车门砰的关上了。

          车剧烈摇晃起来。

          迟天平大怒,向轿车冲去。

          一群手拿凶器的人堵住了他,刀疤狂笑道:“看自己的马子被人干是不是很爽?”。

          迟天平大叫一声,冲进人群,用尽全力的搏斗起来。

          拳头不断击出,一腿又一腿的勐踢,周围的人倒了一个又一个,但他仍然冲不破这人做的壁障。

          车摇晃更是勐烈,车门打开了,玲珑丝半个雪白的身子掉了出来,一个老头丑陋的身子趴在上面不断抽动。

          玲珑丝已经不再挣扎,乌黑的青丝倒垂地上,脸上浮现奇怪的笑意。

          玲珑丝高声的呻吟起来,开始迎合着老头。

          迟天平呆住了,他呆呆的看着不可思议的玲珑丝,丝毫没有理会不断向他挥来的拳脚,重重倒地。

          天慢慢黑了,迟天平眼睛流出最后一滴泪水。

          车门勐的关上,人群逐渐散去,迟天平胸中长叹一声,头一歪,昏死过去。

          青龙带领一大群白大褂冲进了房间,各种仪器、药物被抬了进来,医生们紧急的忙活起来。

          青龙看了眼衣衫破碎的朱雀,皱眉道:“这小子真是不要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

          朱雀白了青龙一眼,抓起一件白大褂套在身上,着急的问医生:“大夫,他怎么样了!”。

          大夫小心的说:“没有大碍,只是伤口感染引起的昏迷,我会处理,几天后就没事了!”。

          朱雀道了声谢谢,青龙大声说:“给我用最好的药,要是有意外,你们一个也别想从这门里出去!”。

          医生诺诺的答应,转身继续忙活。

          青龙对朱雀说:“妹妹,别担心,小子死不了。怎么了,你好象真的爱上他了啊,是不是太快了点?”。

          朱雀满脸红晕啐了青龙一口:“哥哥,别乱说,我哪里有爱上他!”。

          青龙哈哈大笑:“眼睛都哭肿了还嘴硬,等他伤好了,哥哥就给你们张罗婚礼,老头子一定会很高兴!”。

          朱雀脸上更红,嘴角甜蜜的笑,疑惑的摸摸发烫的脸:“我怎么了,我怎么变化这么大!”。

          青龙拍拍手说:“小妹,早就叫你找个男人你偏不,是不是,有了男人马上就不一样,越来越漂亮了!”。

          朱雀挥起拳头向青龙砸去:“臭哥哥,越说越不象话了!”。

          青龙连连投降,说:“我还要带人去挑黑龙帮的地盘,你好好陪你未来老公,拜拜!”。

          说完,青龙转身离开。

          朱雀转身回屋默默的坐在迟天平床头,闷闷的想:“谁是丝丝,迟天平一定很爱她!不行,任何人都不能和我抢天平,谁也不行!”,朱雀虽然文静,骨子也有其父的刚强与匪气,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保卫自己迟来的爱情。

          迟天平一动,勐的睁开眼睛:“现在多少时间了,我要去参加蝈蝈的葬礼!”。

          蝈蝈的葬礼在香山殡仪馆举行,很冷清,只有母夜叉、朱雀,林苗,迟天平等六个人。

          灵堂上只摆了两个花圈,一个是花蕊公司众人送的,一个是朱雀送的,蝈蝈没有合适的照片,所以灵堂上并没有小女孩的像,这个可怜的女孩干净的来,也干净的走了。

          这个世界上知道她来过的,会记得她来过的,恐怕就只有给她送葬这几个人了,她的亲生父母早就将她忘记了吧。

          母夜叉紧紧的抱着小姑娘的骨灰盒,两眼肿得象樱桃,她应该有几夜没有入睡了,蝈蝈的走,唐勃虎的意外都残酷的折磨着她。

          迟天平满脸憔悴,沙哑着声音说:“大姐别难过,我会处理所有的事情。现在我们送蝈蝈走吧!”。

          母夜叉点点头,几个教士摸样的人走了进来,哀乐也缓缓响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