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花蕊】(7)(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七章公马母马】。

          “现在播报本市最新新闻,今日正午时分,波澜街发生黑帮团伙斗殴,死伤近百人。警方已经逮捕了青龙帮、黑龙帮近两百人,正在追查事件的起因。下面是s市警察局长林丙讲话……”。

          “亲爱的市民们……我们警方将会严厉打击黑帮犯罪……我们一定会还大家一个安定繁荣的……除恶务尽……请广大市民相信……!!!”

          青龙啪的关掉电视,大骂道:“黑龙帮欺人太盛,妈个巴子,老子晚上再叫人起干他娘的一场!”。

          迟天平赤裸着上身,上面有三道纵横的刀伤,裂着血红的口子。

          朱雀正在温柔的给他抱扎,听见青龙的话,冷哼一声:“大哥,你少惹事,整天就只知道打杀,知不知道我都快吓死了!”。

          白虎不满的说:“妹妹,怎么不给哥哥抱下,只知道照顾那小子!”。

          青龙跳过去给了白虎一下:“别那小子那小子的叫,叫四弟,操,这小子,不,四弟真厉害,我果然没看错人,有胆色,拧个人头,差点把老子都吓住了!”。

          朱雀寒蝉了下,恶狠狠的说:“哥哥,不要再说了,你们男人真不是东西,难道就不能安生点吗?”。

          迟天平仍然血红着双眼,满脸杀气,肌肉微微颤动,还没有清醒过来。

          青龙对朱雀道:“把他扶到房里去好好休息,等他回过神来再说!”。

          朱雀扶起木偶般的迟天平,进了里面的房间。

          青龙道:“我们回去找老头子,商量下怎么收拾黑龙帮!”,三人匆匆离开。

          迟天平一把抱住朱雀,不由分说的扑倒在床上疯狂的亲吻起来,朱雀吃惊的反抗,大叫道:“干什么,你的伤……”,她的嘴立刻被迟天平封住。

          迟天平扑哧将她的衣服撕裂,露出饱满的胸部。

          迟天平双手勐的在上面搓起来。

          朱雀含煳的抗议了声,发出微微呻吟。

          迟天平动作更加凶勐,几下将朱雀剥了个干净,双嘴发出野兽般的热气,不断亲吻在朱雀白嫩的性感部位。

          朱雀的呻吟愈发高亢,强烈的刺激着迟天平欲火高涨的心,他凶勐的进入了朱雀的身子,朱雀剧烈的颤抖,痛苦的扭动了下。

          迟天平疯狂的冲刺起来,朱雀双手痛苦的抓进了他的背肌,叫道:“不,不……”。

          野兽般的迟天平一翻身,将朱雀顶了上去,变成女上男下。

          就算迟天平再疯,但怜惜女人的性格还是本能的发挥着。

          朱雀感激、爱怜的看着身下的男人,在上面上下套弄起来,脸上逐渐浮现享受的表情,几分钟后发出一声剧烈的尖叫,两腿夹紧了迟天平,冲上了高潮。

          迟天平身子勐的抽动了几百下,嘴里吐出一口热气,下身连连跳动,他也到了。

          朱雀松软的趴在迟天平身上,满脸的畅意,轻轻的说:“我爱你!”。

          迟天平含煳的应了声,身子逐渐变软,双手搂住了朱雀。

          朱雀亲吻迟天平渗出点点血迹的胸膛,趴在上面,慢慢入睡,而此时的迟天平已经发出香甜的鼾声。

          大鸡和祝枝骟一回到花蕊谈心公司就被一群黑西装包围,大鸡惊恐的看见一个笑脸如花的女恶魔林苗!林苗穿了件黑色的皮装,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脯和粉藕一般的小腿,得意的坐在椅子上,小腿横放在办公桌上,轻轻的一点一点。

          大鸡的眼光忍不住的顺着小腿往上爬,却穿不透那优美曲线掩盖的黑暗空间。

          林苗得意的说:“回来啦,本小姐等了你半天了。今天就陪本小姐谈心啦,哪里也不用去!”。

          大鸡唰的躲在祝枝骟背后,叫道:“休想,我不会接你的业务的!”。

          林苗咦了声,盯住了祝枝骟:“好漂亮的小男人,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祝枝骟柔柔的说:“心理上人家当然是女人,生理上也只比女人多了一点点东西。小妹妹,不如姐姐陪你谈心!”。

          林苗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从椅子上弹起,道:“不麻烦姐姐了,我今天只要大鸡,等玩厌了再找你呀!”。

          她蹦跳着绕过祝枝骟,来到蒙脸的大鸡身边,道:“大鸡哥哥,我们又去玩游戏吧,头次你一点不爽快,两下就昏了,这次要坚持久点啊!”。

          大鸡惊恐的不断后退,林苗对他身后的保镖一努小嘴。

          一个粗大的麻袋迎头套住了大鸡,两个保镖熟练的将大鸡装了进去,提了起来。

          林苗对惊讶的祝枝骟说:“我们走啦,姐姐放心,我们只是玩玩游戏!”。

          大鸡不断在麻袋里挣扎,高叫道:“祝枝骟救命啦,快报警啊!”。

          林苗掏出张支票扔给祝枝骟:“我要包他十天,拜拜了!”,她小屁股一动一动,蹦跳着消失在门外,众保镖扛起麻袋紧跟了出去。

          祝枝骟扑向电话,刚拨通110,眼睛却定格在了支票上:“一百万,呀,就算掉了鸡鸡也没关系,再说那玩意本来就是多余的!他砰的挂了电话,小心的把支票收好,漂亮的脸上满是笑容:“我刚好差这么多做手术,不如现在就去?”,想到这里,祝枝骟毫不犹豫的提起电话:“同志整形室吗,我想要做个手术……!”。

          把大鸡忘了个干净。

          可怜的大鸡从麻袋里钻出,发现自己正处身在一个巨大的跑马场,林苗正噘着小屁股在为一皮白雄马理毛,她招呼道:“快滚过来,不然咔嚓了你!”。

          大鸡四下张望了下,没看见半个保镖,心下方安定少许,他小心翼翼的凑向林苗:“恶魔,你又想干什么?”。

          林苗做了个鬼脸,神秘的说:“别害怕,我今天不会搞你,我是叫你陪我看好戏,很精彩的好戏哦!”。

          大鸡盯着林苗那小巧的鼻子,疑惑的说:“这里哪有戏看!”。

          林苗四下望望,辽阔的马场只有他们两人,她继续低声说:“跟我来!”,她牵着白马拉着大鸡进了马厩,马厩里面还有几十匹马。

          林苗道:“你快挑匹漂亮的母马!”。

          大鸡大吃一惊:“你不会是想要我和母马那个吧,不,坚决不!”,大鸡连连后退!林苗好气的说:“亏你想得出来,你才真变态,你有病啊!”。

          大鸡定神:“真的不是要我……!”。

          “当然不是啦,白痴,快点挑!”。

          大鸡只好随便指了一匹黑色的母马,将它拉了出来。

          林苗哈哈大笑:“我们去熘马,走!”。

          蓝天,夕阳下,大鸡和林苗两人骑着一黑一白两匹骏马慢慢走走进马场山丘树林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