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花蕊】(6)(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六章我走了,我没有遗憾】。

          迟天平虽然不愿意,却无可奈何,他最想的就是尽快离开这个隐藏杀身之祸的黑窝,其他的嘛都好说,他打定了主意,出门就要把朱雀甩掉,自己趁机跑路,要他结婚,还不如一刀杀了爽快。

          迟天平打定了这个主意,脸上露出微微笑:“好吧,几位大哥再见哈,我会照顾好朱雀小姐的!”,他殷勤的提起朱雀的大皮箱,就要离开。

          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嗖的飙了过来,司机下车礼貌的拉开了车门,把行李放进了行李箱,朱雀坐上驾驶位,招呼迟天平上车,一熘烟的开走了。

          青龙三兄弟肩搭着肩,哈哈大笑,一脸的得意。

          车很快开到了闹市区,朱雀冷冷的问:“哪个医院?”。

          迟天平顺口说:“s市血液病专科医院,就在前面!”。

          车停了,朱雀狠狠的说:“滚下去,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迟天平一愣,旋而微笑,听话的下了车,道:“好啊,小姐真是太好了,谢谢,谢谢!”,他点头哈腰的关上门,目送轿车离开,四处张望了下,钻进人流消失了。

          朱雀顺利的找到“蝈蝈”

          的病房,捧着大把鲜红的花朵敲门进了去。

          “请问这里是‘蝈蝈’的病房吗?”。

          母夜叉诧异的抬起头,双眼通红,显然一宿未睡好,她疲倦的问:“小姐,你是?”。

          “我是来探望蝈蝈的,一个叫迟天平的家伙告诉我的!”。

          母夜叉会意的笑了下,仔细打量起朱雀来,清纯,美丽、端庄,有一种恬静的古典美。

          母夜叉满意的站起身来,指着床上安静熟睡的小女孩说:“她就是蝈蝈,我可爱的女儿!”。

          朱雀把鲜花轻轻的放在蝈蝈床头,看着蝈蝈浮肿的脸蛋,怜爱的说:“好乖的小女孩,好可怜……”。

          母夜叉高兴的说:“你好,我叫火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外人来探望她,迟天平这混蛋为何要告诉你呢,他自己都从来不来?”。

          朱雀脸上微微一红,道:“我叫朱雀,我自己问他的……”。

          母夜叉会意的笑了下,把朱雀拉到身边坐下,口中啧啧的说:“不错,不错,你跟他关系肯定不一般,那么多……恩,我给你说吧,那小子很坏,你要看好了!”。

          朱雀别扭的说:“我和他没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对了,蝈蝈情况如何了!”。

          母夜叉脸上闪过一丝阴云,道:“情况越来越差,医生说她能熬五个月已经是奇迹了,也许不会撑太久了。”。

          朱雀转头盯着蝈蝈的小脸蛋,小姑娘熟睡着,不时嘴角抽动,似乎梦中也有病痛折磨。

          朱雀轻轻的点了点蝈蝈的水亮的小秃头,头发早掉光了。

          母夜叉拿起身边的写字板,道:“才两天,我的女儿都学会五十个字了,她好聪明,要是能活下去,长大不是医生就是律师,女儿,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朱雀看写字板上画了幅奇怪的画,一个小姑娘在走,身后是一个奇怪的圆形物体,圆形物体好象在大笑。

          朱雀奇怪的说:“蝈蝈画的吗,什么意思?”。

          母夜叉擦擦眼睛,道:“不知道,也许迟天平那鬼小子明白,他是心理学博士!”。

          朱雀耳朵扇了下:“他真的是博士吗,怎么一点不象,那么流氓!”。

          母夜叉叹了口气:“他是个流氓,也是个好人,我给你讲讲他的故事吧,也许你能帮他!”。

          朱雀摇头道:“别谈他了,我有谁能为蝈蝈做的吗?”。

          母夜叉也摇头,道:“我们一起祈祷吧,希望老天能帮助她!”。

          两个女子都把拳头放在胸口,小声的祈祷起来。

          病房仪器上的一个红灯发出尖锐的叫声,病房门砰的被推开,一群百大褂冲了进来。

          母夜叉与朱雀刚要发问,就被一个护士推出门去:“病人心脏骤停,你们在外面等!”。

          母夜叉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涌起前所未有的恐惧,那种恐惧在蝈蝈要她教写字的时候就已经萌芽了,病入膏肓的小女孩任何反常的行为都会让母夜叉神经绷得紧紧的。

          两个小时过去,又一队医生进了房间,前面的医生退了出来。

          母夜叉和朱雀急忙迎了上去。

          医生摇头说:“安排后事吧,小姑娘已经创造了医学奇迹,别太难过!”。

          说完,医生们都急匆匆的离开。

          母夜叉平静的坐下,朱雀眼里开始闪动泪花。

          母夜叉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迟天平一屁股坐在飞机上,惶恐的心始踏实起来,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就起飞了,自己就算逃过这一劫了。

          这时手机响起,迟天平犹豫的接起,弹身而起,冲下了飞机。

          当迟天平赶到医院的时候,在蝈蝈的病房看见哭成泪人的一队男女,母夜叉、朱雀,大鸡等都在,连那失踪的唐勃虎也在。

          迟天平一把拉开众人,扑向了床上的小蝈蝈。

          小蝈蝈浮肿的脸上凝聚着一丝吃力的微笑,手中还抓着那个简易的写字板,上面画着那副画,旁边歪歪的写着几个字:“妈妈,我爱你们!”。

          原来小蝈蝈拼命的想要学写字就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母夜叉和几个叔叔的感激。

          迟天平一把抱住已经变冷的小蝈蝈,大声的哭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来看小蝈蝈,没想到却是最后一次,往常他总是躲在最后面,不是他没同情心,而是他不敢面对蝈蝈,不敢面对残酷的事实。

          蝈蝈这个不知名的小女孩顽强的坚持了五个月又十天后走了,没人知道她走的时候在想什么,她这么小,也许并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如何,但她肯定知道有人会为自己的离去伤心;她不能说话,在她最后的几十个小时里,她终于用笔向爱她、照顾她的母夜叉表示了自己的情感。

          迟天平轻轻拿起蝈蝈手中的写字板,念道:“我走了,我没有遗憾!”,眼泪止不住的掉在写字板上,将画上小女孩身后那个圆形物体染得模模煳煳,成了一个含笑的坟墓。

          蝈蝈的画确实只有迟天平能读懂。

          迟天平慢慢放下手中的写字板,在蝈蝈笑脸深深一吻,轻轻拉起白布盖住蝈蝈,转身对众人道:“大家别再伤心,蝈蝈解脱了,我们应该为她祝福,希望她在天堂能快乐的飞翔,不会再有病痛的折磨!”。

          母夜叉抽泣的说:“我女儿一定会是一个天使!”。

          朱雀满脸泪痕的连连点头,深深的看了眼脸上还挂着泪,眼神却已经冰冷一片的迟天平,似乎已经把握住了这个可憎男人的真实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