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花蕊】(5)(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五章逼婚】。

          原来当日唐勃虎骑着自己的烂摩托一路青烟的赶到香山别墅88栋,直接敲门。

          菲得丽开了门,唐勃虎双眼发直,菲得丽只披了件透明的轻纱,侗体若隐若现,山丘森林朦朦胧胧,她斜靠在门边,用一个勾魂的眼波把已经忘记自己是谁的唐勃虎拉了进去,顺手关了门。

          唐勃虎木偶般的被菲得丽推倒在沙发上,结结巴巴的说:“菲小姐,你……!”。

          菲得丽勐的骑上唐勃虎,亲昵的说:“小帅哥,这里只有我们两人,其他人都被我赶走了!”。

          唐勃虎吞咽着道:“不知你叫我来是……”,他的双眼始终没能离开菲得丽那两个高高耸立的山丘上红红的樱桃。

          菲得丽发出一阵酥人的笑声:“小弟弟,姐姐今天是为了感谢你,感谢你拯救姐姐出了苦海,不知道你想要姐姐怎样感谢你呢?”。

          唐勃虎吐词不清的道:“不…用,我……我……!”。

          别看小唐是个经常和女人打交道的谈心员,可他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处男,哪里能受得了菲得丽热力四射的香艳勾引。

          菲得丽双手搭在唐勃虎肩上,脸慢慢靠近唐勃虎,伸出小小的舌头在他耳垂上轻轻一碰。

          唐勃虎浑身一颤,双手不自主的弹起,抓住了菲得丽胸前两个不安份的冬瓜。

          菲得丽发出一声诱人的轻叫,格格笑道:“小弟弟,你好坏,想不想吃姐姐的奶,让姐姐来喂你!”。

          唐勃虎急忙松开双手,不断摇头,道:“不,不…好意思,我口干!”。

          菲得丽一把抓起唐勃虎的手,按在自己胸膛上,“口干呀,让姐姐来帮你!”,她的小嘴勐的封住唐勃虎的嘴巴,香舌伸出,轻易的摧毁了唐勃虎本来就想投降的牙齿防线。

          唐勃虎脑袋左右晃动,始终摆脱不了菲得丽小嘴强大吸力,很快全线崩溃。

          他的双手不安份的乱动起来,平日里可没少听迟天平几个哥哥的黄色故事,女人哪里敏感,男人该怎样下手,是迟天平经常逗唐勃虎的课题。

          两人的喘息声越来越激烈,唐勃虎觉得自己身体里燃起了熊熊烈火,反身将菲得丽掀翻在沙发上,就要有所行动。

          菲得丽气喘吁吁的道:“宝贝,快抱我上楼!”,她的小手已经握向了勃虎那勃得高高的小虎。

          唐勃虎箭在弦上,二话没说,抱起菲得丽冲上了二楼主卧室,畅快的放出圈养了二十年的饥饿小虎,冲进森林滥补滥杀起来。

          菲得丽也不甘示弱,峡谷洪水翻腾,欲图淹死那只凶暴的老虎,最后干脆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小老虎吃了去。

          两人就这样肉搏战,来往数百回合,直到老虎窒息死在洞穴中。

          唐勃虎也懒得为自己的小虎收尸,倒头就睡。

          ……良久过去,沉睡中的唐勃虎被一阵浓烟熏醒,他跳起来一看,房门大开,黑色的浓烟夹杂难闻的皮肉味直冲而入,菲得丽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急忙套好衣服,冲下楼去。

          客厅地毯上有一具人形物体正在燃烧,发出噼啪的脂肪爆裂声,地毯和沙发上满是鲜血。

          唐勃虎尖叫一声,惊骇欲绝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屁股一疼,伸手一摸,摸出把满是鲜血的菜刀。

          他急忙把菜刀往旁边一甩,翻身爬起,没命的向外逃窜而去。

          唐勃虎讲完,连声说:“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冤枉啊!”。

          大鸡和祝枝骟仔细听完,道:“勃虎,我们相信你,别惊慌,别惊慌,让我们想想!”。

          唐勃虎眼睛不断向四周扫射,道:“我要跑路,你们带钱了吗?”。

          大鸡摆摆手,道:“跑不是办法,冷静,先冷静,让我想想,不如去自首,反正不是你做的!”。

          唐勃虎连连摇头,不断后退,叫道:“没人会相信我的,说不清的,我不去,不去,老大呢,老大怎么会丢下我不管,呜…”。

          唐勃虎大哭起来。

          祝枝骟眼睛一亮,道:“我有个地方,不如你先去躲躲,等我和大鸡进一步调查情况,看看风头再做打算吧!”。

          大鸡点点头,说:“只有这样,跑不是办法,勃虎,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证据,为你洗脱罪名的!”。

          唐勃虎停止哭泣,点点头道:“好吧,我跟你们走,别出卖我!”。

          大鸡一拳头打过去:“说什么呢,把风衣脱了,又面罩又风衣,还这么早来这个偏僻的亭子,你他妈有点脑子没有,别人一看你就会怀疑。你装病人,要不断咳嗽,走!”。

          大鸡和祝枝骟扶起唐勃虎迅速离开。

          话说迟天平登上出租车直奔机场,头仍然疼得厉害,开始眼皮打架,在紧张和焦虑中再次入睡,梦中他好象又听见青龙帮那三老大的声音:“小子,敢碰我的妹妹,砍死你!”。

          几百把雪亮的西瓜刀向他追了过来,迟天平大叫一声,勐的跳起,手脚乱舞。

          “老大,这家伙一早起来就这样锻炼?”,白虎问青龙。

          迟天平一惊,四处一望,自己正站在一个碧绿的高尔夫球场的草坪上,青龙帮那三个家伙正呈一个三角形的蹲在地上,把自己围在中间,球场四周还有不少手拿利刃的家伙四处走动。

          迟天平一看这个架势,心凉了半截,颓然坐下。

          青龙亲热的叫道:“四弟,醒了,昨晚上可睡得好?”。

          “四弟?”,迟天平微微发愣。

          “当然了,你睡了我们的小妹,不是我们的四弟是什么?”,白虎也亲热的说。

          “各位老大,真对不起,我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求你们放过我吧!”,迟天平双手抱拳,向三老大作揖。

          “臭小子,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打算负责,知道吗,男人是要负责的!”,青龙喝道。

          “怎么负责?”,迟天平诧异的问,搞了女人要叫负责任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负责!”,青龙蹦过来在迟天平头上勐敲了一下,“我妹妹一个漂亮的黄花大闺女,被你玩了就算啦,娶她呀,白痴!”。

          “娶她?”,青龙的话将迟天平震得晕忽忽的,这都什么年代了,男女关系极其简单的年代,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上过一次床就必须娶的封建事故。

          “怎么了博士,嫌我妹妹配不上你,嫌我们青龙帮是混混,瞧不起我们这种没文化的人,告诉你,我妹妹也是博士,虽然是花钱买的,不过那也是有文化的!”,白虎大喝道。

          “小子快想,不然别想活着出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