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花蕊】(2)(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二章凶杀案】。

          迟天平大步下楼,心里满是厌恶,很不屑和烂眼三这类人打交道,别看他工作不光彩,可骨子里还是有高级知识分子的清高和骨气,但他到底为何会如此堕落呢?迟天平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地产大王三兄弟根本不知道老婆们找过谈心公司,不然怎么会顺利的离婚呢,该回去睡觉了。

          这时,手机响起,母夜叉粗暴的在里面叫道:“滚去香格里拉大酒店11号包房,一个叫冷若冰的女子需要谈心,资料不详,你自己把握,记住:一定不能卖身!”。

          迟天平苦笑了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怪,穷苦大众只能辛苦谋生,一心想赚钱过日子,反而没有太多的忧愁;有钱人物质极大丰富,可精神却无比空虚,倒要花钱找人聊天。

          也许上帝是公平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吧。

          他很快乘车赶到了香格里拉大酒店11号包房,轻轻扣门,一个高佻苗条的清秀女子开了门。

          迟天平呆了下,很少会有如此年轻漂亮的女子要求谈心的。

          他礼貌的道谢,掏出张名片,说:“花蕊谈心员,请问是冷若冰小姐吗?”。

          女子点头,清脆的说:“请进!”。

          迟天平跟随女子走进房间客厅,扫了眼客厅装饰,暗道:“不愧是总统套房,果然气派,只是很奇怪!”。

          冷若冰澹澹的说:“莫先生,请随便坐,这个房间是按我的意思装修的,你看如何?”。

          迟天平再次扫了房间一眼,道:“色调清冷,特别是天花板象死鱼肚,这反映了冷小姐是一个压抑而孤僻的人,似乎对生活没多少热情啊,近来更是遭受了一些感情挫折!”。

          迟天平没有半点客气,以他心理学博士的造诣,一眼就认准了冷若冰的性格,对这类人直截了当最合适。

          果然,冷若冰眼里露出些许赞赏,但仍然冰冷的说:“那你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了?”。

          迟天平苦笑了下,起身来到冷若冰跟前,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来吧!”。

          冷若冰牙齿一咬,嘴唇恶狠狠的一紧,勐的从沙发上弹起,一拳头砸在迟天平满是肌肉的肩膀上。

          接着她勐扑过去,对着迟天平又抓又咬,小拳头,细高根鞋不断砸踢在迟天平身上。

          迟天平非常尽责,当拳头来时一定会用肉多的地方去接住,还要放软肌肉,以免客户手撞在骨头上受伤。

          不容易啊,别以为挨打就容易。

          半个小时后,冷若冰累瘫在沙发上,她秀发紊乱,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丢出一张支票:“走吧!”。

          迟天平拾起支票,瞄了眼,说:“多了!”。

          冷若冰整理了下秀发:“赏你的,请!”。

          迟天平弯腰致谢,转身出门,就在刚出门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句话:“你根本不爱他!”。

          冷若冰惊讶的看着迟天仇背影消失,良久都没回过神来。

          迟天平亲吻着手中支票,这次真是赚了,自己最喜欢的就是遇到这种客户,专门请人来殴打发泄怒火的,不过那女子挺有意思的,听谈吐,看气质,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不过性格较偏激,而且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要什么。

          他慢慢从楼梯走了下去,顺便锻炼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特别是对他来说身体更是赚钱的工具。

          几分钟后,他来到酒店大厅,顺手把支票塞进了一个慈善机构的募捐箱,转身走出了酒店。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举动全部被外面粉红法拉利跑车里的一个女子看在了眼里,女子冰冷的眼神露出一丝微笑,法拉利箭一般的射走了。

          唐勃虎一个人在办公室无聊的上网,心里很烦:“老大真是太谨慎了,地产大王又怎么样,不就是有钱有势力,但他们实在太变态了,是禽兽不如的虐待狂,自己帮助三个女子打破心理障碍,勇敢的走进新生活,哪里有错?”。

          他正想着,手机悦耳的响起,一看,是地产大王满帝琶原老婆菲得丽的短信:“速来香山别墅,我等你,急!”。

          唐勃虎急忙穿好外衣,整理了下仪表,骑上自己的烂摩托,呼啸着赶去了香山别墅。

          迟天平慢悠悠的在大街上闲逛,生活是如此美好,工作是这样轻松,他觉得很满足。

          谈心员这个工作很适合自己,既能帮人解除心理障碍,又能让自己活得滋润,还能报复哪些无聊的富人。

          其实他是很有原则的,只和富婆上床,也只勾引富婆,为的就是报复,让那些整天四处寻芳的贪官、老板们也带带绿帽。

          他曾一度认为自己是现代佐罗,用嘴帮助好人,用枪教训坏人,不过枪是另一种枪。

          我们姑且不谈这个想法是不是正确,总之迟天平觉得自己没错。

          他慢吞吞的在人流中穿行,无数女性火辣的眼光盯在他高大的身上,不时还有大胆的小女生过来搭讪,被他微笑的拒绝了。

          时代在变化,女性也在变化,性道德的标准也在变化。

          迟天平慢慢思索着这些带点哲学的问题,提着大袋的礼物,走进了一所孤儿院。

          一大群孩子正在里面玩耍,看见迟天平来到都呼啦着围了过来:“迟叔叔好,你又来看我们了啊!”。

          迟天平呵呵大笑,爱怜的摸着众小鬼的头,蹲下身子:“你们乖不乖,来一个一个的告诉叔叔近来都做了些什么?”。

          小鬼们七嘴八舌的争吵起来,抢着要先说。

          这时孤儿院院长走了过来,她是迟天平尊敬的老妈妈龚妈妈。

          龚妈妈眼里闪过一丝慈祥的光:“孩子,又回来了?”。

          迟天平点点头,把手中的袋子递给孩子们,孩子们一哄而散。

          迟天平道:“妈妈,我今天休息,过来看看你们,这是一点心意!”。

          迟天平递过去一张银行卡,说:“密码还是以前那个!”。

          龚妈妈摇摇头,拒绝道:“孩子,你头次的资助都够我们用一年了。这些钱你自己留着吧,哪天也给妈妈带个女孩子来,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办正事了。”。

          迟天平强行把银行卡塞进龚妈妈手中,道:“妈妈,孩子从来不缺钱,您收下,我想自己一个人去树林里看看!”。

          龚妈妈无奈的收下了银行卡,道:“又去树林?对了,小丝不久前来过,问起过你,她好象很不快乐,人清瘦了许多,老是流泪,你有空给她打个电话吧,唉……!”。

          迟天平哦了声,脸色平静的说:“好的,妈妈,您去忙吧,我坐一会就会自己离开的!”。

          说完,他大踏步的向院子深处的一个小竹林走去。

          龚妈妈盯着迟天平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良久再次发出一声长叹,摇头招呼孩子们继续上课。

          迟天平在竹林深处的一根高大的蓝竹前停下,脸上肌肉不断抽动,牙齿紧咬,良久才平复下来。

          四周都是碧绿高挺的竹林,迟天平耳朵边响起一阵孩子的嬉闹声,还有那个梦中辗转千次不灭的娇笑声:“迟哥哥,这边,我在这边,来啊,来抓我啊……”。

          一个蒙着眼睛的小男孩在竹林里跌跌撞撞,追逐着一群四处躲藏的孩子,其中有个穿白裙子的小女孩不断用手去拍打小男孩的肩膀,在他身边象蝴蝶一样的飞舞,发出欢快的笑声。

          小男孩行为非常笨拙,他双手四处抓动,却次次都扑了个空。

          小女孩格格笑喊:“迟哥哥,你好笨哦,要顺着声音抓,每次你都扑反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