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花蕊】(1)(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章谈心公司】。

          迟天平,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目,鼻子高挺,嘴角微凸,眼神坚毅,是十分有男子汉气质的坚毅男人,清华大学市场营销学与心理学双料博士。

          按理说这样的人才不是某个大公司的经理就是副总,可惜他却挑选了一个不是那么光彩的工作,“花蕊”

          谈心公司的谈心员。

          谈心员是什么就不用我多介绍了吧,就是那种专门陪女人聊天的男人,本来也没啥不好,可是很多时候谈着谈着就变了味道,谈到床上去了,所以社会上又称之为鸭子,舞男,是人知人唾的男人,生儿子没屁眼的男人(迟天平反对:骂我就骂我,别咒我儿子,孩子是无辜的,请作者注意),只是迟天平为何要选择这样的工作呢?迟天平自然有自己的理由,此刻他正在s市最高级的咖啡厅与一个四十多岁,徐娘半老,体态风骚的艳丽妇人对饮着咖啡,观看着城市繁华的夜景。

          艳丽妇人首先介绍道:“你好,我就是周艳艳,你是莫任章先生吧,很高兴见到你,好帅的小伙子!”,妇人眼角斜飞出一道外人难以理解的风情。

          迟天平清晰的听见妇人清晰的口水吞咽声,心里暗暗好笑,还了这个周艳艳一个十足男人味的笑容,轻轻的说:“你好,见到你很高兴,你本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真迷人!”。

          周艳艳发出和年龄极不相称的“格格”

          娇笑,甜腻的说:“莫先生真幽默,不过我听了很高兴,不知莫先生为何做谈心员呢,以你如此高的学历,应该有很多公司抢着要啊!”。

          这种问题迟天平不知道回答了多少次,一种沉痛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他慢慢说:“其实我喜欢陪女人聊天,特别是象周小姐这样漂亮的女人,能让你忘记寂寞是我最大的荣辛,女人总是被男人伤害后才会找我们的,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工作!这个工作现在很多人不理解,老婆刚刚离开了我,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周艳艳被迟天平勾起了自己的伤痛,她也是刚刚被老公抛弃,因为老公发现她“红杏出墙”,她喝了一大口咖啡,爽快的说:“好,本姑娘喜欢,你的遭遇与我如此雷同,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也不相信爱情,不知道莫先生对工作可有要求?”。

          迟天平再次觉得好笑,一个四十多的妇人这么快就变成了“姑娘”,他微微一笑,道:“我还年轻,也没有多少钱,老婆就是嫌弃我穷又嫌我工作丢脸才改嫁一个有钱的老头的,所以我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工作被世人接受,这也是‘助人为乐’呀,这就是我对工作的要求!”。

          周艳艳不雅的哈哈两声,急忙住了口,身子端正了下,见迟天平没有注意,方才继续甜腻的说:“对对,没想到莫先生有如此伟大的抱负,本姑娘一定支持你,钱嘛,我多的是,这个不是问题,我只看重男人的谈心的‘能力’,不知莫先生‘能力’如何啊?”,周艳艳挑逗的看了眼迟天平。

          迟天平用同样的眼光回了周艳艳一个,心领神会的说:“我很强的,谈心这个工作也需要天赋,没天赋的人也做不到,聊了这么久,不知道你认不认同我呢?不过这个初次见面嘛……,这个。”。

          迟天平住了口,周艳艳已经掏出了一张支票了过来。

          迟天平笑了笑,顺手接过了支票,扫了一眼,放进了便装口袋,起身把手递给周艳艳,说:“小姐真是爽快人,我们换个安静的角落聊聊?”。

          周艳艳喉头动了下,说:“去我家吧,很安静的,我们可以谈一晚上心!”。

          迟天平刚一进门,周艳艳就迫不及待的跳到他身上,双腿死死的夹住他,红唇送上。

          两人激烈的亲吻。

          迟天平的手不老实的摸向周艳艳的密处,轻轻套弄着。

          周艳艳含煳的叫了声:“坏死了,人家已经黄河泛滥了,在咖啡厅就湿透了!”。

          迟天平哈哈大笑:“我们在哪里谈心,客厅还是厨房?”。

          周艳艳呻吟道:“你好坏,我们去阳台吧!”。

          迟天平低声含着周艳艳耳垂道:“你更坏,穿湿裤子对健康有害,我帮你脱了它……!”。

          周艳艳淫荡的笑出声,从迟天平身上落下,一把拉开他的裤拉链,握住了天平那昂首的大蛇,含在嘴里暄起来。

          迟天平也没闲着,两把把上衣脱光,有义务的帮助托起周艳艳的两个软绵绵的附加物,减轻她的负担。

          周艳艳边亲吻大蛇边解开了迟天平的腰带,两人互相配合下,很快都回到了上帝造人的时代。

          周艳艳再次跃起,双腿缠住迟天平的腰,屁股一沉,大蛇回了巢穴。

          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道:“去阳台!”。

          迟天平抱着她大踏步向阳台走去,周艳艳哈哈大笑说:“你的蛋蛋会打人,打得人痒痒的!”。

          迟天平到了阳台,周艳艳松开他,反手抓在栏杆上,身子剧烈的动起来,发出高声的叫唤!迟天平也不客气,双手托住周艳艳臀部,发出野狼般的嚎叫,开始冲锋!当晚,周艳艳家雷声震耳,地动楼摇,据说那座楼的居民一夜间全跑光了,以为发生了地震!这就是迟天平很普通的一天。

          第二天,一大早,迟天平慢慢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一个同样高大英俊的小子蹦了过来:“‘谈心杀手’这次又赚了多少,哇,看你的眼睛好象一夜没睡啊,别这么卖命啊,大哥!”。

          迟天平无力的扫了这小子一眼,昨天晚上和那疯婆娘大战了数十回合,搞得早上一点状态都没有,“四十如虎”,这句话一点没错。

          迟天平道:“大鸡,你精神怎么这么好,昨天没谈心?”。

          大鸡高笑道:“我很有职业道德,卖色不卖身,谁象你,简直败坏我们谈心事业的名声,老大,我们是谈心员,不是鸭子!”。

          迟天平苦笑了下,说:“你知道的,凡是富婆我都不会放过的!”。

          大鸡摇摇头,道:“老大,我知道你的苦衷,可是老板娘不理解啊,她叫你去她办公室!”。

          迟天平拖着软绵绵的身子,直接推门进了“花蕊”

          最高领袖母夜叉的办公室。

          刚一进门,一个斗大的花瓶便砸了过来,迟天平一闪,花瓶砰的砸在墙上,弹开了,这是母夜叉的塑料炸弹,谁惹她不高兴她就砸谁,考虑到砸人的频率太高,用陶瓷的不划算,就买了个二十斤的塑料的。

          母夜叉叉腰高声大叫道:“混球小子,你他妈的昨天晚上又卖身了,看你那个吊样,是不是连路都走不起了,老娘操你,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和客户上床!收拾包裹,滚蛋吧!”。

          迟天平头大的看着眼前这个二十五岁的霸道女子,她长得可一点不差,甚至可以说是粗野美人中的美人,但脾气实在太糟糕,此刻满脸寒霜,怒气冲天呢。

          迟天平做胆怯样,再做可怜样,求饶道:“母……不,火鸟姐,别生气,你知道近来生意冷清,自从上次其他不规范的谈心公司被电视台暴光后我们的客人越来越少,我也是为‘花蕊’的未来着想,不得不卖身赚钱,你看我对公司多忠诚!”。

          “操,少给老娘来这套,骗亦有道,我只叫你们陪客人聊天骗钱,没叫你们卖身,你小子老是拆我的招牌,还敢说是为公司着想,滚,给我滚得远远的!”。

          母夜叉的嗓音震得办公室门上的玻璃嗡嗡直响。

          迟天平咕嘟了一声,道:“老板娘,这次都是你的错,关我什么事?”。

          母夜叉圆睁双目:“什么,是老娘的错,你反了啊你,倒想污蔑老娘叫你卖身,混蛋,说说。”。

          迟天平哈哈大笑道:“谁叫你让我和富婆聊天的,你知道的凡是富婆我都不会放过,你也知道富婆要的是什么,接这样的业务不就是要我卖身吗?”,他打算豁出去了。

          母夜叉语言一窘,大叫道:“你他妈的是白痴啊,骗了钱就跑啊,谁叫你和她上床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受过伤害,恨所有的有钱人,但那是你放纵的理由吗,你他妈变态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