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15)(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15章:黑长直少女的收服之战下妖刀事件,最后以犯人逃之夭夭,留下一群无辜被波及,身上衣物只剩下内衣裤的大小姐们,以及全身上下只剩运动鞋还完整的我,作为结束。

          学院的女仆们是专业的,哪怕是发生这种平常不曾发生过的状况,她们仍然是迅速拿出一件件合身的制服,把大小姐们带到就近合适的地方进行衣。其中有些昏倒的大小姐,则紧急送至保健室照料。

          是的,大小姐们都受到周全的事后照顾。不过似乎只有我被遗忘了当时我窘迫地拿着大片的叶子遮身,还得四处游走躲避其他班级来温室上课的学生们。最后接近中午时,九条小姐才一脸不情不愿地拿着运动服来找我。

          而且最让人火大的是,事后我还跟神领可怜一起被叫去辅导室,听着学院长一脸微笑但字字诛心的训诫。

          毕竟,这种骚动可是学院创建以来少有的事件,只是被叫去念一顿外加一千字的悔过书,这样的处罚算轻的了。

          不过我也是受害者吧为什么连我都要被处罚

          虽然看着神领可怜抽抽噎噎地拿着毛笔,用圆滚滚的可爱字体写着悔过书,心里多少还觉得这女孩子其实挺可爱的。但她不时转头过来,还用苦大仇深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又觉得这妹子还是欠人教训。

          “所以啦,我不是跟你说,叫你离她远一点吗笨蛋庶民。”

          听着我的抱怨,看着漫画的爱佳毫不客气地评论道。

          “我哪知道她是这种人啊我当时也只是想扶她起来好吗”我不服气地说道。

          “想扶她起来是一回事,但不断吐槽刺激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唔,这句话真是致命一击啊

          我在我的房间地板上,用着标准的失意体前曲姿势orz,表达我不断被笨蛋爱佳的中肯言论所伤的沮丧。

          “不能怪我啊,我哪知道她这么中二,呜呜”

          “中二是什么意思”听到我冒出新名词,爱佳好奇心又上来了,放下漫画问道。

          “呃这不好解释啊。”说老实话我不知道如何让生活充实身心健全的大小姐,能够理解中二这种自我意识过剩的行为。“总之呢,像神领可怜那样子自说自话的行为,就是所谓的中二啦”

          “或者说,像你上次召唤替身的行为,也可以说是中二喔”

          “替替身你还敢提那件事,你这笨蛋庶民”想起上次的糗事,红了脸的爱佳拿起枕头,下床追打我道。

          最后这件事又是在嘻嘻哈哈的社团活动中结束了才怪

          挑战书当我隔天早上在我的鞋柜里面,看到用正楷体写着斗大三个字的信时,我才知道原来麻烦才正要开始。

          敬启者:身为妖刀持有者的不才在下,为着昨天所遭受到的陷阱攻击与被训斥的屈辱,今正式向光明使徒高级干部的阁下发起挑战。三天后放学后,请至学校后方小树林,一较高下。神领可怜敬上。小兔兔圆滚滚的字迹我就不吐槽了,不过最后签名处还画个意义不明的可爱小兔兔是哪招啊挑战书这么正经严肃的东西,弄得这么萌真的不要紧吗

          不过正好,正想给你个教训呢,哼哼

          根据我对神领可怜大小姐的观察,再加上这封挑战书的措辞用语,我可以确定这不是武力层次的对决,而是比拼中二力的战斗

          一个在深闺中孤芳自赏长大的大小姐,竟然想对在庶民的世界长大的我发动挑战看来,我不得不把国中的那段黑历史给解除封印了。

          到底是我这肉棒样本被武士刀大小姐ko,还是我把这个黑长直大小姐给收服,真是令人期待啊。

          首先,得先做好事前准备才行。这么想的我,准备去找九条小姐,得请她帮我把家里的一些东西给寄来才行。

          时间匆匆过去,在二人各自不同的准备等待,三天后的放学后终於到来了。

          这是一场正邪对立的战斗。

          神领可怜是这么想的。

          苦练多年的她,过去只能跟闯入学院区域的野猪、黑熊战斗,但这几年不知为何,也很少看到这些动物的踪迹。深感高手寂寞的她,总算再次等到对决的机会,而且还是跟人对战,这还是持有妖刀后的头一遭呢

          一定是光明使徒那夥人,无法坐视自己的实力不断壮大吧

          抱持着这样正面乐观的念头,少女这三天可说是勤奋练习,连妹妹神领雅每日照三餐的关心探访骚扰,都给拒绝在门外了。她要把自己的身心都给磨练到极致才行

          放学后回到宿舍,穿上那套最喜爱穿的道服,梳理了下那头黑色亮泽的长发,神领可怜便拿着武士刀精神抖擞地,朝着约好的决斗地点出发。

          到达位於小树林中空地的神领可怜,发现对方已经在那里等待着。只是,这个以庶民样本的假身份混入学院的傢伙,今天看起来,却跟三天前的他不太一样。

          三天前的他,脸上挂着类似傻笑般的笑容,给人有种软弱中带着坚强的複杂感觉,但今天的他,虽然一样是穿着那身剪裁得宜的男性版学院制服,但却另外加上了一件白色披风,还带着一副略微深色的眼镜。

          那身打扮,加上那不苟一笑的严肃表情,让人不禁怀疑他跟三天前的他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

          伴随着风吹落叶的沙沙声,不发一语对视的二人,这种有如肃杀般的氛围,神领可怜这时才多地意识到,这果然是真正的对决。

          梦想的实现,让神领可怜在兴奋之余,却又带着些许不安。自己其实只是初出茅庐的新手,但对方似乎却是身经百战啊

          “你迟到了。”那个名叫神乐阪公人的庶民样本,背靠树干,推了推眼镜说道。

          不是激动的指责,只是淡淡地陈述事实,但却带给神领可怜莫名的压力。

          “并、并没有”神领可怜下意识举起手,秀出手上的腕表辩解道。“现在才五点半而已,我是一放学就赶来了。当然我是有先回去宿舍一下,毕竟决斗总得换一下衣服啊”

          “回去换衣服”公人声音略微拔高。“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

          “要知道,为了今天的决斗,我可是今天一整天都穿这样。”

          真的假的

          “看来若是要比较我们对决斗的觉悟程度你,还差得远呢”

          呜啊

          可怜不禁倒退三步,不知为何,当公人说出最后那句话时,她觉得内心遭受到了某种冲击。而且她还出现幻觉,好像有某个穿着绣有青学二字蓝白外套的帅哥站在对方的后面。

          “对不起”为着自己的觉悟低下而感到羞愧的可怜,忍不住从口中吐出对不起三个字来。

          “罢了,这点就不跟你计较了。”公人大度地说道,接着他帅气地一甩披风。

          “在决斗开始前,我必须要跟你澄清一点,这世界上不存在所谓的光明使徒喔,实际上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庶民,对你跟你的刀也没兴趣,所以你真的误会了。”

          “不过,身为学院精心从庶民世界挑选出来的样本,是不能也不会回避任何挑战的。所以我在此宣告”

          “此时此刻,我就是庶民”

          呜啊啊

          又来了,虽然那句台词意义不明,但内心却又感觉受到了冲击。

          这是怎么回事穿蓝白外套的少年消失了,此刻神领可怜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太空服带着密闭头盔的少年,站在神乐阪公人的身后,依稀间还能看见有巨大的机器人在天空中遨翔。

          还没开打就感觉自己连续遭受二记重击的可怜,忽然内心有点动摇了。

          自己主动递送挑战书的这个举动,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呢似乎察觉到对方内心的变化,公人开口问道。“我说你,真的有准备好要来决斗了吗”

          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动摇了吗不行,不能示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