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同人-鸣and玖(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lx1486452017201761字数:11765鸣人翻身下床,去浴室洗了个澡,迷迷糊糊地穿上衣服。那是个残酷的一周,周末期末考试和不停的party。本周应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认为,只要露个面就可以毕业了。他盲目地跌跌撞撞到了厨房,父亲坐着看报纸,母亲站在水槽,将吃完的早餐的碟子放在洗碗机中清洗。鸣人站在母亲身后,身体前倾,一只手打开橱柜门,另只手伸手取她上面机柜里的麦片盒。这个姿势本来就很有难度,很快他无法维持平衡整个人扑向母亲后背。

          漩涡玖辛奈是村里的首席封印师,虽然已经37岁了,但她仍然有一个二十岁的女人白嫩性感的身体,穿着她一贯的吊带裙和白色衬衫。在裙底下是一双修长诱人的美腿,脚穿一双家居休闲凉鞋,好一个大美人。当鸣人跌向她,鸣人因晨勃而硬起的肉棒恰恰压在她挺翘丰满的屁股瓣中。玖辛奈被鸣人从身后一扑,身体往前倾,手撑住水槽边缘稳定身体,回头发现是心爱的儿子,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双股间被一根坚硬的棍状物压着,她马上意思到这是什么,心中羞涩想说的话也忘了说;而鸣人此时感觉自己的肉棒被母亲的屁股夹得好舒服,迷迷糊糊的他忍不住在母亲的股沟里摩擦了两下,随着鸣人的动作,玖辛奈和鸣人都感觉一种异样的快感从心头升起。“鸣人!”玖辛奈红着脸喊了儿子。

          鸣人挣扎着恢复了平衡,理了理衣裳。在那一刻,他感到自己半硬的肉棒紧紧地被母亲的屁股包围着。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阴茎被母亲的臀肉夹得舒服至极,肉棒越来越硬直到完全竖直状态。

          “对不起,妈妈,我只是想拿麦片盒,一不小心就摔倒了。”他打起精神回复正在生气的玖辛奈。

          “我只是不知道你想拿什么,你可以跟我说啊,下回告诉妈妈我帮你拿。”

          玖辛奈微微转身向鸣人,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

          鸣人很惊讶于母亲的反应,并迅速地看着他的爸爸,看他是否知道谈话,但他依旧和往常一样在看报纸。“下次我会的。”说完鸣人感觉很尴尬,不知道再说什么,不过还好母亲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转过去刷碗了。鸣人很快吃了他的早餐,匆匆出了门去上学。

          此时在家的玖辛奈一遍洗着盘一遍不断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儿子的肉棒压进她的股沟的压迫感,肉棒微微颤动的感觉不断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儿子长大了呢,玖辛奈心想。她的丈夫,水门,因为战斗负伤和年纪增长,对性生活越来越有心无力,夫妻两半个月才做一次爱,每次水门都不能让她满足。玖辛奈在众人面前是火影的贤惠的夫人,温柔端庄,和蔼可亲,而潜在另一面是一个非常渴望性福的女人,丈夫对房事的无力让玖辛奈变得更加沮丧,如果丈夫的肉棒能像儿子那般坚硬硕大多好。

          辛奈微微一颤,并斥责自己的胡思乱想,甩甩头想将刚才的想法消失在她的脑海。然而她的儿子肉棒挤压自己屁股的感觉仍然不断浮现在脑海,一时间,她曾希望鸣人没有将肉棒从她股沟中拿开,两人维持姿势久点多好。

          鸣人从来没有考虑将他的母亲的作为意淫的性对象。好吧,最多拿母亲挂在晾衣架上的内裤和胸罩看看罢了。母亲38d胸罩的尺寸给了他一个参考点来判断忍者学校女生胸部的大小,而内裤的香味则让他用母亲的内裤手淫了持续两个年级。虽然他从来没有想过性有关母亲屁股,但一整天,他能想到的除了肉棒被母亲的臀肉夹住的感觉再没有别的了。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一边走回家,他无法回忆起在学校里的事,他的母亲挺翘丰满的屁股占据了他的大脑和他的肉棒,每次当他重温了和母亲在水槽前发生的那一刻的感觉都会有变得坚挺无比。

          第二天早上,虽然鸣人在昨晚一直试图让自己的肉棒不再勃起,但只要回想到母亲的屁股仍然使他的努力变成白费,他没胆量去再去重演昨天的那一幕。他的父亲有着敏锐的眼光,一旦发现了拿自己就死翘翘了。但是,鸣人今早坐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位置上了,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母亲背对他在洗着盘子。由于玖辛奈在擦洗盘子和杯子,她的屁股扭动来回像一个勾引他的信号。他希望他今天早上再次尝试像那天一样从母亲身后拿麦片盒,并且打算将他的肉棒再次挤入母亲的屁股瓣中摆动,轻摇摩擦那两瓣臀肉。

          尽管鸣人一直非常小心,但玖辛奈很快就发现鸣人的举动,鸣人只好问母亲帮拿麦片盒而不是俯身到她身后做他想做的事,玖辛奈高兴鸣人听话之余忽然心里头有点道不上来的失望。

          “振作点,玖辛奈。”她对自己说,“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就因为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把他的肉棒放在你屁股中间吗?”这个想法从她的头脑被驱逐前,她想象鸣人裸着下身,胯间坚挺硕大的肉棒高高挺起。而自己同样裸着下身,屁股高高翘起,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性器暴露在儿子面前。玖辛奈洗完餐具,跟丈夫和儿子道别,她赶紧冲出家门,前往封印学院实验室,希望复杂的封印术式能够占满自己脑子,不要胡思乱想。

          周三上午依然阳光明媚,床边的闹铃才响第一声鸣人就从从床上跳起来。他用了最快的速淋浴,最后穿衣服时他脱下内裤将肉棒透过裤链漏在外面用上衣下摆盖住,这样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异样。这样一来他想能够用自己的肉棒仅仅隔着母亲的内裤感受摩擦母亲的屁股的快感。他不想改变自己的日程安排过多否则他的父母会觉得可疑,再说如果他太早妈妈会不会在别的地方做她平常的琐事。在母亲冲洗第一个碟子的时候鸣人到达厨了房,他一边向水槽走去一边仔细观察他的爸爸,水门正在报纸,报纸遮挡了他的视线意味着只要母亲不喊父亲他将看不到水槽的情况。就在玖辛奈身体前倾弯腰洗碟子的时候鸣人悄悄挪到了母亲的正后方,掀开母亲的裙子,拉开上衣露出硬邦邦的肉棒贴了上去。他的目标很明确,鸣人的肉棒精确又完美地印在母亲的两瓣臀肉形成的弯曲之间。前倾的体重让鸣人的肉棒向玖辛奈的缝隙更深处挤进去,鸣人踮起脚尖,臀部顺势往前挺,肉棒顿时完全陷入母亲股沟中,一时间鸣人和玖辛奈的姿势像极了从背后性交的姿势。

          两股间突然而来的冲击让玖辛奈倒吸一口冷气,股间的触感她的脑海里记录鸣人肉棒的大小和坚硬刚性重新涌出,一瞬间竟说不出话来,只能站在那一动不动。鸣人拿到了麦片盒,然后离开母亲的后背,玖辛奈能明显感觉到粗长的肉棒慢慢脱离自己的股沟,压迫力逐渐消失。她还没来得及收回她的镇定,鸣人已经回到了位置,倒入谷物到他的碗里。她转过身去面对鸣人,儿子正在倒牛奶,围在燕麦中的孔白色的牛奶飞溅的形象突然变得过于暗示,她能说的无非是,“你够着了?”“是啊,谢谢妈妈,我拿到麦片了。”“好,我看见了。”她不知道她为什么默许了儿子的行为。鸣人简直不敢相信母亲并没有给他脑袋一个爆栗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因为自己犯错来教训自己。

          今天在学校感觉比昨天更加难熬。最后,鸣人实在忍不住,去了洗手间,掏出他硬的不行的肉棒幻想着母亲手淫,直到射了两次在墙上才让鸣人感觉好多了,但他的阴茎只是略微软了一点,依然处于勃起状态。他在想晚上他的母亲会怎么教训他。

          在儿子和老公都出门后,玖辛奈发了十五分钟的呆,才不得不前往实验室了。

          她仿佛行走在雾中,困难地接受一个事实,自己很享受儿子对自己的性挑逗。

          她毫不怀疑周一曾发生过同样的事,但没有弄错今天发生的任何场景,但是今天发生了什么?鸣人故意将他的肉棒紧贴她的屁股,甚至发展为初次接触然后开始摩擦,以增加他肉棒在母亲身上获得的快感。她的第一反应是希望她的丈夫还没有看到那一幕。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她完全沉浸在儿子坚硬的肉棒与她紧致的双股间摩擦的感觉。最后,她不得不告诉自己,她的屁股之间夹的是她十八岁的儿子的肉棒,是鸣人有意塞进母亲私处的。但她真正关心的是她的内裤,已经被她阴道流出的淫水湿透,她意识到,自己的儿子是在用他年轻的肉棒干她的屁股。

          私处的湿润使她几乎站不稳。她没有忘记上一次同样的感觉是一个男孩在学校偷偷摸了她的胸。结婚以来水门从来没有让自己有过这样的感受,现在自己的儿子却让自己的母亲感受到了久违的高潮。鸣人出门后,她没有继续洗盘子,而是拖着软软的膝盖,拿起咖啡,在餐桌上坐了下来,水门奇怪地的看着她。

          “你不舒服吗?”他问。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实验室这几天很忙。”她跟丈夫说。

          “也许你应该休息一两天了。我要去岩忍村和土影商量两村合作的事情,大概要一个月,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哦,我没事的,休息一两天就好了,至于岩忍村还是不去了,对我皮肤不好。”找个时间和鸣人好好聊聊,趁水门出远门的机会,她想。

          “好吧,随你吧。”水门说。他似乎不在意玖辛奈不愿陪她出远门的事实。

          桌上的电话响起,这是她最好的朋友:井野,让玖辛奈下班后去接她一起逛街,并帮挑一件衣服参加星期五聚会。玖辛奈立即同意了,这将意味着鸣人回到家的时候,她将是在外面,他会在自己的房间过夜,等到她购物回来鸣人应该睡觉了。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同事她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今天上午的事件。

          知晓他的母亲晚上出门购物鸣人也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母亲对他在早餐猥亵她的事。鸣人整晚都在看电视,11点到了父亲水门上床睡觉了,过了半个小时,玖辛奈打开大门回家了。鸣人装作没看见母亲,他的眼睛紧盯着屏幕。

          “你爸去睡觉了吗?”玖辛奈问道。

          “是的,11点就上床睡觉了。”鸣人回应,他仍然没有望向母亲。

          玖辛奈走了一圈,然后站在鸣人和电视之间。

          “你最好不要让你爸抓住你在早上玩的恶作剧。”玖辛奈含蓄的说。

          “我不会的。”鸣人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鸣人。”玖辛奈凝视了儿子一会儿,她的声音变得温柔动听。“你首先要明确目标,然后再设法得到它。”

          这一次,鸣人转过头看着母亲,问:“妈你说什么呢?”

          “话只说一遍,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玖辛奈转身走到她的卧室休息去了。

          鸣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凌晨都在想着在他母亲说的话。黎明到来,鸣人还是没想通,但是他打算再次冒险感受母亲的屁股。他实在是忍不住放弃对母亲的侵犯,即使母亲说的话不清不楚的。

          周四,鸣人再次起了个大早,脱去他的内裤。他急于去厨房,但他首先必须要等到他的肉棒稍微软些。这并不是说他想要松弛,反而他想希望当自己扑向母亲的时候肉棒硬的足够挤开他母亲的屁股瓣。他希望母亲认为昨晚的谈话会使她觉得他今早不会再侵犯自己的母亲。最后他去了大厅,走进厨房。玖辛奈刚刚离开餐桌,站在房间的中央。

          “早上好,亲爱的,今天起得真早。”她说。

          “没睡好,希望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

          “你要我帮你拿麦片吗?”玖辛奈问道。

          “不用,妈妈,我自己来就好。”可是鸣人并没有向谷物货架移动,他走进了厨房站在门里。

          神使鬼差地玖辛奈跟了进去在水槽前,将盘子和杯子从桌子搬到柜台上,接着走到水池前,往水槽里放水。玖辛奈轻弯纤腰,浑圆的屁股往后翘起,形成诱人的弧度。鸣人等了几秒确认他的父亲仍然在看报纸,他走向母亲头上方的柜子,很快他发现自己恰好在母亲的正后方,母亲正在弯腰洗碗。鸣人很激动,这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场面,肉棒此时变得坚硬无比。

          鸣人找准位置,上前掀开母亲的裙子,露出自己硬的不行的肉棒,紧贴在母亲丰满的臀部上。当他坚硬的肉棒逐渐填满母亲紧凑的双股的时候他听见的母亲轻微喘息。这一次,鸣人确信母亲是知道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但母亲并没有反对。

          接着伸手拿麦片盒的机会,他的肉棒开始在母亲的屁股中上上下下的挺动,就像骑马一样。肉棒传来的快感让鸣人差点想不顾一切的在水槽前用这个姿势和母亲做爱。他知道,如果他的父亲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很有可能被赶出家门,但胯下的肉棒实在坚挺难忍,他想发泄出来。玖辛奈停止了洗碗,以一个服从的姿势向前倾斜着,臀部高高翘起向后顶鸣人的肉棒。那一瞬间,他感到母亲对儿子肉棒的反应,鸣人很快明白母亲的意思。他继续更加用力地快速地对母亲的屁股进行摩擦运动了几分钟,直到玖辛奈转过头看向她的丈夫。鸣人知道母亲是想确认他们母子正在做的羞事不被父亲看到,整个过程玖辛奈不发一言,只是默默享受。最后,鸣人回复了理智,他抓住了麦片盒,拉着他的阴茎从母亲臀峰中离开。

          他听到母亲的叹息,玖辛奈开始清理整顿衣裳,并开始再次冲洗碗碟。鸣人快速吃完了早餐,临走前在母亲的脖子亲了一口。

          “再见,妈妈,晚上见。”

          玖辛奈在鸣人亲她的时候下了一跳,她转过头,看着儿子的眼睛。

          “再见,亲爱的,早点回家。”

          母亲眼中充满着异样,但鸣人神经大条,他只是想着讲座听完后回家就可以见到母亲。

          因为早餐在厨房里发生的事情,玖辛奈发呆了一上午。她知道自己明明可以等到鸣人拿完麦片盒后,她再去洗碗。但乱伦的念头一起,驱使她做了乱伦的事。

          玖辛奈试图用理智告诫自己鸣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当鸣人站在门里等她去水槽的时候,她的阴道开始湿润,当鸣人的肉棒摩擦自己的私处的时候,淫水开始泛滥,内裤湿透了,糜烂的液体顺着大腿滑落。玖辛奈内心希望鸣人能够每天早晨的时候对自己的母亲做同样的事,但道德观念告诉她这是乱伦。一整天,她是在一个迷茫的状态,实验工作错误百出。每次她在办公室的椅子,她觉得儿子的肉棒在挤压她的屁股。当她回到在家里的时候,鸣人恰好也回来了鸣人在楼梯下方看着母亲上楼,从这个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母亲分开的双腿最深处,内裤包裹的私处,随着母亲的运动勒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形状。玖辛奈用余光看到了儿子的举动,心中非常羞涩,特别是看到鸣人眼中闪烁的渴望的意图,她的阴道又开始分泌淫荡的液体。

          等玖辛奈和鸣人都进了客厅,坐下后,玖辛奈对儿子说:“如果你那么喜欢看妈妈的内裤,妈妈洗澡后换下来给你,还是你想要别的呢?”,玖辛奈温柔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刺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