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邪恶美女后宫(194-200)(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194章拯救九尾天狐小白(五)即使刚初在坛下远远地看到此情景,但是如今置身处坛上李诚希站着在高耸于玄火坛中央的那一座高大的殿堂之前,在望着那远远要比自己身材巨大十百多倍的高大建筑物,望着那如剑锋般直捅云穹的玄火坛塔尖,又一次让李诚希内心不由生起渺小之意,仿佛这世间中只有他与它的存在。在玄火坛的威武身躯之下,那雄伟壮观的坛身与气势,无一不让他慷慨万千。若是这焚香谷是他的话,他估计准备在这开一个烧烤场,与自己的娇妻美妾一起共渡美好的日子,远离那不属于他争夺与杀戮。

          坛身那与石梯上相差无几的材质的赤红石材,红石被切做的平整滑腻,那每一块红石都是大小相等的巨大石块,差不多每一块都有快半人之高左右,石头本身重量起码让十来个大汉也难以搬动,但这些石头却被堆砌成了一座宏伟的殿宇。

          如今玄火坛殿宇就伫立在李诚希面前,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堪称是大自然之中的鬼斧神工,看着那坛身历史也不下干百年,估计在焚香谷未建派之初就存在了,也不知道是出自哪位高人的巧手,不然还真让人以为是天仙下凡用那无上的鬼神之力,让这玄火坛变得如此吸引人的心弦。当李诚希走到火坛近处时候,在眼前那片以肉眼可以看见的燥热空气当中,李诚希双目中倒映着那些红石竟然是那么平密凑紧,中间虽然有着一条不是缝隙的缝隙看上去似乎连薄如纸张的刀片亦无法刺入缝隙中的样子。让人实在无法臆想,是焚香谷哪位的师祖所创,居然造出眼前这如此神工鬼斧的一座玄火坛。

          他几乎在一瞬间居然产生了化一种错觉,在他面前的建筑物根本就不是一座殿宇,而是一大团巨大的熊熊火焰在他面前腾腾燃烧着。况且这团火焰竟是如此巨大,似乎这火受到了压力就要压倒下来,将自己如此渺小的身躯给吞没在这火海之中一般,让人再次震撼心神。

          李诚希做了一个深呼吸,缓缓定住了自己那翻滚惊涛的心神,将心中那愈发愈敬佩的感觉瞬间压下了心头,随即回身转头,仔细勘察了进入坛殿正确的径口。

          他基本上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轻易找到了。

          整座如塔型的祭坛四周就连个洞口窗门也没有,俱都被一块块的巨大红赤如血的大石上下围的严严密密,但也不至于一个出口和入口都没有,在坛底最底层离他并不远处,那就有一扇大约高一丈半,宽七八尺左右的的石门,不过这扇门却与坛身并不相配,反而与周围的场景有些格格不入。

          李诚希没有多想便走向石门,近处时,他很快就发现了,眼前这红色的扇门虽之用朱红色的红漆涂染过,但是却与门身两边的石墙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异,这颜色太过红润,一看便看穿这是一扇红色的木门,材质很普通。想想也对,若连在这唯一的门户上安上那些沉重至极的石门,想必这也是一件极为也麻烦的事情,但这实在太过亵渎这完美的玄火坛了,让一块普通的木材当门面,似乎有些小材大用了。

          李诚希就在坛身门户前站了大概有一会,他却没有起手立即推开这对他来说如薄纸般的门户,而是有些心虚的转过身来,目光向后面坛下四野看了几眼。

          这就是做贼心虚?对自己还没有一点信心吗?只不过去救人而已,放眼天下谁还是你李诚希的对手?或许李诚希根本就没有心虚,他反而很胆大,丝毫不畏惧焚香谷一派高手发现后围攻于他,看着那悠闲的表情,就知道他对此件事是充满了信心。

          他心如止水,而观身下那的玄火坛上,除了那永不休止的燥热感充足的空气以外,四野一片寂静,静的连轻微的声音也能在夜里传递的很远很远。

          “吱吖!”

          一声响,他双手搭门扉上已经推开了那隔绝着两重世界的玄火坛唯一的门户。

          殿坛上方的门户虽然是一些木质材料所造的一扇门而已,但是给李诚希的感觉却十分沉重,难怪看似一扇普通的木门能够在如此炎热的环境下居然没有发生过断裂或者自然的情况。在李诚希双手施力下,祭坛上的这扇看似轻薄但却笨重实厚的红色木门,门缝中发出来自远古岁月的的闷响『吱吖“一声,这扇门被推开,缓缓向里面分别靠近两边,空出一六七尺宽的门口来。

          门被推开,里面一道淡红色的火光照了出来,落在李诚希的脸颊、衣衫上,那光芒还倒映在他的眼眸中,如同燃烧的火苗,而四周的空气在在一刻提高了几倍,炎热的感觉侵袭着敏感的皮肤。

          李诚希微微皱眉,额头眉宇间隐约见有微微汗沫,幸好这只是一玎而过的感觉,毕竟他一直都没有刻意使用玄火鉴与自身的修为,不然怎会落得出汗的下场?

          但同时他心目中不期而然想起刚初在坛边旁石柱侧面窥听到的信息,也就是那个名叫上官的灰衣老者竟然是在这种地方修守了快百年之久,真让人不寒而栗,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样过的,还需不需要吃喝拉撒,还是一直在里面度日如年修炼着那漫漫长生之路。

          这里的气温相当于后现代里的撒哈拉沙漠一般,植被花草旨都生存不了,而且那长年累月都是燥热气温,并没有撒哈拉沙漠那般有规律,白昼热如火,夜晚冷如冰的感觉,但同样的是,这里也不是人呆的地方。

          坛内看上去里面或许并不太亮,除了刚才照在李诚希身上的那不知哪里跑出来的一丝红光外,内里面似乎更多的还是黝黑,与周围这等酷热气氛格格不匹配,反而有着外面一个世界,里面一个世界的天壤之别。李诚希站在门口处许久,沉思片刻,还是决定进去拯救美人儿小白,那脚步踏了进去,发出“趿”的一声细响回荡在这坛中之房内久久不去。

          脚步声未去,又伴随着一声“吱吖”的轻响,那扇笨重的木门竟然轻轻合拢上了,真难以想象这一沉重的木门有着如此巧妙的机关设置,居然能够自动关闭,说出去估计能让天下人同为一惊,心中一讶。

          难道这也是南疆之地蛮族所会的机关发明?还不是比鲁班的设计还牛吗?

          李诚希再一次深吸了一气来安抚自己老是受“惊”地小心肝,目光开始向四处打量起来。和刚才他在外面坛身下所看到这个祭坛第一眼时做出的猜测的一样,这里面果然是一个极大的殿堂,高达五丈的空间,整个殿堂呈现圆形,墙壁也和在外面看到一样,里面内外都是用这种赤红如血的岩石所堆造起来,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采取开挖这等石料。石块契台度很完美,石身并没有任何的人工雕刻或者颜料上的装饰,颜色更是朴实无华,但如此之多的巨石堆积在这种巨大空间的场景之下,竟然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威势,让人内心觉得,也只有这种平实无华的巨石才能衬托得起玄火坛这名字,才是建筑有史以来真正至高无人能够突破的境界。

          下一刻,李诚希就察觉到这个大殿内一直散发着的那种红色淡光都是来自这个大殿的中央处。越是靠近不远处的中央地点,四周的光芒就越来越亮,在光芒的衬托下去望,那道光芒映衬着大殿,而大殿中照这李诚希的身影,他的身影不停地左右摇摆,仿佛就是一团正在腾盛的火焰一直在燃烧着四周一般,让火的动感,火的炽热,火的舞蹈在一瞬间结合在这影子下,一起手舞足蹈起来。

          李诚希盯着自己身后那团影子的“火焰”随即转过头来望向红光,那光芒轻抚照来,倒映在他黑色的眸子中,他笑道:“恐怕等一下还会有一缩小版的异兽会出来,然后它就像一个疯狗版出来咬住自己不放吧。”

          在他目眸中像是被一层红红的光芒给染红了一般,隐隐之中可见内有红黄之色的火焰正在腾腾燃烧着,那如血般的火焰真的印入骨髓,与血脉相连?

          李诚希信步走向大殿中央,那团“火焰”随着他的影子而移动,渐渐地向着那红芒至深处缓缓走过去。就连李诚希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领着火光而行,还是火光带领着自己迈步,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管怎么样,此刻都向着大殿中央迈步前行。

          随着李诚希的脚步迈近,人也越来越靠近那团“火焰”四处自空气越发愈热了,此时此刻,李诚希几乎和置身地底熔岩旁有着差不多的感觉,让他有种错觉,自己是不是在岩浆中游泳呀?这里的温度可要比当初在黑石洞中内的火山口处的温度要热出许多来,让他衣衫上下都有被火热空气拜访过的炽热感。

          但这念头只是在李诚希脑海中一玎而逝,在距离大殿中央不到一丈距离的地方前,他忽然停下了迈向前进的脚步。

          第195章拯救九尾天狐小白(六)只见李诚希暗自皱起了眉头,双目早从那团“火焰”上收了回来,因为有的东西更吸引他的注意力,他的目光移动望向自己脚下的地面。

          那用数之不尽的赤红巨石堆砌而造的平坦地板上,赫然有一副巨大而美丽的图案出现在大殿内,在火光的照耀下,反而更加生动,仿佛马良执笔,显得栩栩如生。

          就在李诚希的脚下,这平板半中的石块上竟然让他寻到了大概有指头粗细的刻痕,这刻痕刻得也不深,恰到好处。刻痕向两边延伸而去,表面上看去显得是弯折,绝对不平整,根本想不到这是一幅画,而且是一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画。

          李诚希身前半尺的地方,同样也有大约有手指大小的痕迹,能够在坚硬如铁般的红石上笔走龙蛇,丝毫不停顿,有着一气呵成的造诣,痕迹相连就组合成了一幅大约有着二尺大小的无案。

          那图案赫然是一个有着不小百年以上岁月的神祗!

          一个李诚希从来未见过、也从未听闻过的神祗样子,凶恶的外貌,不容任何人亵渎,一旦亵渎,并燃烧出它凶目中那腾腾凶火。

          恐怕这就是开始时李诚希一句笑话说的凶兽,也是他心中所想的异兽了吧!

          力劲的痕迹在地面上缓缓延伸着,像是一条条崎岖弯悬的道路,只不过这道路太过诡异,让人边缘处随处可见到那些早已被岁月吞噬留下的淡淡痕迹,预示着脚下这些一幅幅的图案存在那久远的年代中,或许是亘古时代也说不定,图案透出一丝凶光。

          脚下这个神祗的头部并没发毛,却有与牛羊的犄角一般微微弯曲的双角,但它的脸孔目眉与人类相差不大,只是在张凶恶的脸上还有一双阴森森无比空洞的瞳孔下,那血盆大口满是锋利的獠牙。雕刻精细的有如真兽,有些描画甚至连獠牙的旁边也刻出了看似微小牙孔,是像毒蛇一样喷洒毒液吗?还是那是它本身的牙孔?专门吸取红色的血液,此刻看起来那獠牙犹如正在滴血,更添加了这凶兽的凶恶眼神与狰狞模样。

          虽然脸目与人类相差无异,但这神祗的身子却与人有着不同的区别,那拥有如百兽之王老虎一样强健的躯干上赫然生出双手臂,一手盾、一手刀;剩下的两只手上,其中一只竟是捏捉抓住了一个已经痛扭曲不成人形的的人体,从那人的表情上看得出,那人很痛苦,此时仿佛正对天嘶喊着自己的痛楚;而这兽另一只手则高高托举着一血色淋淋的物体,兀自血液顺着它的高举的手臂流了下来,那竟是人的心脏,现在还在跳动着,上面的血管也可以清晰可见,难道是那人的心脏被活生生的抛了出来吗?

          这一幅图画印刻,便仿佛夺尽了世间物主造化,集聚所有优点为一身而化作一副图案!

          那刻痕雕刻在地面上向两边延伸着,李诚希不由自主地向旁边挪移脚步走去,目光也盯着地面,似乎地面上还有金币让他捡?他的目光逐渐发现地板上还有第2个神祗、第3个神祗,最后,所有神祗都围着大殿中央上那团红色的火焰绕行大约圆环一圈之后,他已经知道地面上总有刻录着的八个大小不一的神祗图像,但他们唯一相同的是那凶恶的表情。李诚希几乎在一瞬间中可以确定下来,这地板上所刻的8个神祗完完全全都是大恶不赦的大凶神。

          在这八副图案中发现,在图中,人类完全被当作是这些神祗的召唤的祭物,就像人喜欢吃米饭一样,人就是它们食物的来源一般。在整座大殿之内,原本安宁的气氛在这一刻被凶神给渲染了,此时场中一片肃静充满了杀意,似乎随着这图像逐步被李诚希所发现,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凶物正在围着李诚希低低咆哮着,似乎对着李诚希的入侵带有极强烈的不满,要驱逐他,不,是要用自己那锋利而透着寒芒的爪子撕裂他的身体,喝他的血肉。

          而在这些神祗图案的外围,居然还有着一圈刻痕将它们八个都包裹在其中,却又并非是一个完整的圆圈,这环形的印痕时而向内弯曲,时而向外曲折,李诚希一时间也看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东,为今之计是不要花心机去理它们,去看看那团火焰的来源不是更好吗?

          此刻,李诚希在深深看了一眼脚下的神祗以后,他从地上收回了目光,他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眼中又再度出燃烧起那团“火焰”了。

          李诚希向前走了几步,很快就来到了大殿中央的红源之处。

          李诚希侧目透过红光的照射,向着那光源望去。

          第196章拯救九尾天狐小白(七)片刻之后,那只异兽在半空中与李诚希祭起的八卦玄火符撞在一起。

          “碰!”

          又是一声巨响。

          这道家咒法威力果然不同凡响,那火兽看似威力无穷的扑势,却在也挡不住李诚希的施展出的道法妙咒,让它反弹了回去,那沉重的身躯也直接撞跌在了地上,撞出了道道龟纹。

          那火兽虽被符咒给阻止下来并且被击成了重伤,但见它巨大的头颅猛然抬起,双目中火焰凶光,分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倒似怒气更盛,又是一声吼叫又扑了过来。在它背后的那火焰图腾,也缓缓旋转着跟在巨兽身后。

          李诚希身子向后飘退,而双手却在催动玄火鉴,鉴面一道淡淡的红光,突然从李诚希的双掌中透发了出来。不知怎么,那个凶神光像突然全身僵住,一动不动。

          那个被印痕包围在中间的古老的图腾,在李诚希推到玄火鉴的时候却缓缓亮起,又一次升空,这次却散发出一道红光,直接照射在那一个个的凶神光像身上。

          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嘶”的一声,刚刚还狰狞凶恶的火兽光像,竟被玄火鉴如长鲸吸水般吸了进去,转眼消失不见。

          李诚希呼出了一口气,暗道:原来玄火鉴还有这样的用法。

          整个大殿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一点声音。

          所有的红焰凶光都消失不见了,大殿重新又笼罩在从那口火山井中散发出的一片淡淡的红光之中,只有头顶之上,那被刚才图腾占领的地方,此刻露出了一个通往玄火坛第二层的一个只容一人进去的小洞。

          随后,李诚希的目光不偏不倚落到了头顶之上那个通往第二层的小洞口。

          大殿上的红光也有些许飘了上去,但从下面往上看去,只能看到洞口一小块的地方,旁边似乎也是一片黑暗,看不清内乾坤。李诚希向那片黑暗看了看,忽地笑道:“小白妹妹我来了。”

          他整个身子慢慢飘了起来,双脚离开地面,向着那个洞口飞去。但是周围一片寂静无声,静悄悄的,直到他飘上了第二层祭坛,下面仍然也没有什么异变发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