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人偷窥01-02(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p作者:shelly111911

          字数:7382

          那年入夏,早就安排好要整修的厨房跟浴室,总算能开工了,老公依旧一大

          早出门,总是没太多话,除了再见,今天特别叮咛装修的事,然后就去上班了,

          关上门换下睡衣,准备好简单的早餐,不到半小时,门铃响了,装修师傅到了,

          打开门,三个人肩上及背都大大小小的工具齐俱,阵仗倒不小,第一个进门的应

          该是带头的老师傅,我马上领着他们到厨房及浴室现场看一下后,顺便也拿出设

          计图,说明一下隔局及需配合等事谊后,即开始卸下工具。

          除了第一个进门的师傅,后面跟着两个年轻年,看年纪约25岁左右,应该

          是学徒吧,家里有外人来工作,我当然要看一下,才会面熟,我身高165,一

          比之下,两个年轻人个子肯定都超过175公分,其中一个比较结实,全身肌肉,

          另一个比较瘦,但肌肉看起来也很结实,两个都是拗黑的阳光健康的肤色。

          当我看着他们两个时,他们两个不知何时早就望着我了,直到我望向他们时,

          才移开目光。

          工程因要敲掉再重塑隔间及安装新设备,所以工期近两个月,期间虽也有其

          他木工及水电来过,但整个工程似乎是以原来那两个年轻人为主,反而那个老师

          傅偶而才来一下。

          在整个工程期间,虽然我大部份时间都在房间,但常常会出来看一下他们的

          工作,或着也会准备喝的跟点心给他们,所以不多久,跟那两个年轻也渐渐熟了,

          聊天时也都会开玩笑了。

          其中全身结实肌肉的那个年轻人叫隆基,本来以为他是基隆人,原来是台中

          人,另一个瘦瘦结实的年轻年叫阿坚,是三重人。

          隆基来的比较频繁,与其说比较健谈,不如说是贱谈吧,总爱亏我,而

          阿坚感觉比较害羞,但明显粗线条的五官,却让我印象很好,所以常常会捉弄他,

          或开他玩笑,他总是笑起来很靦腆。

          由於我喜欢运动,夏天冲浪是必需要的,在跟他们熟识一个多月后,知道他

          们也冲浪,所以就相约在一个周末,刚好老公到越南出差,当然要把握他不在时,

          跟两个小鲜肉约会。

          一早阿坚开着车,我坐后座,一路聊到宜兰外澳,租了好各式装备,换上了

          沖浪服后,一路往海边走去挑冲浪板,隆基:本来就知道你身材好,没想到穿紧

          身后,也太好了吧,还好今天穿寛松的裤子,不然就被发现了。

          我:小鬼,居然对姐还这么色。

          隆基:我是说真的,要不要我拉紧裤子证明一下。

          我:不用了,我没兴趣求证这事。

          我回头看走在我身后的阿坚,只是在后面看着我们一直笑,

          三个人一起在海浪中等浪,也来回的冲了几浪后,我累了就爬上海浪拍打的

          到的沙滩躺着,因为怕晒黑,所以我是穿着长袖及长裤,这时突然有人在摸我的

          脚趾,我看了一下是,隆基:虽然只露出脚趾,但也很迷人。

          这时他解开我脚踝上冲浪板的绳子,然后摸着脚踝说:绑这样会不会痛啊,

          秀秀一下。

          我笑笑的把脚抽开说:别趁机吃我豆腐。

          而远远看着阿坚仍在海中,不管是等浪或是在浪板上,我都不时跟他挥手打

          招呼,他也远远的朝着我们方向打招呼,就这样打扛闹闹,吃吃喝喝后,下午3

          点多,走去沖水,准备回家去了,隆基:姐,要不要跟我同一间啊,你衣服这么

          紧身,我可以帮你脱,我:呵呵真要人帮我脱,我不会找阿坚啊,干嘛找你。

          隆基:一看就知我力气大,肯定脱的快。

          我朝着他悄皮的放慢速度说:我喜欢慢慢脱。

          这时三个人同时大笑,之后在回程上,阿坚先载我回家,也结束了这愉快的

          旅程,好久没这么尽情的玩了。

          工期也开始陆续尾声了,工人来时间少,有时也只有隆基或是阿坚自己来,

          看一下进度,或是自己补一下自己的工作。

          这天星期六,老公出差的第三天,依然睡到自然醒的我,仍在赖床,原本以

          为闲来无事,突然手机响了,阿坚:姐,你们有人在家吗?

          我:我在家啊,怎么了。

          阿坚:隆基说那天有些工作没收尾,因为星期一设备要进去,他又回台中,

          所以就叫我去把那工作做完。

          我:好啊,要很久吗?

          阿坚:不会很久。

          我:好,那你来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