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章阴阳共用(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夜畅谈后,月树知了空空的心意不再猜想。

          成日里便随空空心意而行,每日想走到哪儿便走到哪儿,若是空空觉得此处甚好便护着月树落地结灵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或是可交易的域;

          只是木灵成灵确为不易,相比去魔界来说这人界的域才是真真的极为罕有。

          一路走来月树就感知到一个域,而且还是个极小极小的域。

          这域虽小空空倒也不挑,想着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或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心思进了去。

          可当她进去来回走上了这么几圈,才叹那里面的东西还不如在箜灵谷外那个域的东西好,一个个售卖的人都着各色不同衣裳,想必都是些没门没派的散修。

          这番一折腾空空想了想心中便也清楚了些,如此偏远之处,左右也没有什么门派存在,这些个修士想要来此也不算什么方便,自然也不会有太好的物件在域中流动。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域中的散修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居然有三个自他们出域后便紧紧尾随跟来,拦了她们的去路想仗着人多打劫一番。

          这几人修为也是将将的结丹期,相比起来倒是她与月树要吃亏了些,好在是这几人估算有些偏差,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空空并不与他们一般也是散修,用的的法器又是灵器,这番一打起来,就空空一人便牵制住了他们三人,月树只是稍加幻出了几个□□,再用香气辅助了一下,便迷的这三人再无招架之力。

          如此这番,最终为首的那个直接让空空解决了。剩下这二人空空只是散了他们的修为,断了他们所有经脉,剩下的便不是她需考虑的了。

          此事虽然没引起什么大的变故,倒是给空空敲了个警钟。像她这般修为,要不想引起这些不必要的麻烦,要么伪装成凡人让这些修真之士看都不看一眼,要么便是一身高阶装束让人不敢随便接触。

          这些倒是不急,这番事儿后她倒是发现自己是太疏忽了。不但一直不知月树是何属性灵力就连他化形之后自己居然连件法器都没给他炼制,更别提是旁的了。

          为此空空深感惭愧。暗暗反躬自省一番,牢牢的将此事挂在心头上,当做第一头等大事来办。

          为了炼制合适月树的法器,空空便让月树聚灵一觑,这才知道木灵自身本就是主木属性的灵力。而且与灵族不同,木灵是以灵力属性越多越为上乘资质。如今空空又没有分灵石也瞧不出月树是否还有别的灵力属性,便想着无论如何月树总是木属性的,优先炼制木灵属性的法器总是对的。再一想想月树的本体,若是再多件防火的护具也是极好的。

          便也就大致理出了些思路与月树说道了一番。

          接连去了两个个较小的门派坊市,倒是比那些域好了好上了许多。只是离她心中所求之物还有些差距。将那三个打劫她的修士身上刮来的物件一数在市上随意散卖了后。便又拉着月树在四周转了转。

          倒是在一个散修的散摊上面寻着了一块极佳的水东珠。想着月树本体此物应当也是炼制护具的极佳之物。

          只是那散修只换东西不要灵石,这下倒是有些为难空空了,那散修要的是一种空空只在玉蝶上见过的玄影草。

          据说此物生在迷雾丛生的紫山岭,而这紫山岭长年迷雾丛生就是大罗神仙进去了都难得脱生,据说若是没个结婴中期以上修为的能力千万不要轻易踏足此地。

          论起来这散修的水东珠不过就是灵泉口子上常年不散的水珠聚天地精气而成的椭圆形透明珠子,内涵大量的水系灵力。要想得到此珠全然是凭运气。

          这番一比较,一个凭机缘,一个拼命这就差远了。这番不太正正比的交换倒让空空觉着有些不太合理。

          “玄影草?”虽然月树入灵王谷后空空也让月树去过哪些个萱兑殿、宣兑殿等地方转悠过,也看了些玉碟,但他看这些东西的时日并没有空空多,所以对于这世上许多东西的所知还是有些局限的,所以一听到这植物时脑中还比较空白。只是因为是灵植类的东西与他有些渊源,便开始在脑中搜索起来。自己是否有见过此物。

          “这水东珠只换玄影草。”那散修,斜眼瞅了一眼空空和月树,似也不信他们可能有玄影草便不太认真的道。

          空空见着散修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便知那散修心意,犹豫起还要不要与其侃上一侃。

          “我说老徐,你蹲守在此都多少年了,还想用水东珠换玄影草了?你怕是蹲上百年也换不了吧。”这散修左侧的一个摊位的摊主或是见多了空空这番盘问之人,好心的提点着那拥有水东珠的散修。

          “你管,此物只换玄影草。”这老徐或许也是倔脾气,不管旁人如何规劝,头也不抬的继续眯眼盘腿打坐。

          “好好,你换,你继续换。”见老徐倔脾气以来,那左侧摊位的摊主对着空空招手道:“我说这位道友,你若是想换水性灵物,我这也有,你要不要看看。”

          他摊位上的东西空空早就在走过来的时候看过,自然是没有心动之物。这般人家主动招呼,倒是也不好直接驳了人家面子,只好是抬头礼貌性的一笑。

          只是这一笑也不知怎的了,将那摊主看的一愣。半晌才嘿嘿的笑了一声道:“道友之姿优胜远山芙蓉。这样,你若是看上我这儿的东西我半卖半送。”

          这番话虽然并不能让空空羞涩,倒也是心中一抽心道‘谁要你半卖半送。大白天的居然让人给调戏了。’

          但还是自然大方的额首淡淡一笑,转身拉着月树离了那摊位。

          “道友,且慢”那摊主见空空转身就走,有些不死心的招呼着。

          他这越招呼,空空走的速度越快。

          “空空,他什么意思?”月树对于这些颇文的词汇含量并不宽泛,但也听出了个大概。脸上显的有些不悦。

          “管他什么意思,走,前面再去瞧瞧。”空空也懒得解释什么意思,只是拉着月树的手更是紧了紧。

          “哦,好。”他也知空空在此坊市之间问那水东珠是想与他炼制些防护类的东西。见空空此刻行色匆匆便夜不加追问了。

          这坊市不大,转悠了一小会儿,空空便来回看了三遍,确实再找不出比那水东珠更好的物件,索性路边找了个茶寮喊了两碗茶坐了下来。

          这茶寮设在这坊市之间,面对的皆是修真之士,所以这茶桌之间夜便设置了些隔音的法阵,虽是最简易的,但也是极为有效的。

          所以这里的修士大多要是乏了,便聚在此地相互交谈交谈,切磋切磋道法,纯属是一个打磨时间的地方罢了。虽然也有凡人一般的酒水餐食售卖,但真店来吃喝的人没几个。大多都是吃吃茶解解乏罢了。

          那茶水刚刚落在这竹桌上,空空便淡淡的道:“刚刚那修士说要玄影草,可那玄影草若无元婴修为那会取的来;别说我没有玄影草,就是我有,那水东珠也不值用玄影草来换。回头我们再找找还有没有更好的,若是没有大不了咱们自己去找水东珠。”

          空空这番话是说给月树听了,她早就与月树说了想要给他炼制一身防护之物,今日见了这水东珠没有费力去换有些怕月树不明其由便认认真真的与他解释一道。

          “恩,我也不知那玄影草是何物,听你这番一说定然不是一个易得之物。不值得咱们便不去想。何况我此刻也不急于这些。”空空这话一说月树便大致猜出那玄影草应当是极为难得之物,他可不想空空为了给他弄防护之物生出什么事端来。

          一脸无所谓的将空空面前那碗热茶端来吹了吹,凉了后又放了回去。

          虽月树不急,但空空却是上了心的。心念一转再道:“要不,我这阴阳扇你先拿去使,反正我已许久不用。待我炼制了好的灵器,你再换?”

          月树没料到空空会这般说,一愣,缓缓道:“这,可以么?”

          那阴阳扇他见空空使得,确实是一件极好的法器,只是这扇子早就认了主,难道还能给他用?

          “自然可以,一会儿我自行抹了那扇子上的神念,你拿去使。待有了更好的法器你再抹了还我不就是了。对了,你不每回儿斗法都会散香袭人,用这扇子正好将香气散的到处皆是,这般想来倒是合适极了。恩,对,非常合适。”空空为了让月树接受她的好意,自然是卖力的说着,只是这般灵器在她口中生生的就变成了味,那待遇就跟路边的树枝似的,随手一捡便得来,你我皆可使。

          月树可说是与空空太熟,倒也不见外。听空空说的如此有理便点头连道:“恩,也好,这样我似能省些灵力。”

          见月树认了此事,空空当即拢了拢袖子将扇子递到了月树面前:“收好。来,我与你说道说道这扇如何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