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郡主娘娘边关劳军 何春单挑淫门女将(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话说北宋大营之中,大帅六郎杨延昭正为九妹她们遭擒之事烦恼时,有人来报:柴郡主和八贤王的正妃王娘娘来到大营,说奉旨犒赏边关将士王妃娘娘和柴郡是怎样来到边关的,原来,张山死在开封府,那何春逃出京城来到辽国,王妃娘娘和柴郡主一商量,怕他胡言乱语必须将他尽快除掉,所以,二人讨了圣旨去边关犒赏将士,就这样二人来边关想找机会除掉何春

          六郎连忙出来迎接王妃娘娘和柴郡主,迎进大帐後,由王妃娘娘宣读圣旨柴郡主就问六郎怎么不见宗保、三娘他们,六郎想暂时不告诉柴郡主,怕她担心,就说:他们出去办事了柴郡主说:既然这样,我先去见过佘太君,回头再去其他姐妹

          等柴郡主见过佘太君之後,来到大娘张金定的营房因为,在杨家中大娘张金定和自己最要好,又能说知心话,此事必须请她帮忙大娘张金定见柴郡主这么快来找自己,而且有一些不开心的样,可能发生什么事端,既然六郎不告诉柴郡主宗保、三娘他们的事情,自己先看一看情况再说于是连忙叫柴郡主先坐下,问柴郡主有什么事情

          柴郡主问大娘张金定:妹妹有事,请姐姐帮忙大娘

          张金定回答:没有问题

          于是,柴郡主将自己和王妃娘娘在京城发生的事情,一点一滴的告诉了大娘张金定,请她帮忙找机会除掉何春

          听得大娘渐渐觉得浑身燥热,血脉蓬张,脑海里暇思连绵,尤其要命的是,xx骚痒无比,xx阵阵往外直涌心想如果让何春大xx插进自己的xx,这该多好

          既然何春就在对面辽营,那就可以利用一下柴郡主,不过,必须由柴郡主提出来

          想到这里大娘张金定说:何春就在对面辽营,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怎么样救宗保、三娘他们柴郡主一听宗保、三娘他们被俘,由尤其是宗保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天波杨府唯一独苗,是不能出一点问题的,这下把柴郡主急的团团转

          突然,柴郡主想到何春既然在对面辽营,何不求何春救宗保、三娘他们出来,当然,天波杨府可以答应任何条件柴郡主连忙问大娘张金定这样是否可以,大娘心想,我等的就是这句话,说:这何春是个色胆包天的色中饿鬼,如果提出要你和王妃娘娘、其他的杨门女将陪他上床怎么办?当然为救宗保、三娘他们,我没有问题,但其他的杨门女将会同意吗?不过,我可以去问一下二娘李翠屏和七娘杜金娥,因为,我们必比较谈得来,你去问一下王妃娘娘,如果大家没有问题,就尽快行动

          二人分头找人一问,为了救人大家都同意于是,大家商定先在辽营附近找一所房子,然後再联络何春

          二娘李翠屏说:辽营附近,有一个庄园,因为打仗,人都跑光了,我们就去那里

          最後决定,先由柴郡主、和大娘张金定去那个庄园等待,二娘李翠屏化妆去请何春到庄园一会,七娘杜金娥随後接应,王妃娘娘在营内听消息

          话说二娘李翠屏化妆来到辽营,对士兵说:求见何春,告诉他从京城来的朋友想见他一面

          何春因心情不好,正在营房内喝闷酒原来,萧宝仗著是辽国丞相萧天佑之子,不因何春是护国禅师的徒弟而放在眼里,处处刁难何春,拿他不当人看,使得何春後悔来到辽国,但是,又不能回北宋,那是死路一条

          这时候,士兵来说:从京城来的朋友想见他一面何春心想,京城来的朋友是谁?先去看一看

          何春来到营门一看,有一个人,但是自己不认识,就问:是你找我二娘李翠屏吗?只见营中走出一人,身体奇伟,方面大耳,两目威风有神,步履沉稳,相貌堂堂,估计就是何春

          请问是不是何春何大人?

          何春回答:我就是二娘李翠屏拿出一个发簪交给何春,何春一见立刻认出是自己的发簪,是那天晚上,无意中留在天波杨府柴郡主那里的,因为,要赶快逃离京城,所以没有回去拿既然发簪被送到这里,估计是柴郡主也来到边关宋营

          二娘李翠屏说:这里有一封信,人在附近的一个庄园里面,消你能去一趟,绝对没有握

          何春打开信一看,原来是柴郡主写的,消自己能救宗保、三娘他们出来,天波杨府可以答应任何条件,如果愿意请跟来人一起来庄园商量一下何春心想,如今自己这种情况下,呆在辽国也没有什么好处,既然柴郡主有求于自己,那就去一趟,顺便再尝一尝柴郡主的xx也好,就这样,何春跟随二娘李翠屏来到庄园里面

          走进到庄园里面一看,却见亭中站著二个娘们,其中一个是柴郡主,另一个娘们看上去三十左右,长得美若天仙,穿著雍容华贵,一看便知身份不一般

          何春走上处调侃到:郡主,京城一别,可想我没有?

          柴郡主看到何春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正望自己三人,就笑了一笑说:既然何先生来了,就请里面坐

          随後,介绍大娘张金定和刚刚换了装的二娘李翠屏给何春认识,何春见柴郡主向自己介绍二位美女都是杨门女将,心想从离开京城到现在,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干过女人,今天,不但老相好来了而且还带来二位美女,看来今天必须好好地犒劳自己的小老弟,补偿它这一段时间的饥饿

          柴郡主问:何先生近来可好?何春说道:寄人篱下,而且又没有象柴郡主这样的大美人相陪,真是日子难过

          柴郡主说:难得何先生还记得我,如果能够救宗保、三娘他们,就是要我们再陪伴何先生上床也没有问题何春心想,我等得就是这句话:救宗保、三娘他们没有问题,那我们就先到床上去商量商量

          四人走进里屋,何春便开始替柴郡主宽衣解带柴郡主对何春说:请大娘张金定、二娘李翠屏替你脱衣服可好?

          大娘张金定二娘李翠屏多年没有碰过男人,更不用替男人脱衣服既然柴郡主开了口,这次机会难得,二人急忙替何春脱衣服,当二人看到何春下面那根又粗又长大xx时,心想自己的xx是否能够容得下这根又粗又长大xx?

          何春往床上一躺,叫柴郡主替他品萧〓位大美人,先看一场好戏,培养情调

          二女也不声来,只是红著脸点一点头何春心想:现在装淑女,等一会我叫你们变xx荡妇!

          柴郡主俯下身子,先用玉手握住那大xx,上下套弄了几下↑渐渐变粗加长著,慢慢的抬头挺胸起来,足足有八寸长,而且热呼呼,雄纠纠、气昂昂,好不雄壮

          那大xx更似草菇那么大,神光滑亮的柴郡主张开檀口,将那大xx含在嘴里,吮吸舔咂起来大娘张金定不禁喝采道:想不到它这么壮,真是好宝贝!

          二娘李翠屏也感叹道:是啊也真可怕!

          柴郡主被大xx插得几乎要窒息,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使他更加的舒服,双手按住她的头,不断的猛抽猛插送了柴郡主不断连声叫道:哥,你别这样,你快要把我的喉咙插破了呀!

          何春抽出大xx,让柴郡主仰躺在床上〓娘李翠屏拿个枕头垫在柴郡主臀下,何春弯下腰吻住她的唇←那右手也不闲著,忙著上圣峰然後,以嘴唇吻著xx,右手下山到桃源洞口柴郡主柴郡主早就xx泛滥,再经挑逗,更发不可收拾,他右手中指逆水而进,在洞口前摸索著这时候柴郡主早已分开双腿,迎接何春这位大恩客

          何春一看知道是时候了,于是站立在床前用老汉推车的姿式,用手拿著大xx将xx抵著阴核一上一下的研磨柴郡主被磨得粉脸羞红、气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丝、浑身奇养,娇声浪道:

          宝贝……亲汉子……xx养死了……全身好难受……别再磨了……别再挑逗我了……实在任不住了……快……插进……来吧……

          何春被柴郡主的娇媚xx所激,血脉奔腾的大xx暴涨,用力往前一挺,滋

          的一声,大xx应声而入

          啊……啊……痛……痛死我了……

          何春感觉大xx被一层厚厚的嫩肉紧挟著,内热如火,想不到年届三十的柴郡主,xx依然是那样的紧鞋真是找遍天下间也不能得到这样美丽的尤物,于是暂停不动

          郡主……很痛吗?

          嗯!亲汉子,刚刚你那一下是真痛,现在不动就没有那么痛了,等一会要轻一点来,我的xx很久没有大xx插过

          郡主,你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轻,我就轻

          亲汉子都听你的,好吧!说罢伏下头去深深吻著柴郡主的樱唇,何春于是把屁股一挺,大xx又进了三寸多

          亲汉子……停……痛……xx好……好涨……

          何春一听马上停止不动,望著柴郡主紧皱的眉头

          柴郡主说:好人艾你这根大xx,怎么比在京城的时候还粗又长xx更大?

          而且xx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顶在我的花心上时又酥又麻,有种说不出的舒适快感,只怕从今天起我再也离不开你这根可爱的好宝贝了

          原来,何春在逃离京城往辽国的途中,不敢走大路,只能翻山越岭这天路过一座大山,想坐下休息片刻方便一下那知,方便的时候应因影响到一对正在交配的蛇,书中介绍:此物非蛇而是龙,名叫铁线墨蛟龙,乃是远古时代残留下来之物,它的内丹、血液都是武林中人增加功力、延年益寿、永保青春的东西但是,这铁线墨蛟龙都藏在深山,而且刀枪不入、剧毒无比,只有在交配时,普通的刀枪都能把它杀死※以,只有记载,没有人得到过,今天,正好让何春遇上

          这两条铁线墨蛟龙见交配时,被人骚扰,张口就咬,那知正咬在何春的大xx上,何春连忙拔出宝刀,砍掉铁线墨蛟龙的头这时候,何春感到有些头晕,知道是中了剧毒铁线墨蛟龙的肚子,把它的内丹、血液都到进口里,从怀里掏出两个玉瓶,将另一条铁线墨蛟龙的内丹、血液分别装入两个玉瓶,以防今後用

          就在何春疗伤、解毒时,咬在何春的大xx上龙头,因垂死前的挣扎,龙牙咬得很深,牙齿就留在xx上,由于内丹、血液的作用,伤口很快就缝合了,何春一看没有其它办法,只好让它就留在xx里还有何春没有想到的是,铁线墨蛟龙在交配时的淫液,跟血液进入体内,使何春xx奇高,而且大xx特别持久,留在xx里龙牙,随著大xx的膨胀而突出来,就象有几个xx在插入穴心被这样的大xx插过xx的女人,还能去尝其它的吗?

          还是柴郡主明白事理,看到何春憋得难受的样子,告诉他先让自己休息一下,叫他去插另外两个xx何春见到柴郡主这个情形,只好拔出大xx

          这时候的大娘张金定、二娘李翠屏见到柴郡主淫荡、妖媚和满足的样子,xx早已经湿透了亵裤,顺著大腿往下直流再看到何春拔出大xx,把二人吓了一跳经过柴郡主的xx内的阴精浸泡的大xx更加粗长,大xx上有几个肉粒,就象有几个xx一样心想这样的大xx自己xx是否能够容得下?

          何春看到二人样子,知道她们没有见过这样的大xx,而且多年没有让xx插过xx,有点怕何春走过来,双手抱住大娘张金定、二娘李翠屏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