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五鸦(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慕夕辞只略有些感伤,更多的却是自责和担忧。

          如果逃不出黑水源,所有人的下场都将会是这样,只不过是孰早孰晚的问题。

          找了块大石,她用火萤鞭大致将其断成了一块碑的形状立于坟上,默默地替那妇女念了一遍往生经。

          马车再次开启时,车内的气氛已有些沉重。众人不再相互寒暄,而是静静地坐着。整个马车内的气氛,让人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殷涯依旧淡淡地望向窗外,慕夕辞则从几人里终于问出了谁是婆婆的儿子。原来姜婆婆的小儿子名叫张坚。而这张坚正是之前将妇女姿势摆正的中年大汉。

          慕夕辞以询问婆婆的事情为由,将张坚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就座。

          虽然她的修为不高,但她的神识却是比苏妍大小姐还要高上不少。事发之时,她的神识主要放在马车外进行戒备,所以才让凶手有机会得逞。

          可这也恰恰说明了一点。凶手一定就在这座马车内无疑!

          她不知道凶手是谁,但却希望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张坚,实现她对婆婆的诺言。给张坚拍了一道防御符后,慕夕辞拿出婆婆给的包裹和他一边聊家常,一边散出神识隐秘地观察车内的情况。

          “听姜婆婆说,你们乌苏镇上曾来过一位贺仙子?”

          “我娘也跟慕姑娘您提起这事啦?贺仙子来咱们镇的时候我还没出生,但是我娘跟我说的故事,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贺仙子本就美的跟天仙似的,心肠也很好……”

          慕夕辞本是想通过与张坚的谈话,分散众人的注意力好方便自己用神识逐一查探。可听着听着,她就有些忍不住想为这传说中的贺仙子击节称赞了。

          身为女修年纪轻轻就已经结了丹,结丹后还毅然拒绝了宗门选定的道侣。她孤身一人以下山历练心境为由,走南闯北帮普通百姓除去了许多妖兽灾祸。

          这位贺仙子在帮人时,也很特别。她一定会向对方索取一样报酬。不过这报酬通常都是一粒米、一炷香、一块面饼甚至一根头发。种类不一。但一定都是对方能给的起的,最低限度的报酬。

          想必贺仙子也是不想让对方觉得她是在施舍,所以特地索取了报酬吧。倒是个有趣的女修。

          听完贺仙子大战乌苏镇妖兽后,慕夕辞犹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了过来。她想努力成为贺仙子这样的女修。能够独善其身,又可以用强大的能力守护一方!

          车内的六旬老翁边听边跟着补充了几句细节,三个刚及弱冠的青年听得热血沸腾,直说修仙之人理当如此。

          总角的孩童好奇地望着车内众人,被小姑娘拉到身边喂了颗米糖。而坐在姑娘右边方面阔耳的中年人却紧绷着一张脸,始终没有再说话。

          苏妍却在此时一拍马车指着张坚问:“贺仙子是谁,美若天仙是有多美?”

          “贺仙子的名字……哪里是我们……我们能知道的。”张坚因回答不上又想辩解,急得面红耳赤。

          一个时辰后,马车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即使大家安静地坐在车内,在听完故事后不久便没多少交流。

          但仍有三个人再也无法同大家说话了。因为他们三人和那妇女一般走得悄无声息。

          “哇……”孩童的哭声。像是捏了一把锤子声声敲在慕夕辞的心上。她用神识时刻警惕地观察车内情况,依然让这三个人在她的眼皮底下死去。

          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神识。

          十二人里,在六个时辰内连死了四人,剩下的人皆不敢再坐苏妍的马车。苏妍黑着脸收回马车,看着又死去的三人。却也不再多话。

          慕夕辞照例用火萤鞭断了三块石碑放在三人的坟头,念了三遍往生经。

          几个时辰前惊慌失措的姑娘,以及其中两个热血青年,现也长埋于此了。

          谁也不知道凶手是谁,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沦为下一个入土的人。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众人头上,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熬了一整夜的几人,看着石碑久久不语。

          “是不是你!你对他们下的杀手!我说怎么会有人那么好心。用法器无偿载别人。原来你是为了将我们一一杀死!”那方面阔耳的中年人突然暴起,抓住苏妍的衣领,拿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是水云阁苍长老门下的嫡传弟子,你们有什么可让我害的!”苏妍在门派内养尊处优惯了,门内的师兄弟们都让着她。

          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还是头一回,所以她反射性地想要挣脱。可当刀锋划破苏妍的下颚时。倒是把大小姐吓得愣在当场。

          “原来是你?”剩下的一名弱冠青年,因失去了两名同伴死死地盯着苏妍。

          “如果不是她用法器带我们走了那么久,你在那里早被妖兽吃了!你们欺负一个小姑娘,我看不下去。”孙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冲上去,一旁的慕夕辞忙拉住了他。

          “还请这位兄台手下留情。苏妍她需要操控法器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所以她不可能是凶手。”

          “那你告诉我,凶手是谁!”中年人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刀,而是颤抖着手将刀口再一次抵住苏妍的脖子。他看向慕夕辞,歇斯底里的样子令其他人不敢再上前。

          “凶手……是他!”慕夕辞趁着那人转头的空隙,运起灵息微步一个闪身来到青年的后方,一记手刀将其敲晕。

          苏妍捂着自己的伤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慕夕辞只得拉开苏妍的手,在那伤口上细细地帮着凃了一层金疮药。

          “咳咳,咳咳。姑娘,你说凶手……是那孩子?”始终不曾开口的六旬老头,咳嗽着开了口。

          慕夕辞手势一顿,看向了殷涯:“殷公子比我知道的多,还是由他为大家解释吧。”

          “魔修最基础的功法之一,吸灵法。以人的手为媒介,在其上开一个细长的伤口用以吸灵。由于灵气尽失,被吸灵之人犹如中毒一般,全身僵硬面色青绿。”

          殷涯在马车上时,就曾不动声色地在她手心写了‘吸灵法’三个字。也多亏殷涯的提醒,她才将目光转移到自己所忽视的地方。

          轻抚着腕上的火萤鞭,慕夕辞紧紧盯着化为孩童的魔修:“所有人沉默不动时,只有这个孩子一直在到处乱跑。因为是孩子,所以我没有用灵气试探。但后来我又用灵气试探时……”

          只见那孩子陡然暴涨身形,变作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待逃窜。

          慕夕辞奋力抽出火萤鞭,拍了一道强化符,继而掐诀将其往地上一掷。道道荧惑快速将黑影包围,最终合化为鞭子紧紧缠绕住被捉之人。

          “小丫头,竟然能将丹田修好。用的洗髓伐骨?有意思。”

          “是你!”慕夕辞瞳孔极度微缩,用灵气命令火萤鞭再一次收紧,看向眼前的黑衣人。

          “当年你是怎么逃走的?能从我手下活着逃走的,你是头一份。”黑衣人似乎并没有感到火萤鞭带来的疼痛一般,好整以暇地哑着嗓子继续发问。

          慕夕辞并不答话,只盯着黑衣人脑中思考不断。对方在十年前修为远胜于现在的自己,十年后他的修为应该更高才对。他会被自己所抓,缩小身形又用了吸灵法。看来他受伤了,还伤得不轻!

          “你在落霞峰偷了什么?”师傅他们都不愿和自己提起,但她始终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偷什么?暗鸦塔只杀人,除了人、血,暗鸦塔都没兴趣。”

          “老实交待,你到底在落霞峰偷了什么!”慕夕辞又一次向火萤鞭中注入灵气,将其收紧。

          五鸦本受了内伤,如今被对方的法器所困无法再使用吸灵法。聚起全身灵气,他直接放出了筑基期威压,并猛地发出神识攻击慕夕辞。

          “咦?”五鸦突然感到识海中一阵剧痛,神识竟在半路被生生截断。

          他鹰隼地盯着面前的是少女。是她?不可能。他又一转眼看向了少女身边站的小白脸。那小白脸看着少女,但手中却拿着两颗青色的滚球。

          低下头,他选择了妥协。五鸦像是受不了火萤鞭的束缚,突然决定开口了:“有人花了合适的价钱买我追杀你,三清阁还真没有我能看上的东西让我去偷。”

          “我却不知道我的命竟然这么值钱。”慕夕辞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回忆到底是谁愿意下这样的手笔。

          “丑八怪!刚刚那人要杀我,你竟然不拦着他?”苏大小姐的突然发话,让周围剩下的人松了口气。

          无论慕姑娘和那魔修有什么恩怨,其他几人都不想当那被殃及的池鱼。如果苏大小姐能制止,当然是再好不过。

          这一声倒是拉回了慕夕辞的意识,她差点就忘了再过不久黑水源的妖兽就要不受控制了。

          看了眼苏妍,她一改口吻讽刺道:“丑八怪?苏大小姐倒是对自己的认识够深刻啊。脸上多了一道那么长的口子,不丑也难怪。”&!--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