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12)(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nayuki。

          字数:15087。

          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12)。

          在那次哲哥策划的轮奸盛宴之后,我的心境有了很大的转变。他对於我而言不再是一个沈闷婚姻的出口、不再只是我追求刺激、暂时逃避现实的海市蜃楼。

          我的身体与灵魂都已经牢牢地记住了那种感觉:一种义无反顾顺服於他的决绝;即使他的命令每次都会让我的理性羞耻万分、恨不得立刻挖个洞躲起来…即使我开始瞭解,他希望我成为的样子、是一个千人骑、万人插的婊子…但是我不在乎。

          那是一种宗教狂热般的感受,我深深的相信,他就是我的信仰、我的神、我的天堂。

          走了这么远,我终於能了解丽馨愿意为陈医师付出全部、为他当一个双面人、甚至愿意为他在私密处穿环、刺青的那种心情。而我终於不必再羨慕她,是专属於某人的母狗。

          因为,我也即将会是。

          即使我并不知道这个过程会怎样发生,也不晓得在哲哥心目中、完成品的我将会是什么模样。一想到这里,我总是心跳加速、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脸红。

          有别於少女的是,我的下体也同时濡湿着…。

          这个月,哲哥要求我暂时离家一个月。他仅仅是隐讳地说,希望我能够依照他想要的样子在外表上做一点改变。从他的语气里,我可以感觉得到他压抑着的感情。我不知道是否身为s的人都必须得如此压抑、不轻易表露。

          我当然毫不迟疑地同意了身为女人,身为一个女奴,只有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被呵护着的,才能真实的感受到自己活着吧。

          我跟阿傑谎称因为工作的关系,需要借调上海一个月,下个月初才会回来。

          当下他的反应看起来神色似乎有些喜出望外,却又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我知道,他一定也有自己的秘密计划。

          而此刻的我,当然不可能戳破他,自顾自地整理我的行李。毫不意外地,他没注意到为何我出差上海整整一个月,却只准备着一个单薄的登机箱就要出门。

          为了表现出即将小别的那种气氛,我故作不舍的和阿傑在床上缠绵到了半夜,任由他那始终不甚坚挺的小肉棒,在我的阴道里磨蹭。

          直到他累得气喘吁吁了,原本就处在半软状态的肉棒屡屡滑出洞口,我才起身为他口交,为今晚做一个看似完美的句点。

          我殷勤地含着他的肉棒,让龟头保持在口腔的包覆之中,用从网路上学来的技巧卖力地吸吮、舔弄。果然没多久,穿着薄纱睡衣、戴着及肩假发、妆容精緻的他,紧促着眉头从红唇间发出女孩般的呻吟。龟头无力地在我的口腔中颤抖了一两下,排出了稀疏的几缕精水。

          隔天一大早,阿傑仍在床上盖着棉被,一身的女装与睡衣仍未褪去。

          我拉着行李箱快步走出大门,当然,手机监视房间的镜头,也是保持开启着。

          没多久,就看到在床上假寐的阿傑迫不及待地跳下床,走到更衣室去。

          我关上app,发了一条简讯给丽馨的女儿琬婷:“他今天穿女内出门,把握机会”。

          确定一切都依照计划进行之后,我深吸一口气,让心情稍微平复一下。接下来,就要暂时把那个高高在上的自我束之高阁了。

          “小姐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吗?”。

          我踏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某家正开门营业的宠物精品店。店内的服务人员是个年轻、样貌姣好的女孩,这么早就有客人上门,让她略微有点吃惊,但仍在我进门后殷勤地向我招呼,脸上挂着暖暖的微笑。

          “你好,我想要找项圈…”。

          “项圈、拉绳都在这边喔…请问您的宠物是猫咪还是狗狗呢?体型大概多大?”。

          女孩亲切地和我攀谈起来,也许她真的是一个喜爱动物的年轻人吧…不过,她会知道世界上也会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宠物一样被对待吗?。

          脑中千丝万缕的思绪飞过,面对着这样一个纯真的女孩,心底的罪恶感微微地刺痛着我。即便如此,另一股想要豁出去的念头却如同海浪一般,澎湃着。

          我决定告诉她实话“是我要用的…麻烦你帮我找适合的尺寸…”。

          “抱歉,那请问一下,您的宠物颈围多大呢?”。

          女孩似乎没有会意过来,一脸认真的表情。

          “我是说,项圈是我自己要戴的,所以依照我的颈围量就可以了”。

          我感觉小腹缩了一下,一股暖暖的汁液正从身体的深处慢慢溢出。那种有点隐喻的、却又是公然的作贱自己的感觉,正快速地痲痹我的理智。我不动声色的夹紧大腿,竭力让自己看起来毫无异状。

          “呃…那个…是、是您、您自己要用的吗?”。

          “对,麻烦你一下”。

          显然,女孩以为自己听错了,呆愣了半晌。再次确认了我说的内容之后,有点尴尬地指着一旁的货架:“项圈的部分都在这一面墙上喔,您可以看一下”。

          “好的,谢谢”。

          女孩飞也似的逃开,只留下我站在琳瑯满目的项圈之前独自挑选。最后,我拿着一个腥红色的皮革项圈走出店门。女孩异样的眼光仍然留在我的脑海里。

          一种奇妙的刺激感围绕着我,私处的分泌物已经多到内裤底部整个湿透了,在跨步走路之际产生一种黏黏滑滑的感觉。关上车门我所幸把它脱掉扔在一旁。

          “要做就做的彻底一点吧!严晓滢”。

          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说。接着,将手探入衣服内,将内衣的钩釦解开、然后脱掉,连同湿透的内裤丢在副驾驶座上,就这样前往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这次的离家,哲哥帮我安排了一系列的美体疗程,为了不要在公司内部引起不必要的流言蜚语,他刻意安排我在几个熟识的医科朋友那边进行。

          而我面对的第一个疗程,就是除毛手术。利用雷射彻底地将我的耻丘以至股间的毛发,一劳永逸地全部去除。这个疗程需要分到四次,大约每一到两周要回诊一次,才能彻底的把活化状态的毛囊全部根除。

          实际的疗程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护士很快地在手术过的地方方涂上敷料减低不适的感觉。并嘱咐一些回家后的保养、换药等等琐事。

          紧接着,是到另外一家诊所去看诊拿药。当然,诊所的医生也是早就接到了哲哥的委託,只是形式上地看了看就开出了处方签,当下就先服用了第一包药,并在诊所中稍微休息了一下、观察是否有过敏反应。期间,诊所的医师虽然故作轻松,一双眼睛却总是不怀好意地飘向我那因为缺乏胸罩保护而激凸的胸口。

          零零碎碎的琐事加起来,一个早上也就这样过去了。哲哥传讯息来,他已经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里等我。我便依照他的吩咐,将车子停在公司后,直接去和他会合。

          “一切都还好吗?”。

          一见面,哲哥就关心地询问我疗程的状况,让我的心里暖暖的,安心了不少。

          虽然在医美界已待了一段时间,那些疗程的内容我大致上都清楚,然而一旦是以自己的身体去尝试,那种紧张感还是一样挥之不去。

          我点了点头,挽住了他的手,在他的耳边轻语:“主人,晓滢都乖乖听您的命令去做了…而且…人家现在好湿…”。

          虽然心中的紧张感一时间之间无法消退,但是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他的那种臣服之感,确确实实地撩动着我的身体、心灵。

          不仅是人格,我连身体都义无反顾地交给了哲哥。

          顷刻之间,哲哥也发现了我没穿胸罩的这个“公开的秘密”,他讚许地微微一笑,将我搂着他胳膊的手握在手心。走出店门,我俩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紧靠着彼此。

          “你知道为什么今年夏天的黄金风铃木花开得特别美吗?”。

          他忽然似笑非笑地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看我一脸茫然,他接着说了下去:“乾旱”。

          “花,说穿了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某些热带的植物因为乾旱的关系,会启动基因中的特别机制,让自己尽其所能的绽放,以便繁衍后代”。

          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认为女人也是一样的,越是渴望,展现出来的姿态也会越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