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10)(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nayuki字数:16641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10)那一天,用口交把穿着我的内衣的阿傑从睡梦中唤醒、好不容易把他的肉棒舔弄到还算坚硬的地步,我连忙把那根“小热狗”塞进还充满陈医师精液的阴道里,同时不动声色地把刚脱下来的那件、沾着浓精的性感丁字裤给踢到床底下。

          随着我骑马似的扭腰摆臀,阿傑他那细嫩的肉棒在我的阴道里滑来滑去,比起一个小时前撑开我的腟穴、让我几近疯狂的那支坚硬火烫的巨物,简直没有任和存在感可言。越是扭动腰部想要满足下腹的骚痒感,反而越觉得空虚。

          但是看着穿着性感内衣的他,半闭着眼发出像女孩子一样的呻吟声、经过我细心教导后化上的精緻妆容、搭配上咖啡色的长假发,虽然细看仍显的有些不够细緻,但俨然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易装癖了。

          反观自己,却才刚在哲哥的授意之下,在换妻活动中(虽然我不是他的妻)被他的好友玩遍了身上的三个穴。过程中不但没有任何的抗拒,在男人胯下呻吟的我反而表现得如同一个不知羞耻的荡妇ㄧ般。最后,还夹着那男人送入体内的、满腹滚烫的精液回家。

          光是想到这样的情景,即使阴道里的小热狗带不起我太多快感,我的身体依旧被脑海中的羞耻感弄的火热不已。

          要不是阿傑开口,我还不知道他在转眼之间已经缴械了,看到我的小穴的精水一泻如注,他慌张的询问我是否在安全期内,深怕被责骂的表情全写在脸上,令我有些不舍。

          我靠在他的身旁,轻声地告诉他今天是安全期的事,而松了一口气的他也温柔地回搂我的腰。殊不知他怀里的娇妻的阴道,汩汩流出的是另一个、今天才刚初次见面的男人的精液。

          而我的心境也从那一天起,彻底地改变了。也许,我是在和哲哥交往的过程中逐渐改变的也不一定。虽然我和哲哥的不伦关系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但那也仅止於我和他的恋情。

          和陈医师上床,意味着我终於跨越了性爱分离的那道鸿沟。很意外的,我没有产生任何的罪恶感,甚至连心理抗拒也没有。就这样,很简单地和一个陌生男子发生了肉体关系。

          放纵的愉悦感让我很快地就沈迷在性爱游戏的欢愉里。当然,丽馨带给我的观念对我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注重打扮的她,总是穿着符合时宜的穿着,既不过於暴露,也不会显得保守老气。谈吐之间处处显得温婉柔和,相处起来让人放松自在。

          但这样的型像也只不过是她的其中一面而已。要不是从她口中听到她参加换妻联谊、接客卖淫、甚至拍片上网供人下载,这些被一般人认为是“放荡”、“不检点”的行为,很难想像她的私生活竟会如此的多彩多姿,又或是更直白地说就是:淫乱。

          一方面她是一位极有名望的社交名媛、活跃於贵妇圈、甚至相当热心於社会公益活动。而另外一方面,她却也是一位艳名远播、敢玩、口味重鹹的婊子。

          我第一次听到她用这样的名词解释自己时,脸红直透耳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辛辣的言词会从眼前的这位美丽的辣妈口中说出。

          但是,丽馨却一点儿也没有觉得这样表里不一的两面生活有什么不妥。相反的,她显然十分满足於自己这样的角色。

          在日常生活中,她游刃有余地扮演好一个零缺点的贵妇角色,不仅公婆疼朋友爱,连不相熟的邻居也对她的谦和和得宜的待人处世讚不绝口。

          而在看似完美无瑕的表面人生之下,她也同时是换妻联谊里炙手可热的“公妻”:不但颜值高、身材好,性爱的尺度也相当大。

          据说,自从她在女儿婉婷和陈医师的“推波助澜”之下放开心胸踏入这个圈子之后,如今,我们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手帕交了。自从走出校园,在公司里一步步升职、最后担任了集团公关的职位。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交到真心的朋友了。

          因此,能够认识丽馨这样能对於彼此开诚佈公、拥有共同秘密的闺蜜好友、对我来说是十分值得开心的事。

          在哲哥和陈医师的居间操作之下,丽馨将琬婷安插进到了阿傑上班的公司打工。目地当然是想要进一步控制阿傑的生活环境,聪明的她很快地就找到了和阿傑混熟的机会,几乎每天都藉机黏在他的身边、塑造出相当崇拜他的印象。

          同时,在我几个月来的默许、加上有意无意地称讚、鼓励之下,在家中的女性打扮对他来说早已经没有任何的芥蒂了。甚至毫无顾忌地与我分享种种关於各种女性打扮、化妆等等话题。

          於是,我开始策划一场特别的“考试”,一方面想再次试探阿傑对於女装的依赖程度。另一方面,也想知道他对於“被人制约”、也就是作为一个被虐角色的接受程度到底如何。在哲哥的家中一番温存之后,我躺在他那强壮的臂弯之中,将这个想法告诉了他并得到了他的首肯。

          过了几天,我挑选了个不太忙碌的午后传了讯给正在上班的阿傑,暗示他今晚下班后会有特别的惊喜,要求他主动打扮女装等我回家。我几乎可以想像,他今天上班是如何地魂不守舍、不停地看着时钟等待下班的样子。

          果不其然,下班时间刚过没多久,我从手机的app中就已经看到家中的监视器出现了阿傑的身影。

          看着镜头下的他脱去毫无美感可言的男性衣物,从容不迫地走进浴室洗浴,即使外表没有什么不同,但那背影却隐隐约约透出着某种阴柔的感觉。

          等到他再次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后,虽然外表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明显看得出来肢体、表情上心境的差异。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完全转换成了一个女性该有的姿态。

          我看着他熟练的使用梳妆台上的各式保养品,乳液、精华液、保湿…用着女人味十足的动作保养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过了约莫三十分钟左右的光景,梳妆台前的身影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了任何男性的样子了。

          虽然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画面,但是面对自己多年的枕边人如此戏剧性的变化,我仍然不禁感觉到一阵心跳。我知道,那是一种混和着施虐、背德以及堕落的甜美快感。

          我走进公司的洗手间,把早就准备好要替换的衣服取出、换上。那是一套真皮的黑色马甲,束带的紧绷感让我的呼吸有一点急促,冰冷的空气让我我的乳头挺立了起来。体内淫荡的开关,已经被悄悄地打开了,一切都是自动自发地,理所当然地进行着。

          罩上风衣外套,迅速地端详一下镜中的自己,仍是平常工作上那个时尚、干练的女强人模样,仅有风衣下的一截黑色网袜搭配着红底高跟鞋,还透露出些许危险的气息。但是我非常清楚,此刻的我已经走过了某一个分界点,再也回不去了。

          这晚,就在阿傑被我风衣底下的火辣装束震摄住的当下,我把视讯通话功能打开的手机,连同包包一起放在小茶几上让它面对整个房间。

          电话的那一头,好整以暇欣赏着整个调教过程的,当然是我此刻心灵上的主人:哲哥。

          穿着女装的阿傑一如我预期的,自动自发地就代入了女角色状态,如同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奴,对於我的命令百依百顺。

          我随手用缎带象徵性地把他固定在椅子上,刚洗完澡的阿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乳液香气,滑顺的发丝、服贴轻柔的蕾丝在他身上全然没有丝毫的违和。紧接着我取出早已准备好的贞操带,将它套在阿傑他那看似勃起却依然柔软的阴茎上,进一步限制了他肉体获得快感的来源。

          我在言词中不断地引诱着他,当他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羞耻却又兴奋地承认自己是个“喜欢穿女装的娘娘腔”时,我清楚地看见他的小阴茎颤抖着溢出了透明的汁水。

          从不着痕迹的鼓励他、到使用“娘娘腔”、“变态”等等负面的词彙,很显然的,肉体受到拘束限制和言辞的挑逗从心灵上制约了他的性愉悦感。

          面对着任我摆布的阿傑,嗜疟的兴奋感再我体内游走着,下体渴望被爱抚的冲动一分一秒都在持续增加。我把跳蛋黏贴在阿傑贞操带的龟头罩杯上,双腿型地大开,要求他以嘴巴帮我服务。他厚实湿润的舌头弄得我娇喘连连,不时用大腿紧紧夹住他的头以宣泄快感。

          最后,按奈不住的我取出橡胶制的假阳具在他大面前好好地发泄一番。期间,阿傑则是在我的手指和跳蛋的双重攻势之下,在贞操带里射精了两次。

          透过我的手机镜头,哲哥全程“欣赏”了女装的阿傑接受我调教的过程。浑然不觉的阿傑在第二次高潮之后没几分钟就已经沈沈睡去,而我则是悄悄地下床把一切归回原位,向哲哥道声晚安之后,才渐渐地睡去。

          让阿傑从一个单纯的女装癖逐渐蜕变成一个受虐倾向的变装者,我自认为这是很大的进展。隔天上班,我感觉自己如同表演才艺之后,等待主人奖赏的宠物一般,自顾自地雀跃着、整天魂不守舍地期待着董事长室里的哲哥“召见”。

          然而,无视於在外头等得心焦的我,哲哥像是消失了似的完全足不出户,连同午餐也是请秘书带餐盒进去、传出去的讯息更是不读不回。

          到了下班时间,我终於鼓起勇气拨了内线给他:“哲,今天能去你那边吗?”

          我小心地挑选用词,深怕让旁人听出了什么端倪。即使有夫之妇的我又和哲哥有一腿的事早就是公司里公开的秘密,但我仍努力在表面上维持着专业认真的假象——这当然也要归功於丽馨的建议。

          “嗯,晚上我有个聚会。下班之后你就直接过来吧!”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我立即开车到了哲哥的公寓。由於常与哲哥出双入对,大楼的警卫早就已经认识我,忙不迭地向我挥手致意。

          哲哥告诉我,今晚我是这个聚会的女主人,要求我务必表现出身为一个女主人应该有的姿态来。

          我在哲哥的公寓里有个专属的小套房作为盥洗及更衣室,简单的沐浴之后,我坐到梳妆台前熟练地为自己画了一个晚宴妆,并挑选了一套红色的小礼服,美背及低胸的设计衬托着让我无瑕的肌肤及深邃的乳沟更增添几分贵气。几个小时前那些不安的情绪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间飞逝,转眼间时间已经过了八点。好不容易见到了哲哥打开大门走了进来。看起来若有所思的他从酒柜中取出红酒,斟了两杯摆在吧台上,示意我陪他一起小酌。

          “我们该出门了吗?会不会迟到呢?”

          陪着他啜饮了半晌,面对着仍然不急不徐地摇晃高脚杯的他,我忍不住开口询问。面对我的试探,他深情地凝视着我,但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隐隐约约地,我似乎猜想到了什么。

          “哲,你是不是要我…”

          哲哥倏地将我搂入怀中,低头吻上了我的唇。我任由他亲吻着、一双手温柔地抚摩着我的耳背、后颈。让他把鼻尖靠在我的额边,呼吸着我身上散发的香水味。

          “唔…嗯,没关系的、哲,你说吧…”

          意识到今晚的他有些迟疑不决,我轻声安慰他,鼓励他开口说出他想要的。

          “晓滢,我希望你在调教之后成为的样子,也许透过今天晚上的聚会你可以明瞭…但那也许不会是你想要的、或是你可以接受的事情,你愿意吗?”

          “嗯嗯…我都听你的…”

          “等一下无论这个房间走进来的是谁,你都必须接受他与你性交…当然,你随时可以拥有停止这个活动的权力…我也许在你旁边、也许就在外头客厅,只要你喊我名字、说『我不要了、停止』,我就会把整件事停下来,好吗?”

          我沈默了一下,回想着丽馨告诉过我那些有关於他的事、想起那一天晚上和陈医师上床的事、想起昨天阿傑那妖异美丽的样子。

          我知道自己正在面对心理上最后的障碍,自己以及周遭的人的人生即将永远地改观。再也不会是那个原来的严晓滢、不是林颖傑的妻子、甚至不再是吴明哲单纯的情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