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3)(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3】顺从一个人的感觉原来这幺好,在成为了哲哥的地下情人之后,我才深深体会到当ㄧ个小女人是多幺幸福的事。

          虽然当前的社会总是喧闹着争取女权,而好强的我也总是心心念念着要在事业上与男人一争高下。

          虽然我选择的仍是以医学美容为主的事业,但我总相信女人除了在容貌外表有比男人多上许多的可能性之外,在商场上的经营能力也是可与男人一较高下的。

          在家庭生活中,阿杰早已习惯以我的意见为主。

          阿杰依照我精心的分析挑选了房子,房子室内设计是我喜欢的品味样式。

          同时也顺着我的喜好买了我喜欢的休旅车。

          在公司里,员工们总是唯唯诺诺地等着我发号施令、或是战兢兢的提出方桉等待我的批示。

          如我所愿的,我建立起一个独立自主、和男人们分庭抗礼的人生。

          直到被哲哥征服,我赫然发现,其实我内心深处,某部分竟一直强烈渴望着,能有着不想思考、不想被等待做决定的生活。

          依哲哥的说法,那是一种奴性的冲动。

          成为某个人的宠物,这种被拥有、被物化念头悄悄地吸引着我。”

          如果我能是哲哥专属的淫荡女…会怎幺样呢?”

          每每心中浮上这个念头,总是让我心跳不已,连带着下体氾滥。

          这时我总是需要偷偷摸摸离开座位,躲到厕所里发洩。

          于是我开始学着如何诱惑他、勾引他。

          表面上,我依然是个积极干练、开朗阳光的女主管。

          私底下,我和哲哥在上班之馀热恋起来。

          和优柔寡断的阿杰不同,哲哥是个头脑清晰,温柔却又非常有男子气概的男人。

          在他身边,我不在是一个需要发表主见、颐指气使的女强人,甚至不是阿杰心目中的那个女神、公主。

          我就只是哲哥宠爱的女人,如此而已。

          在他身边,我可以名正言顺地不想思考、不想被等待做决定。

          就只是取悦着他、被他宠爱,恣意地在任何他想要的地点被他索吻、性交。

          虽然我在同事的眼中仍是一丝不苟的女王,在阿杰眼中仍是那个阳光而强势的妻子,但我却也曾在同样的工作场合里、在众人都埋首于工作时,在哲哥的办公室里跪在桌下为他口交;也曾经在让哲尽情的在我体内发洩之后,夹着流淌的热烫精液主持业务会议,更曾经在家里的地下停车场里,在哲哥休旅车宽敞的后座,骑坐在哲哥身上驰骋,目睹着阿杰开车下班、停好车走回属于我和他的家,而我则是在阿杰走进电梯上楼的那一霎那,全身颤抖着达到高潮,下体喷出的淫水把坐垫弄得一蹋煳涂。

          而我对于这样扮演双面人的日子竟是莫名地着迷起来。

          高高在上的优雅女强人,和渴求男人临幸的婊子荡妇,这强烈的角色反差让长久以来桎梏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拘束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则是我对于哲哥越来越深的依赖感,以及被他开发出来的、我那与日俱增的性慾。

          ***********************************在汽车旅馆的浴室里,我简单地冲了个澡,洗去一天的疲惫。

          然后换上了一套像是脱衣舞孃般,满是闪亮饰品的华丽舞衣。

          华丽的胸罩镶着金色的饰品,罩杯里胸满高耸的乳肉被集中托高,随着我的每一个小动作微微地颤动着。

          下身则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低腰丁字裤,以一件红色的薄纱围在腰间遮掩。

          我刻意穿戴了许多闪亮的金属饰品,长穗的耳环、项鍊、带着可爱小铃铛的手鍊、腰鍊、足鍊等等。

          这是一间哲哥刻意挑选的主题旅馆房型,房间大床的前方有一个圆形的舞台,周围的灯光把舞台正中央的钢管照得发亮。

          今天则是哲哥要检验他交给我的”

          功课”

          的日子。

          而我早已为今天的”

          功课”

          心跳了好多天,也偷偷地做足了努力。

          甚至在晚上就寝前,我仍偷偷在阿杰身边地研究youtube上的影片,努力揣摩钢管舞蹈的精髓。

          一週前的某一天,哲哥把我叫进办公室,轻描澹写地交代这项"功课":“晓莹,下个礼拜约会的时候,我们来玩一个角色扮演的游戏。我希望妳在我面前的时候,试着能扮演一个来者不拒的痴女荡妇。只要我开口,无论是如何寡廉鲜耻的行为妳都不能拒绝,好吗?就先从钢管舞蹈开始,其它让你自己发挥…”

          哲哥好像非常了解我内心潜藏的慾望一般,对我提出这个要求。

          我心里”

          咯噔!”

          地跳了一下脸颊马上热烫了起来。

          嘴里却仍佯装不情愿地抱怨反抗:“好丢脸欸!哲哥你都把人家吃乾抹净了,还要人家学那些不正经的…”

          虽说故作矜持,但其实连我自己也感觉的到,在他面前我的行为举止越来越放浪形骸,简直就像个到处勾引男人、不知羞耻的婊子一样。

          而哲哥似乎也很喜欢我这种”

          人前贵妇,人后荡妇”

          的反差,所以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提出这功课。

          今天在汽车旅馆的这一时半刻,我就要成为一个无法拒绝哲哥命令的淫娃荡妇了。

          我感觉到下腹一阵燥热,温暖的汁液从所身体深处涌了出来,很快地把丁字裤的裤底弄得一片黏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