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家湾那些事儿】(16)(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宋家湾那些事儿】(16)。

          作者:dangnian。

          2018年8月17日。

          字数:11943。

          16。

          初夏五月,宋家湾人蓄饮水工程如火如荼进行着。

          宋满堂与范小丽的奸情也如火如荼,如胶如漆。

          宋满堂决定的事儿从不拖延,范小丽在村委会的办公室,他吩咐人迅速收拾出来,另外还收拾了一间屋子做宿舍,给这少女支了床铺。

          因为有宋满堂撑腰,范小丽在村委会的会计工作做得颇为顺利,她是初中毕业,心细聪慧,村子里统计出纳这些事儿原本不难,经她手处理的事儿都显得井井有条,让人毫无挑剔。

          村委会老会计宋满仓是宋满堂本家堂兄,这个年过五十的男人也是宋满堂铁杆儿帮手,虽说也帮着宋满堂做过许多不为人知的事儿,但平日里为人较为温和,算是半个老好人。

          宋满仓这差事也是宋满堂给他的,他自然知趣,日常工作中极力帮衬这少女,没有丝毫拆台算计,宋满堂特意交代他多照看这女娃儿,况且女娃儿她娘和宋满堂的事儿几乎家喻户晓,宋满仓自然知道其中利害。

          工作做得顺心,再加上恋奸情热,这少女从里到外洋溢着性感和娇艳,从酒坊镇刚回家时那些天的苍白憔悴一扫而空,她的身子又日渐丰腴起来。

          时过立夏,节近小满,油菜和大麦一天赶一天泛黄,小麦的籽实丰盈饱满,崖畔地头的艾草在初夏阳光下如火如荼熏蒸着迷人香味,范小丽日渐丰盈饱满的屁股,也时常熏蒸着雪花膏特有的骚香。

          这少女比她母亲更迷恋肛交,宋满堂和她淫媾时,她总是主动在屁缝里抹上雪花膏,那心思自然不言而喻。

          源自于童年的情结,一旦释放出来,这份炽烈,就连范小丽自己都觉得吃惊,童年时暗夜里无边无际的恐惧和不安,仿佛全变成不疲不倦的骚情,无休无止释放出来。

          宋满堂毕竟不是小伙子了,这骚情的少女在他怀里却永远不会疲倦,有好多次,他已经疲软,范小丽依然钻在他胯间贪婪的吮吸,当那物件重新昂然勃起之后,她便哼叫着掰开屁缝,火热多情的屁眼子主动坐上去。

          这样的情形几乎让宋满堂疲于应付,不过他也极为惬意,娘儿们骚情是男人的福气,不怕你骚,就怕你不骚,他早已经暗自思谋,给小骚肉加些砝码,尽快收拾顺溜,娘女俩收罗在一个被窝里,才不枉一番折腾,只是他知道凡事都有轻重缓急,眼下饮水工程已按部就班,该进自己腰包的,一分都少不了,该处置这些事儿了。

          这天上午,他先吩咐宋满仓,给范小丽预支了第一个月工资,并且额外加了八块钱奖金,而后叫范小丽到他办公室,拿出四十块钱给这少女:“这是我私人的钱,你拿着,你对叔好,叔也不能亏待你”。

          范小丽不接这钱,少女期期艾艾说:“叔,我在村委会打满不到半月,就领了一月工资,还有奖金哩,我已经够难为情了,咋还能接你私人的钱哩,再说,你给的也太多了,我不敢接……”。

          “赶紧装兜里,甭让外人撞见了,这也不是给你一个人的,二十是你的,另外二十捎给你娘,我和你娘啥关系你也知道,咱也不用藏着掖着,总之一句话,如今你娘俩个都是我的人,不论老的小的,我一视同仁,哪个都不会亏待”。

          少女红了脸,赶紧把四十块钱装进衣兜里。

          “我刚给你满仓伯说了,你今儿不用上班,休一天假,回家去和你娘收拾些饭菜,我一早上忙得饭都顾不得吃哩,等会去你家吃早饭”。

          范小丽回到家里,娘俩个刚收拾好饭菜,宋满堂就进门了。

          依然是搬了小桌在院子里青槐树下吃饭,唯一的那张太师椅,依然毫无疑问由宋满堂来坐。

          趁女儿进厨房端饭的空当儿,苏桂芳禁不住羞怯怯对男人说:“你咋让小丽给我稍钱哩,娃儿大了,现如今又常在眼前,咱俩的事儿得背着她些才是哩……”。

          “咋了,不过让她给你稍些钱,老子又没当她面日你,有啥大不了”。宋满堂淫猥的说。

          女人听着这话,羞臊得脸红心跳,一时竟不知该咋样接这话茬儿,只一叠声呢喃:“爷……不敢说这话哩……造孽哩……”。

          宋满堂却依然在说:“有啥不敢,她小时在一个炕上,咱啥事儿没做过?”。

          “爷……不敢再说哩……”。

          “嘿嘿,老子偏要说,下次老子买一盒香粉,让她稍给你,还要特地叮咛她,稍给你娘,让你娘擦尻子,你娘时常给我卖尻子,得把尻子擦得又香又白,我才爱哩……”。

          女人愈发羞臊难当,正窘迫至极的时候,女儿端了饭菜出来,问道:“娘,你和我叔说啥哩,我叔笑得这么开心?”。

          女人臊得说不出话,宋满堂笑着说道:“没啥,你娘说前两天在乡上商店里看见一盒香粉,舍不得买,我就笑她,一盒粉值多钱,哪天我去乡上时,给她买了,让你稍给她”。

          女人都是善妒的,即便是娘女,也无法避免。

          范小丽从厨房出来,看着她娘满脸娇羞绯红,宋满堂又是满脸淫笑,她自然约摸着他们趁她不在的空当儿,说见不得人的体己话,当下心里就不由得酸溜溜有些吃醋,听得宋满堂这样说,于是接到:“叔,你不管,改天我专门去乡上给我娘买,不就是一盒香粉吗,又不是金粉银粉,瞧把我娘心疼得,脸都红了……”。

          “不用你买,你要有孝心,等我买了,你替你娘擦,嘿嘿……”。

          苏桂芳听得这话,不由得想到,男人刚说要她拿这香粉擦屁股,现在却说要女儿给她擦,当下羞臊得坐都坐不住,借口说厨房里还炖着一个菜,逃也似钻进厨房了。

          这一番暧昧的话,娘女俩各自有各自的明白,也各自有各自的不明白,只有宋满堂,从头至尾明明白白,他明白自己的目的,紧着把这娘女俩收罗在一个被窝里,到时候有意制造几个机会,让村里那几个老光棍看看活春宫,只要风言风语传起来,范小丽这小骚肉,只怕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只得一辈子由着他宋满堂揉搓。

          想到这里,他盯着苏桂芳钻进厨房时,因为羞臊慌乱,扭摆得毫无章法的肥臀,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阴狠的笑意。

          “叔,你又笑啥哩?”。少女眼看男人不换眼盯着她娘乱扭乱摆的肥臀,不由得又是醋意难捺。

          男人要的就是她的醋意。

          “唉,自打和你好上这些日子,真冷落你娘了,刚才她埋怨我,埋怨我大半月连她碰都没碰”。

          少女咬着嘴唇一句不言,她心里醋意更盛。

          “唉”。宋满堂装腔作势叹息着,依然在火上浇油:“看着你娘圆滚滚的肥尻子,还真是眼馋,只可惜啊,咱俩也好几天没在一起了,今儿说啥也得瞅个空子,把你好好疼爱疼爱”。

          男人说得如此露骨,少女越发吃醋:“你想干啥就干啥去,我不碍你事儿,你也用不着给我说这话……”。

          飒飒凉风吹过青槐树梢,崖畔艾草在初夏明媚的阳光下蔓延着迷人香味,少女芬芳的体香随着艾草香味一起蔓延,她气鼓鼓的神情愈发俏生生惹人怜爱。

          宋满堂忍不住伸手抚摩少女丰盈的臀瓣,单薄的夏裤丝毫隔挡不住少女臀肉的珠圆玉润,宋满堂一边惬意的感受,一边调笑这少女:“你看你,咋还吃你娘的醋哩,这事儿是你抢了你娘的男人,该着你娘吃醋才是哩,嘿嘿”。

          少女气鼓鼓扭着身子拨开男人手掌,气鼓鼓说:“我咋敢吃我娘的醋哩,你甭乱摸,当心我娘看见了吃醋……”。

          男人要的就是这效果,少女醋意越浓,接下来的步骤越能顺理成章,他忍不住嘴角又勾起一抹笑意:“咳咳,先不说这个,去把你娘叫出来,我有事给她说哩”。

          苏桂芳丝毫不知女儿已把她当了情敌,听得男人有事要说,女儿面色又不善,不由得忐忑,等男人张开口,才知道不是大事。

          “你去乡上赶趟集,好酒好肉多买些,我这阵子天天不得闲,眼下饮水工程总算安顿到辙里,今儿想躲你这里偷个懒,正好小丽也休假,我爷俩干脆都休假,晌午咱整一桌,好好喝一个”。

          眼看着女儿和宋满堂越来越融洽,苏桂芳打心眼里高兴,她思虑单纯,丝毫没有察觉这融洽之中颇多暧昧,若是吕爱娣这样的人精,只怕早嗅到其中的骚味儿。

          她喜滋滋应了一声,忙着收拾出门,女儿却绷着脸对男人说:“我去乡上跟集吧,让我娘在家里侍候你休假”。

          苏桂芳不知道女儿是给男人使小性子说反话,听得这话,不由得又羞又喜,羞的是,女儿咋用了“侍候”这话,喜的是,如果女儿乐意去赶集,这长天好日头的一大晌,就是自个和男人的,这让她怎能不喜悦。

          自打女儿回家后,男人一次都没有和她欢会过,就连单独说话的机会都少得可怜,这许多日子以来,她时时都在盼望男人,既盼望尽心尽力拿身子报答男人的恩德,又盼望男人狠劲儿揉搓她,这几天实在盼得难熬,不仅时常自个抠摸,而且趁孩子们晚自习放学时,偷偷去村外等那个小土匪,只可惜小土匪这些天仿佛没了影踪,她一回都没等到过。

          听见女儿这样说,苏桂芳不由得眼巴巴看着男人,等男人发话,不料男人却像不懂她心思一般,不容置辩说道:“让你娘去,这些天你也够忙,难得休假,好好在家歇歇”。

          少女本来就是说反话,听到男人这样说,自然绷着脸再不言语,做娘的却是满腔热望落了空,只得讪讪顺着男人的话说:“你叔说得是哩,你难得休假,好好在家歇着,娘平日里在家闲着没事,也想出去转转,娘去赶集……”。

          宋满堂怎能看不出苏桂芳的心思,他这是有意吊女人胃口,同时激拨少女的醋意。

          眼下这娘女俩虽说都是他胯下之物,但想把娘女俩拢到一处,让亲娘亲女光着屁股在一个被窝里滚,这事儿毕竟违着人伦,若是周旋不好,即便强扭到一起,那也是强扭的瓜不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