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接着有一个星期我躲在家中没有上学,想不到我没有回校的第二天,我在校的死党来了我家告诉我说小欣情变了,他们见我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也就没说什幺,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小欣竟没有给我半个电话,难道她真的要跟我分手吗?

          过两天以后我重新回到学校,小欣和伟城已经变得形影不离,两人像热恋的情侣一般。小欣有好几次想跟我说话,但还是给伟城发现阻止了。

          小欣一向在老师的手目中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同学眼中则是漂亮性感的女神,而我更是成绩优异的一等生,所以在大家眼中我们是天生一对,专制的教师更是罕有的没有半点怨言。但现在教师们召见了小欣训话,同学们也替我不值,但谁会想到是因为小欣纯洁的外表底下曾经有过淫乱的日子虽是半被逼的,而那些证据却偏被这个混混抓住。

          他们大概更想不到在女友纯洁的外表底下,她的身体每天也会迎合伟城无耻的奸淫,在家中、公园、旅馆,甚至在学校的洗手间或后楼梯穿着校服用上各种的姿势到达高潮,再让伟城把精液送进她的体内。

          一段时间后我对小欣是死心了,大概我们这生是没有缘份在一起,但心底里的感情却是挥不去的,每天看着伟城搂着小欣,心中的剧痛一天也没有消失。

          随着时间的过去,伟城对小欣也开始玩腻了,三个月后,伟城已经没有把半点注意力放在小欣的身上。因为我和小欣对相方也存在着感情和思念,我们很快也就走在一起。女友因为感到有愧于我,所以对我非常好,什幺也听我的,她说是这辈子欠下的;而我也无条件的接受了她,因为我同时发现了原来自己有着淫妻的性癖好。

          一天因为女友得了感冒,所以我和她去看医生,同时发现小欣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但她事前竟然一点也没发觉。

          ************

          “老公……求你……不要……射进来……我还在危险期……会怀孕的……”

          “但实在太爽了,快要射了!你在我射前答对问题的话便答应你……如果我现在射进去的话会发生什幺事?”

          “嗯……你的精液……呀……会穿过子宫颈……进到我的子宫里……嗯……你上千亿的精子……会和我的卵子结合……呀……然后我会怀孕……“

          “怀上谁的孩子?”

          “老公呀……我的子宫……会怀上……嗯……伟城老公的孩子……我要替你生孩子……只要你射……进来……我便会……为你怀孕……怀上伟城老公和我的孩子……呀……”

          ************

          我和小欣因为还在读书,实在养不了孩子,我们想起了医生的说话。医生说小欣本已坠了一次胎,如果再坠胎的话,以后想再生孩子便很难了,即使难得怀孕也很容易失掉;加上这胎已怀了三个月,现在才来流产对小欣的身体一定留下后遗症,以后是肯定没有生孩子的机会了。

          那即是说,如果小欣这胎也打掉的话,我们以后便一定没有孩子,必须领养的了。但现在这孩子怎说也是小欣的孩子,而且生过这胎后,待身体好些也可以再为我生孩子。我和小欣最终也是决定生下伟城的孩子和养育他。

          我们和家长说了,自然少不了挨骂当然没有提及小孩的爸爸不是我,结果小欣还未读完中六便停学和我结婚,搬来了我家同住然后在家生孩子。我读完中七后也投入社会工作,没有继续升学。但我们的婚姻生活很美好,做爱的时候我也常问小欣,伟城和其他男人是怎样干她的,然后我们一起到达性爱的高潮。

          两年后我被公司委派到外地公干半年,因为项目提早完成,所以提前了一个月回来。我回来的那天没有先通知小欣,因为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回到家后找不着小欣,但恰巧她父母来我家作客。

          寒暄一番后,岳母临离去前抓了我进房:“近来你和小欣有没有什幺了?”

          “什幺?”我问道,我真的不知道她指的是什幺。

          “吵架或是什幺的。我知道你去了工干,时间比较忙,但你也得常和她通电话。夫妻感情要常维系,不然便会……”

          “你放心好了,我们这几个月来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有通电话,感情很好。”

          更多的是小欣在香港和我通着电话,说些她幻想的色色故事,然后我们一起自慰享受性高潮。结果五个月下来,花了我近三千元的电话费。

          “其实有些事不知应不应告诉你……小欣近数月和一个贼眉贼眼的男人走得很近,好像是叫伟城什幺的……”岳母一脸胆忧的说道。这几个月来我和小欣的“情趣电话”里全也是在说伟城,难道那并不单是小欣的幻想?

          “没什幺,他是小欣中学时的好同学,我也认识他的。”哪里还是好同学的清纯关系,根本就已经是不道德的肉体关系了。

          岳母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才是她孙子的亲生父亲,在两年前她的宝贝女儿已经被那个男人强奸成孕了。她女儿一直在照顾的就是那个贼眉贼眼的男人的儿子,而不是她眼前的女婿的儿子,看样子小欣已经让伟城他们“父子团聚”了。

          入夜后,小欣抱着儿子回家,看到我吓了一跳,当然也很高兴和我又揽又亲的。那天晚上儿子就拜托我父母照顾,我和小欣出外吃了顿浪漫的烛光晚餐,然后到了酒店开房间。在床上激情的时候,让小欣说回以往男人操她的经历或让她幻想其他男人已经成为我们的指定情趣。

          我后期觉醒的淫妻癖好使我欲罢不能,每当小欣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求他们弄大她肚子的时候,我也会陷入疯狂快速缴械,但我很少会追问小欣哪些男人是事实,哪些是她的幻想。

          在酒店的床上,我爱抚着只有十九岁的娇妻,那身体的曲线比以往更富女人味,屁股和胸部更丰满挺拔,还有从前平坦的腹部也隆起了个小肚子,更具少妇韵味,十九岁的少妇真的别有另一番风味。

          一轮爱抚后小欣已经动情,小穴也流出淫水,虽然她的身份已经由少女变成少妇,但少女的矜持还在,左推右拥的我才能把阴茎送进她的身体里。足足五个月没有进入过小欣的身体,我不但没有粗鲁的胡乱抽插发泄,反而是轻抽慢送地享受小欣的肉穴。虽然小欣生过孩子,但已经是一年前的事,加上小欣年轻的关系,所以小穴很快便变回生小孩前的紧凑。

          “老婆,我前阵子经常要你说的那个故事,还记得吗?”

          “又要……说那个吗?嗯……说了很多遍了……呀……”

          “好嘛!在那边每次听你说我都很兴奋,终于可以回来抱着你爱爱,真的很想听听你亲口说一次。”

          “嗯……好吧!那……”

          ************

          我工干的一个月后,小欣收到了邀请出席旧同学聚会的电邮,那些旧同学还要小欣带上小宝宝参加,因为他们不知道那孩子其实是伟强奸淫了小欣而被逼生下来的。而小欣和我一早听说伟城犯了事进牢,所以放心地带孩子出席聚会。但想不到聚会那天伟城也有出席,只是他前阵子跟老大上了大陆,一时间没有了消息,于是传起了他坐牢的谣言。

          小欣和孩子的出现马上成为了聚会的焦点,大家也争着和小宝宝玩,说着小宝宝哪里像小欣,哪里像我。“来,让爸爸我看看生得怎幺样。”伟城从同学手中一把抢去小宝宝,大家还以为伟城在说笑话。

          “少臭美,拿回来!”小欣嗔道。

          “怎幺了,不像我吗?”伟城抱着小孩搂着小欣问同学们。大家那刻真的认真了,女友也吓愕了,幸好她反应快化解了这局面:“你怎幺不说林志玲是你老婆?她比我美多了!”小欣一拿回孩子便推开伟城,同学也嘻嘻哈哈的没有放在心上。

          “我的儿子叫什幺名字?”伟城走到小欣耳边问。

          “谁……谁说那是你的?这是……我和阿同的孩子!”小欣尝试反驳着。

          “小骗人了,那时候你退学了,不久便生下孩子,算着时间怎说也是我的种吧!你们验dnA了吗,要不要拿我的头发去试试?”

          “你……你不要再说了!”

          小欣回到家里时已经一点多,我父母早已经睡了,小欣打算洗过澡后也上床休息。小欣洗澡后回到房间却发现伟城竟然在床上等着她,惊问道:“你是怎幺进来的!?”

          “这幺简单的锁也不会开,我还用出来混的?”伟城冷笑道:“我们也终于父子团聚了,不,是一家团聚才对,你说是吧?老婆。”

          “你……你快滚!”小欣原以为和伟城之间的噩梦早已完结,能和我过上幸福的生活,哪知道两年后伟城会再出现在她面前。

          “嘘~~你不怕吵亲你的老爷奶奶吗?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也不知缠绵了多少个晚上呢~~更何况孩子你也替我生了,你怎可对我这个老公这幺恨心?”

          小欣一时辩驳不了,伟城见有机可乘,立刻把小欣推倒在床上,搂在小欣身上的浴巾也被伟城扯去,小欣赤裸的身体在两年后再次暴露在伟城眼前。

          “替我生了孩子后,身材变得更加丰满呢!”伟城的手在小欣身上四处游走着,抚摸那两年没碰过的熟悉身体。“不……不要这样……”小欣想试着反抗,但又怕吵醒我父母,害怕给他们知道原来媳妇从前的淫乱,更害怕让他们知道一直珍爱着的孙子竟然是一个黑社会混混的种。

          “呀……”小欣因为害怕惊动我父母,所以反抗的力度不大,结果小欣还是被伟城进入了她的身体里。小欣用手推着伟城的胸膛,努力作着最后的抵抗,维护人妻的忠贞和矜持。但小欣对性的需求一向较大,而且因为我的出差使她有一段时间缺乏性爱的滋润,加上她敏感的体质,结果不到数下的抽插后小欣便再度陷入快感和出轨的旋涡,试着抵抗的微少力气瞬间便完全失去。

          “不要……快……停下来……”小欣拼命抵抗着从小穴传来的快感,但那曾经熟悉的味道、肉体和感觉,唤醒了小欣两年前那一段羞耻的性爱回忆。不同的是伟城的身体比以往更成熟,那股男人的汗味和结实的肌肉不断侵袭着小欣的理智,快感随着伟城的阳具在身体深处的抽插不断累积,那死守着的喉咙也终于忍不住在伟城耳边轻轻叫了一声:“呀……”

          “来了快感吗?再叫两声给我听!”

          “不是……我才没有……什幺……快感……”小欣尽着最后的理智拒绝。

          伟城用他强壮的双臂紧抱着小欣,下身猛烈地撞击小欣的下体,两年没有被满足的阴道深处再度被填满,娇嫩的花心在两年前被眼前的男人开发后再没有被满足过。小欣虽然不想承认,但无奈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能最大程度完全占有她、给予她女人的快感和感觉的不是老公,而是眼前正强暴她的男人。

          伟城的阳具不断冲击着小欣未被老公到达过的花心,强烈的快感把小欣导上高潮,一直死守忍耐的呻吟声也终于被伟城击溃,娇美诱人的呻吟声随着高潮和伟城的冲击,轻轻的从小欣传到伟城耳中。

          小欣无法再自制的呻吟无疑是对伟城最大的鼓励,伟城没有停下来让在高潮中的小欣休息,反而加强抽插的强度把小欣送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小欣在无间断的高潮中变得脆弱,动作由抗拒变得迎合,推着伟城的手也变成揽着伟城的后背,两个娇美的乳房紧贴伟城的胸膛,随着快感的增强,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小欣只好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呻吟声传到老爷奶奶处。

          但小欣在伟城的奸淫下,高潮一浪接一浪,下阴一缩,大量淫水从小穴里涌出,手也捂不了嘴,只能以狂抓床单来宣泄心里的高潮快感,顾不了呻吟声会让家人听到。

          小欣阴道一轮收缩形成一股吸力深深吸吮着伟城的肉棒,伟城也快抵受不了小欣阴道的刺激:“老婆,我快要射了,射进去好吗?再替我生一个孩子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