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诛仙风流后宫之小凡重生(164-179)(1/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64章杀死李洵张小凡强奸了小环之后,小环也就只好做了张小凡的女人。然后,张小凡就决定深入死泽……死亡沼泽之中,天色越见阴沉,阴云密布,仿佛一场更大的风暴,又要来临。

          风过死泽。

          脚下水草飘动,水起涟漪,一眼望去,无边无际,虽然没有人烟生气,却另有一番动人景色。

          轩辕发出淡淡的暗白色光芒,幽光流转,停在半空。张小凡身在其上,负手而立,凝望着前方。

          这一天,是死泽中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和煦阳光照下,往昔的阴晦之气也散了许多,不过就在他的身前数十丈外,却有一片浓浓灰色,如雾一般的巨大瘴气,浩浩荡荡腾起,左右延伸,高难见顶,彼此纠结涌动,仿佛看不到边界。

          这里,便是世间最凶险地界之一的死泽内泽所在!

          此处瘴气弥漫,张小凡冷冷一笑,轩辕光芒亮起,人融入白光之中凌空向前,冲进了那片巨大的瘴气中。

          “吼!”

          灰色云层之中,一条黑色而巨大的事物轰然而过,从刚才他所站立的地方扫了过去,一股腥气剧烈扑鼻,竟然连轩辕的光圈也只能勉强全部抵挡,片刻之后,这诡异绝伦的东西又消失在瘴气之中。

          “哼!找死!”张小凡冷哼一声,轩辕剑立刻从上而下斩了下去。不料那怪物一闪即没,身躯固然大的不可思议,但速度竟也不慢,再加上这浓浓瘴气之墙,视线所及不过半丈,片刻后就再也找不到那怪物的影子。

          张小凡冷哼一声,正准备继续赶路,,只见面前云气开合翻滚,忽然间前头一声怒喝,声音清冷:“妖孽!”

          话音未落,一道凌厉蓝光霍然从旁而至,当胸刺来,如横贯天际的彩虹,瞬间将周围瘴气竟也照的蓝灿灿一片。

          张小凡大吃一惊,这人剑道凶猛,一往无前,下手绝不留情,只这一剑道行之高,便已不可小觑危急时候,他身子前行之势不减反快,瞬间如电,直飞冲天,要摆脱这身后之剑,再做还击。

          片刻之后,这附近的瘴气慢慢的分散了而去,张小凡化作白光,而身后的那一道蓝光色光芒,居然伴随着自己,追逐不休,所过之处,云雾蒸腾。

          “是个很强的家伙!”张小凡自己暗暗想到,因雾气笼罩,张小凡看不清他用和法宝,但那股杀气之烈,却是明白无误,决然不是同道之人,多半便是与自己誓不两立的正道人物。

          张小凡身子突然折返,轩辕剑横与胸前,一道道白色剑气向着那蓝色光芒袭来。身后那道蓝色剑芒,似乎亦感觉到了什么,剑芒大涨,势道更厉,当胸而来。

          正在此刻,张小凡早已经抓住轩辕,一瞬间内移动到那蓝色剑芒身边,自上而下全力的斩下。

          那人显然也没料到会碰上这样一个人物,虽人在云雾之中,看不清他的神情模样,但看着剑势,竟然比自己强上几分。

          “天地戾气,聚于吾身。还于修罗,以血祭之!”张小凡冷笑着,使用出了这一招『嗜血御魔神剑』,血红色的血剑,伴随着自己霍然的向那蓝色光芒袭击而去。

          忽地,一声清啸,蓝色剑芒破空锐啸,瞬间刺破云层,成一巨大光柱,当头劈下,张小凡竟不做任何闪避,迳直飞起,那血红色的血剑,硬生生突入蓝光之中,直扑那人所在。

          生死一击,就在此刻!

          就在哪生死一瞬间的时刻,张小凡看见了,对面的那个人。

          白皙的手,握着剑柄;风吹动的衣襟,猎猎飞舞;她如九天的仙子,绝世的容颜,在这云开雾散的一刻,出现在另一端。

          陆雪琪!

          陆雪琪好像也看到了张小凡,两个人片刻都呆了起来,轩辕剑与天琊剑,纷纷的向两边偏去。

          高手斗法,命就在一瞬之间,但两个人却纷纷的停手了,呆了,站在原地痴痴的望着对方。

          张小凡收起来了那冷酷而又残忍的笑容,换上了一副淡淡的微笑道:“你还好吗?”

          陆雪琪轻轻一笑,说道:“我还好……”

          两个人皆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互相的望着。阴风冷冷的刮了起来,张小凡的一头白丝被刮到前方,盖住了眼睛,在这黑暗的夜里,有了隐隐的凄凉感觉。

          正道中人似乎也已经感到,将两个人里三层而又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诛杀张小凡这绝世妖魔。

          古老的森林里,越发寂静了,冷冷的风中,仿佛有谁在那树梢,在那遥远的天边,悄悄叹息……忽地,在正道中人的包围圈远处,在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阵阵“沙沙沙”

          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虫子爬行的声音,但声音十分大,看来虫子极多。

          正道中人里,林惊羽惊讶道:“”曾师兄,怎么了?“曾书书面色凝重,“有些不对劲,你们听!”

          法相与林惊羽都是一惊,刚刚他们在集中精神包围着张小凡,一时竟都不曾注意到身边动静,此刻连忙注意向四周观望,凝神听去。

          森林中,除了依旧呜呜吹过的风声,似乎还是一片寂静,什么动静也没有。

          但片刻之后,他们同时皱起了眉头,远方,竟然传来了轻微的,但是密密麻麻的“沙沙”声音,仿佛是百虫夜行,虽然隔着黑暗看不真切,那声音又似乎很是遥远,但这等细细声音,听来竟有几分让人毛骨悚然!

          三人面上神色惊疑不定,林惊羽皱眉道:“难道又是什么毒虫?”

          曾书书强笑了一下,道:“只怕数目还不少呢!”

          “哈哈哈哈哈!”深陷重围的张小凡突然笑了起来,随后只听见他冷冷的说道:“不止是毒虫罢了,恐怕,是死泽巨蚁吧!”

          众人一惊,连忙凝神戒备,林惊羽的斩龙剑,法相的轮回珠等法宝皆已经祭出,周围森林深邃的黑暗中,沙沙之声大作,渐渐的黑影攒动,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等黑影到了近处,林惊羽等人看的仔细,登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周围不断从黑暗中爬出来的怪物,都是蚂蚁模样的怪物,但这些东西每一只却都有常人小腿一般大小,而数量却似乎是无穷无尽一般,瞬间沙沙的毛骨悚然的声音,充斥了这个林间空地。

          曾书书等人饶是修行颇高,此刻脸色也白了几分,但那些巨蚁不知是对法相布置的般若心圈,还是场中燃烧的那堆火焰有些畏惧,虽然靠的近了,但也只是围在半丈之外,并没有靠近,但是从黑暗中涌出来的巨蚁却是越来越多,怕不下至少数万只。

          那悠远的风声里,仿佛还有一缕幽幽笛声,随风飘荡。

          李洵,因自己无法收拾张小凡,早已经怒火冲天的他终于压制不住了,突地提声大喝道:“哪一个魔教妖孽,在这里装神弄鬼?”

          他这一喝,声势不小,瞬间仿佛连风声也暂时停了下来。

          这一下不止曾书书和林惊羽,连法相也吃了一惊,他刚才出去接应李洵,也只是看到无数巨蚁,并不曾发现什么魔道人士,当下立刻问道:“什么,这些巨蚁是魔教妖人搞的鬼?”

          李洵哼了一声,目光凌厉,向四周看去,道:“不错,入夜时候,我在这附近突然遇见一个陌生男子,喝问之下,那人立刻就翻脸动手,用的正是魔教妖法。

          至于这些怪物,都是那厮不知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竟然可以驭使此等凶蛮之物……”

          李洵话音未落,忽地黑暗中有人轻笑一声,道:“这位正道大侠说的可真是有板有眼,不过我记得似乎是你先向我动手的吧?”

          这声音是个男声,听起来年纪似乎不大,但声音飘忽,一时分辨不出他身在何处?

          李洵脸色一变,在这等不利局势之下,却也无一丝畏惧之色,大声道:“你既是魔教妖人,我自然要除妖降魔,是男人的就站出来,我们单独决斗三百回合,用这些无知畜生,算什么英雄?”

          那男声忽地一笑,淡淡道:“英雄是你们这些正道大侠当的,轮不到我。”

          随着他说话之声,笛声幽幽响起,那片巨蚁突然分开,让出一条道来,一个年轻男子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金色般若心圈外头,含笑而立,气度儒雅。

          正是万毒门秦无炎!

          法相面色严峻,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忽然道:“年纪轻轻,道行深不可测,又能驭使万千毒虫,莫非是人称毒公子的万毒门秦无炎公子吗?”

          秦无炎眉头一皱,随后又瞧向被团团包围的张小凡,忽地微笑起来到:“张宗主大人好有情趣,身处困境居然还能在这里谈情说爱。”这语气虽然平和,却带有嘲讽的语气。

          张小凡冷冷一笑道:“那么多谢毒公子夸奖了!”秦无炎一怔,自己本想嘲讽张小凡,却被他笑里藏刀的还施彼身,顿时也找不到面子,冷哼了一声,随后看向了刚刚打量着自己的法相道:“原来是天音寺的法相大师,难怪法眼如炬,在下正是秦无炎。”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悠然道:“人说如今正道三大门派年轻弟子之中,公认以天音寺法相大师为翘楚,智深德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秦无炎这里有礼了。”

          说罢,微微点头,脸上含笑。

          法相眉头一皱,几乎就在同时听到旁边李洵嘴里轻轻哼了一声,心中一凛。

          秦无炎面上挂着笑容,但心中却是急转念头。与其他人不一样的,他出身于魔教万毒门,进入到这有无数凶兽毒虫的内泽之中,别人视若畏途,对他来说,却与突然进了宝山一般,实在是欢喜之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