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肉医院】最终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五支烟

          字数:11461

          20190901

          自从跟院长夫人搞过之后,据说妹妹们日子真的都好过很多,双胞胎连下班回家的时间都变早了,还常有长官请下午茶吃呢。

          基本上我的生活就是白天努力工作,精进自己的能力。平日晚上都得陪双胞胎玩,当她们性致一来变得当她们的肉玩具,把她们搞累之后才得安宁。有时淑玲会跟着她们一起下班回来,住在我家,可以想像那几天我又比平常更累了。这些都还是平日的活动。

          到了假日,通常四个妹妹都会聚集在一起,有时出去外面玩,在外面过夜,天气不好的时候便窝在家里玩。总之不管是去哪哩都是累,平日没办法来的怡婷在假日时会卯足全力,弥补她一周五天只能用跳蛋自慰的空虚感:其她三个人不知为何竟也受到她那股冲劲影响,比平常表现得更妩媚、更性感、也更有体力,总是把我榨干了都还不肯罢休。

          在这种生活下我哪能不想办法自救。我曾上网找一些补气、壮阳的偏方,也请教过中医、西医,但效果都有限,仍是入不敷出,只能尽量多练练身体,强化体能。某一个礼拜五,我正在工作的空档做伏地挺身,手机响了,电话号码有点眼熟,但没有记录姓名,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索性接了起来。

          “喂……大鸡巴哥哥吗……你知道我是谁吗?”电话那头传来撒娇撒得近乎恶心的声音,没错,是静茹打来的,难怪我觉得号码似曾相似。

          “喔,我知道,但我有点忙,有什么事吗?”我故意装得冷淡一点,看是不是可以让她知难而退。

          “当然有事啰~你忘了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一个礼拜要来陪我一个晚上的,你都忘了吗?”

          我心想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于是赶忙道歉说自己工作太忙忘了,改天有空再一次捕给她。

          “嗯……这种事哪有事后才补的嘛……”她撒娇,“不管啦……我要你今天晚上就来陪我。人家今天突然好想要,那里好湿喔……我现在正在现在自慰喔…

          …想不想看啊……人家……好想要你蹂躏我喔………记得要来喔……不然之前答应你的事就当没说过啰……“她说完就开始发出无谓的淫叫声,我又持续听了一会确定她没有其她话要说了才把电话挂断。

          怎么办,今天是小周末,淑玲跟怡婷约好要一起过来住,我想了想最好的办法还是就直接打个电话要她们两个别过来好了。但我一想这样不对,如果淑玲不过来,回家里去的话,看到我跟她妈妈搞成一片,那岂不是事情全都曝光了?不清楚来龙去脉的静茹搞不好还会当着女儿的面向她介绍说我是她新的男朋友,搞不好未来会变成淑玲的爸爸哩!该死!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看还是不要说破,就让她们两个住在我的套房,大不了就是明天早上早点回来陪她们就是了。

          下午下班时间一到,四个小护士很准时地出现在我家门口。我连忙向她们道歉说今晚我爸妈要我回家吃饭,顺便在家里住一晚,我都好久没回家了,推也推不掉,要她们四个自己去吃点东西,晚上就在这睡吧。最后再补上一句我明天一早就回来。看的出她们心里老大不愿意,但也无可奈何,进了屋里放下包包便出门买晚餐去了。

          我再她们额头上各亲了一下后随即上了车,拨电话问了静茹家的地址开车前去。到后静茹穿着一件红色薄纱来迎接我,薄纱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硕大的乳房跟耻毛在灯光照射下一览无遗,跟全裸没什么两样。我骂了她一句要是被别人看到了那还得了,她回我说家里就她跟她女儿两人,女儿今天说要到同事家住,不回来,还怕给谁看到了?

          我心想她女儿住的可不就是我家吗?于是不再多问,免得露馅。

          静茹烧了一桌好菜招待我吃,一边吃着还一边坐在椅子上,两腿开开,有意无意地抚弄乳房跟下体,或在我身上来回磨蹭,同时发出淫荡的叫声。

          好容易吃完了饭,我要她洗个澡到床上等我,想不到她却答我说:“傻哥哥,还洗什么澡呢,我们出去玩了回来再洗也不迟啊~”

          我正感纳闷,这个时间都七八点了,还上哪玩去。静茹没等我问,自顾自地走进房去,出来时身上已是一丝不挂,手上拿着两条溜狗用的绳子,其中一条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条往下垂着。我顺着溜狗绳的方向往她脚边看去,竟出现了另一个女人,就是我前不久才在汽车旅馆跟她搞过的院长夫人,她也一样一丝不挂地绑着绳子,好像被静茹牵着出来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斩钉截铁地问。

          “妮妮说你上次提到溜狗的事,提起了兴趣,今天特别准许你玩上一玩。”

          静茹回答。

          只见地板上的妮妮一脸骄傲,完全不像一只温驯的宠物。双手双膝撑地,两个巨大的乳房垂到地上,乳头摩擦着地面,好不淫荡的画面。

          我说要玩可以,先给我到冰箱拿几条小黄瓜,把肉穴跟屁眼都给塞满了再走。

          “没有尾巴的话算什么母狗啊?”我补充说道。她们也很知趣地照办了,只是小黄瓜只剩三条,妮妮的两个穴里各插了一条,第三条插进静茹的屁眼,但怎么找也找不出第四条根小黄瓜差不多的东西去插她的淫穴,后来我挑了一根又粗又大的丝瓜,外头全是小颗小颗的粗糙突起,好不容易才插了进静茹的穴里。但因为实在太大,爬行时会自己掉出来,所以我要她一只手抓着丝瓜做为固定,只用单手双膝爬行。

          设置完成,我说就牵她们在静茹家院子爬个几圈,她们正沉醉在被冰凉异物插穴的快感之中,不知有没有听到。静茹家在比较山上,人烟稀少。每间房子都有很大的院子,房子跟房子之间的距离也蛮远的。院子外围有围篱与外界隔开,但围篱只是用铁条做成,外面的人只要经过还是可以清楚看到院子里。不过还好院子里种了很多花草植物,万一被发现只要躲在花丛里,光线昏暗的,应该不会被发现。

          正当我把她们牵到门口,准备开门出去时,门把竟然自己转动起来,很快地门也开了。站在门外的是这时本来应该在我家的淑玲跟怡婷,这一瞬间我们五个人都来不及反应,就这样傻傻地呆在原地,简直像时间冻结了一般。静茹低下头去不敢面对女儿,我也只能头低低假装没看见。门外两个人则用不可思议的眼光在我们身上扫过一遍又一遍,接着淑玲终于无法接受,跑了出去。怡婷见状丢下一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跟淑玲解释一下。”然后跟在淑玲身后,追了上去。

          我顿时脑袋一片空白,犹豫了一会,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必须跟上去,于是想也不想,丢下两只成熟的全裸母狗,立刻也跟着跑了出去。

          两个小护士似乎也不是真的想跑,只是想暂时逃开刚才那难堪的局面罢了,很快地我就在附近的一座公园找到她们。怡婷跟淑玲正坐在溜滑梯上,淑玲好像在哭,怡婷抱着她像在安慰她。我随即也爬了上去,坐在她们身后。但我不敢抱她们,毕竟心里满是内疚。

          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这样静坐着,只有淑玲发出微弱的啜泣声。啜泣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停止。淑玲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对我说:“哥,可以抱我吗?”

          我点点头,怡婷让开位子让我坐,淑玲就这样躺卧在我怀里,让我紧紧抱住她。

          “哥……我想过了……我并不是怪你跟我妈妈……因为她本来就爱在外面……乱搞……”淑玲吸了一口大气,接着说:“只是……我们几个妹妹是不是还没办法满足你……所以你才……”

          “不是的,”我摇摇头,“哥知道不该跟你妈妈牵扯下去,但是…哥有哥的用意……”

          “我知道……”淑玲说。我正想她怎么会知道?她接着说:“我相信哥不会无缘无故骗我们的……如果……如果我们没办法满足哥……哥可以找妈妈……找其她任何女生……我都没关系……但是琪惠姐……琪惠学姐会希望你这样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扯出琪惠来,但稍微琢磨她说的话,却也不无道理。我平常直说心里想着琪惠,但却成天跟这几个小护士搞在一起,已经很不像话了,现在又牵扯两个熟女进来,而且还都是人妻,实在是说不过去。我跟她们四个在一起,到底是为了照顾她们,还是为了填补自己心里的空虚?跟这两个熟妇搞,到底是为了小护士着想,还是自己其实也想要她们俩丰满的肉体?我脑袋快要爆炸,一切都已经搞不清楚了。

          怡婷跟淑玲看我久久都不说话,可能觉得提起琪惠对我的伤害太大,不小心伤了我,连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心里头乱,竟不知不觉把心里的话全吐了出来。

          先是说我把她们当成妹妹,但其实心里是每一个都很喜欢,每一个都舍不得放开我身边,才对她们做了一次又一次,甚至有点像是发泄欲望的工具,很是对不住她们。又说到为了让她们工作顺利,搞上了那两个女人,从此无法自拔,怕不继续顺从她们,对几个小护士会不利,但也不可否认自己也有一丝迷恋熟女的肉体,以及她们带来的那种近乎母爱的无形慰藉及魅力。本来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把所有事情、所有女人处理得服服贴贴、天衣无缝,但这份自信却在这一刻完全崩解。或许我的身体可以顶得住,但我的心早就负荷不了。再继续这样下去我能不忘记琪惠吗?我能分清楚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对妹妹的疼爱、什么又是纯粹的利益关系所产生的性爱吗?

          我不行!简单地说,这四个女孩在我脑海里的形象,已经渐渐变得比琪惠还要清晰,份量也越来越重。在这一刻我竟然崩溃了,眼泪不自觉流下来,嘴里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淑玲将我抱进她的大胸脯里,一股温暖又柔软的感觉传上我脸颊,怡婷也挤到我身旁坐下,贴着我的身体,紧紧抱住我。

          “傻哥哥”怡婷说,“哥给我们的幸福已经很多了。能常常跟哥出去,被哥宠爱,对我们几个来说不知有多幸福呢!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伤害我们,更不用为我们去出卖自己的身体。除非……除非哥也喜欢和她们……我们可以假装没看到,只要知道哥还是爱着我们就好。”

          “嗯……与其让妈妈一直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乱搞……还不如让她跟哥……”淑玲补充。

          “对不起……对不起……我根本不配当你们的哥哥,我也不配说我爱琪惠。

          我以为我现在有能力了,可以照顾你们,可以照顾琪惠,但都是我一厢情愿,其实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办法做好……“我开始有点歇斯底里。

          “哥,你不要这样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让我们几个都好幸福好幸福,只要想到能跟你出去玩,能有你陪我们,工作再累也无所谓。跟你在一起总是可以完全忘记工作的不开心,完全放开自己,好快乐好快乐,这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所以我也总是希望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就算是当琪惠学姐的替代品也无所谓……”怡婷紧盯着我,诚恳地说着心里话。

          我没有回应,我怎么可能答应要她当一个人的替代品呢?这太不公平了。像我这种人又怎么能给任何人幸福?

          “哥……你不要这样……琪惠学姐会……她会伤心的……她当初要我们……好好照顾……”

          淑玲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我隐约发现怡婷向她使了眼色。但来不及了,我已经发现淑玲话中的语病,赶紧抓着她问:“你刚才是说琪惠要你们好好照顾我吗?琪惠当时不是突然就消失了吗?怎么会要你们照顾我?你们跟她还有联络吗?”

          怡婷知道事情瞒不住,就算撒谎骗我也肯定会被我问倒,干脆就老实说了。

          原来我跟琪惠最后一次在阳台搞完的隔天,琪惠就在医院找了她们两个过去,说是自己要离开了,要她们两个好好对我。但她没有说要去哪里,只是叫怡婷编个理由骗我,等时间一久我把她忘了就没事了。怡婷也只知道这些,至于她为什么走、去了哪里,这些一概不知道。

          我听完也没怪怡婷瞒了我这么久,毕竟这些资讯就算我知道了也一点帮助都没有。但是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琪惠其实是在乎我的,不然也不需要特地把我交代给她们两个。这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想找到琪惠,我现在就想见到她,这感觉甚至比刚失去她的时候还要浓烈。我再也没办法让这些小女孩代替她进入我的生活,她们应该拥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将青春浪费在我身上。

          我将这些想法向淑玲她们说了,她们很赞成我去找琪惠,但前提是在找到之前必须像以前一样,把她们当成妹妹,好好照顾她们,也让她们好好照顾我。我抝不过,只好答应了。三个人好容易将误会说开,彼此间没有隐瞒,这才手拉着手,紧黏着彼此散步回去。

          我没有打算要再进淑玲家,也不想再管那两个老女人现在在干嘛,直接带着两个妹妹上了我的车就要开车离开。淑玲虽然跟着我上车,但心里还惦记着刚才的事,问了一句:“哥……你记得上次我们逛百货公司……我穿的衣服吗?”

          “哪一次啊?”我问。

          “就是……上次在更衣室……你跟我和怡婷……那次啊……”她害羞地说。

          “嗯嗯,记得啊,怎么了?”

          “我那样穿……好看吗?”

          我想了一下,回答道:“很好看啊,很性感,哥很喜欢你那样穿。”

          “其实……那是妈的衣服……妈穿起来更……更性感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