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章风之败上"91章风之败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龙二和依剑望着我,欲言又止。

          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肯定怀疑有内奸,只不过这是我的家务事,他们不好开口。

          相信帮里的兄弟们也有这个想法,但谁都开不了口,要说出来,在场的血影成员都有这个嫌疑。我尽量回避这个想法,不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之前,我是不会把这敏感的话题摆上桌面的。

          “兄弟,抱歉了,上次我拜托你杀他们一个长老,没想到这次他们杀了你一个护法。”左手拍着我的肩膀,一脸的歉疚。

          “不要说这些……”我淡然答道,心里是有那么一点不爽,不过不是因为左手。

          “随风,只要你说句话,我们马上调集人手,跟他们火拼一场。”乌鸦神色凝重地说。

          草狼听到着话有些激动,一下子站起来了。

          “不用了,犯不着因为这事导致大混战,我自有办法。”我想了一下,缓缓说道。

          “……”众人无语。

          “源源,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让他们加倍偿还的。”我走到她面前,做出保证。

          现在是一团乱麻摆在我面前,要逐一的理出头绪,实在很难。但这些问题是要一步一步去解决的,急也没有用。

          ……

          我站在小木桥上,看着风中的落花流水,心里很乱,费了很大的劲还是不能平静下来。最近老发生一些蹊跷的事,让我隐隐觉得有一连串的阴谋在逐渐向我靠拢。

          吹了一首凝神曲,感觉好了一些。想起一些开心的事,芊芊现在估计还在翘首期盼,等着我去落花听雨轩带她出来吧。想到芊芊,心里自然而然的冒出一丝暖意,最大的一个心结解开了,以后不管面对其它的什么事,我都能用一个坦然开朗的心境去面对。

          一丝笑意浮现在我脸上,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我敞开怀抱,深吸一口气,享受着这一切。如此美景,老去想一些不开心的事,简直是暴殄天物。

          突然,我的笑容冻结了,面部表情变的僵硬。风继续吹,而流水,却好象在这一刹那停滞……

          杀气,好强的杀气!

          我调整了一下气息,让自己变的很平静,静的让人感觉不到我是一个生物,而只是这流水边的一块磐石。在这个时候,我不能有丝毫的冲动,需要绝对的冷静。

          “出来吧。”我声音不冷也不热,是那样的平和,也许就在这一刻我的修为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一个蒙面神族战士从一棵树后面走出来,手里没有武器,让我猜不透他是什么职业,只能从衣着上分辨出,他是一个战士。往往这种人,当他亮出自己武器的时候,就将宣告对方生命的终结。

          这人带给我压迫感,远远超过当初的龙二!我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已经等了我很久了,或者说跟了我很久了。让我郁闷的是,他肯定认识我,而我对他,却是一无所知。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也许只有等一方死后,这种沉默才会被打破。

          “帅哥,你发型乱了,好象这里风大了点?”我冲他微微一笑,如果他是很可能被我迷住。

          “……”他没有说话,不过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身躯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决定跟他扯废话。

          “今天这天气还不错,这里风景也不错。”我有点自言自语。

          “如果这是现实世界,你就永远都看不到这些风景了。”这副倨傲的模样,再次让我想起了当初的龙二。

          唯一不同的是,这人对自己更有信心,因为我发现他无论怎样移动身躯,那眼神,始终如一,他在缓缓的向我靠拢。

          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六米,谁都能发动强大的攻击,但是谁都没有动手。

          我有些期待,期待这个人能带给我惊喜。悲哀的是,我在他眼里也看到了期待,这种期待更加令人毛骨悚然,这是一种猎人在玩味掉入自己陷阱中猎物的表情。换句话说,在他眼里,我已经是一个死人。

          这是一个刺客,我得出这个结论,只有刺客才能有这种阴暗狠辣并且有些颓废的眼神,尽管从外人的眼光看来,这仅仅是一种冷漠。

          我们都在等待对方露出破绽,并没有先出手试探对方。

          又是死一样的沉默……

          我出手了,以我无与伦比的速度优势。虎王匕首精确地刺在他的喉结处,令我微微诧异的是,他居然没有闪躲,同时我也感觉到自己咽喉一痛,一柄鬼斧神工极度妖异的匕首也抵在我的脖子上,并且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相比而言,我刺过去的那一刀反而显得微不足道了。

          尽管他手中的匕首没有闪耀着任何光芒,但我感觉到这是一柄神兵利器,用来收割生命的利器,它唯一的宿命就是发出最致命的一击,并且从来就不是与人共赏的。

          灵魂分离器,中阶神器!

          我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肯定是它,这是作为一个刺客的直觉。但是这神器明明出现在西方,怎么突然在炎黄帝国现世了?

          就在我愣神的这不到一秒的时间,他又出手了,神族刺客的致命爆破狠狠地击在我的心脏部位,位置拿捏的那样准确,我都有些佩服了。我的生命值剩下不到四分之一,这就是神器的威力,更让我惶恐的是,身上居然出现了伤口。

          撕裂,这是刀客特有的技能,大规模的破坏伤口造成持续掉血,与出血术异曲同工。这应该是灵魂分离器附带的属性吧,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急速的倒退,吞下两颗黑玉丹,然后踏着帅哥步法展开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刚才的那一瞬间的发呆是因为自己震慑于神器的威势中,我只会失误一次,不会原谅自己出现第二次错误的判断。

          熟悉的手感渐渐传来,我细细的品味着这一瞬间那让我悸动的快感。

          再有两刀,他就会化为一道白光消失,我相信……当我挥出相当自信的一刀,等待熟悉而又有些悦耳的惨嚎声传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或者说,奇迹发生了。

          ,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