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夜闯北宫母子解媚(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邺城皇宫

          高纬的耳边充斥着“呼呼呼”的疾风声,四周的温度也不自觉地降下来了许多,但是高纬还是敏锐地自己身体开始慢慢地变热了,脑海中猛地想起了两年前的长安竹屋事件,高纬心道不妙,挣扎地抬起了头,高纬虚弱地对“龙隐”说道:“不要去龙乾宫了,快,快去玉明池。”“主子,这。。。。”“龙隐”有些迟疑地说道。“你敢违抗朕的命令吗?”高纬虚弱中带着一丝冰凉地说道。“奴才不敢,奴才这就送主子过去。”说完,“龙隐”开始更加快速地在皇宫的高耸的屋檐上移动着。(高绰和高俨已经被其他的“龙隐”送去了自己的寝宫。)

          移动了好一会儿,“龙隐”突然停下了脚步,在一座宫殿的屋檐上站立住了,高纬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怎么停了,快走啊。”“主子您是不是不舒服?”“龙隐”还是面无表情,但是语气中带着微不可查的担忧地问道。“朕中了媚药了,快送朕去玉明池。”“龙隐”想了想,突然转身向与玉明池相反的方向移动,高纬见状,想喊住“龙隐”却因为自己身体的异样而喊不出话来,脑袋也因为越来越重的晕眩感,垂了下来。

          没过多久,“龙隐”在另一所宫殿的屋檐上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抱着高纬从屋檐上落到了宫殿前的大理石走廊上,然后趁着守着宫殿大门的宦官们不注意,立刻快速移动到他们身边,几个眨眼间,大门外的七八个宦官就全倒地了,然后,“龙隐”迅速地打开了宫殿大门,立刻进入了这座宫殿。

          过了一会儿后,宫殿里的宫侍们便几乎都被打晕了,“咚”在打晕了最后一个小侍女后,“龙隐”和高纬便进了内殿。“龙隐”眯眼仔细地观察了一遍四周后,马上小心翼翼地把高纬放了下来。高纬有些困难地用双腿支起了身子,用那双迷离的蓝紫色眸子打量着这内殿的一切。

          突然高纬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地揉了揉双眼,然后,又看了一遍内殿,看过后,高纬紧盯着那个“龙隐”,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问道:“这是北宫,是朕母后的寝宫吗?”“是,这是北宫。”高纬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被打破了,高纬喘了一口粗气,咬牙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带朕来这里。”“因为只有北宫最近,要是去了乾凤宫或是坤凤宫,主子的身子怕是早就熬不住了。”“可是这是朕母后的寝殿,难道你要让朕的母后替朕解媚吗?”高纬用沙哑的嗓子低吼道。“奴才不管主子与太上皇后的关系,奴才只知道太上皇后可以帮助主子解除媚药。”“龙隐”依然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这狗奴才。。。。。”“谁在哪里?”高纬刚想训斥“龙隐”便被一个轻柔的女声给打断了,高纬听到这个声音,燥热难耐的身子立刻僵硬了,因为高纬听得出来这个女声便是胡曦岚发出的,“奴才告退了。”“龙隐”乘势说道。然后便迅速消失了,“唉,你。。。。”高纬想说的话也来不及说出来了,“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深夜擅闯哀家的寝宫,哀家看你是不想要命了。”胡曦岚轻柔中带着几丝冰冷地说道。

          高纬无奈,只得转身,摘下了面具,丢在了地上,慢慢地走到床前,对正端坐于沉香木床榻上的胡曦岚说道:“是我,母后。”高纬的声音变得更加沙哑了,身上的体温也越来越高。胡曦岚闻言,急忙从床榻上站了起来,走到高纬身边后,见到真是高纬后,脑子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半个月的那一幕,粉颊上立刻飘浮起了两片淡淡的红晕,僵硬地笑道:“原来是纬儿啊,这么晚了,你来母后宫中做什么?”

          “儿臣,儿臣。。。。。”高纬突然呆呆地看着胡曦岚,不再说话了,只是眼中的**更甚,胡曦岚顺着高纬的目光一看自己的身上,忽然“啊”的一声后,急忙用双手护住了胸口。

          原来:因为夏夜炎热,所以胡曦岚一直喜欢脱去纱衣,只穿着肚兜睡觉,而刚刚胡曦岚因为听到内殿里有声音,所以急忙穿上了薄薄的纱衣,可是因为刚刚实在太急了,所以胡曦岚只是把纱衣下方的玉凤扣扣好,纱衣上方的玉凤扣却没有扣稳,刚刚她的身体一走动,玉凤扣便松了,一小片纱衣也掉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脖子,精致的锁骨,以及若隐若现的被月白色的肚兜包裹着的玉峰。

          扣好玉凤扣后,胡曦岚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后,继续问道:“纬儿你还没说你深夜来母后寝宫究竟作甚那?”“儿臣,儿臣。。。。。。”高纬沙哑着声音犹豫道,心道:难道要我说我是被“龙隐”带到你宫中,想要你替我解媚吗。胡曦岚起初没在意高纬那沙哑的声音,现在又听到这种声音,不由疑惑地问道:“纬儿,你的声音怎么了,怎么沙哑成这样?”“儿臣没事,真的没事。”高纬急忙说道。却不知,她话说得越快、越多,她的那沙哑的声音就越明显,所以胡曦岚听完后,心中疑惑更甚。

          走到高纬面前后,胡曦岚伸手摸了摸高纬的脸,有些惊吓地说道:“纬儿,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烫,可是发烧了,你别急,母后这就叫人宣太医。”(因为内殿里没有烛光,只有淡淡的月光,所以胡曦岚并没有发现高纬那眼中的**。)“来人。。。。啊。”胡曦岚刚想叫人,便被一股大力强行拉入了一人的怀中,“母后,母后”高纬说话的同时,嘴中的热气暧昧地洒在了胡曦岚晶莹的耳垂上。(高纬此时身高已经高达五尺了,比胡曦岚还要高小半个头。)

          原来,刚刚在胡曦岚伸手摸高纬脸的时候,高纬明显感觉到那短暂的清凉,所以在胡曦岚的手离开后,高纬心中便涌现还想要那清凉感觉的**,再加上媚药的发作,高纬终于忍不住地伸出了手,大力地把胡曦岚拽到了自己的怀中。

          胡曦岚立刻发现了两人现在的暧昧情况,扭动着身子想要逃离高纬的怀抱,并同时说道:“纬儿,快放开,我是母后啊。”但是,胡曦岚却不知道,她的这一扭动,更是把高纬本来就很高涨的□,弄得更上了一层楼,高纬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然后,高纬运用着更大的力气把胡曦岚拽到了床榻上,胡曦岚刚想挣扎起身,便被随之而来的高纬给压住了,双手也被高纬禁锢住了,胡曦岚一抬头,便看见高纬那双火热的眸子,心里一惊,声音颤抖地问道:“纬儿,你怎么了,我是母后啊,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高纬勾了勾嘴角,笑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正在和我喜欢的女人做着我喜欢的事。”“什么,纬儿。。唔唔”胡曦岚刚想说话,便被高纬紧随而来的吻给阻拦住了,高纬吻住胡曦岚的粉唇后,伸出一小截的舌头慢慢地勾画着胡曦岚完美的唇线,勾画了一会儿后,高纬的舌头刚想进入胡曦岚的口中,却马上就发现了胡曦岚正紧咬着贝齿,不让她进入。

          高纬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唇还是停留在胡曦岚的唇上,但是右手却悄悄地放开了胡曦岚的手,移到了胡曦岚的胸前,如一条游蛇一般,高纬的右手很快便移到了胡曦岚的纱衣里,在触碰到胡曦岚的玉峰后,高纬的右手立刻将那侧的玉峰轻轻地揉捏了起来,胡曦岚受此刺激,不由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粉唇也半张开来,高纬的舌头乘势立刻滑了进去,勾起胡曦岚的舌头开始缠绕起来。

          吻了将近半刻的工夫,高纬才终于放过了胡曦岚,慢慢地退了出来,退的过程中还带出了一条晶莹的银丝,正在大口呼吸的胡曦岚一见到这个,本来因为供氧不足而泛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红润,但是高纬见到这个后,立刻低下了头,开始细细地吻起了胡曦岚光洁如玉的颈脖,胡曦岚被吻得□不断,顺着颈脖,再到精致的锁骨,到达了胡曦岚的玉峰,高纬猛地撤去了胡曦岚的纱衣,然后一把拽断了胡曦岚的肚兜带子,往后一扔,洁白的纱衣和月白色的肚兜便飘落在了地板上。

          这样一来,胡曦岚这一对白皙的玉峰便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了高纬的眼前,高纬看到这一幕美景,心中的**终于到了最高处,快速低头,吻住了胡曦岚的一侧玉峰,舌头在那颗红豆上画着小小的圈圈,而另一只手则轻柔地撩拨着胡曦岚的另一侧玉峰,不一会儿,胡曦岚便被挑逗都受不了了,声音有些娇媚地说道:“纬儿,纬儿,不可以,我是你。。。啊。”高纬一听这话,把轻柔的吻改成了略有痛意的撕咬,中途还用舌头温柔地舔着那颗红豆,胡曦岚快被这样快感中带着隐隐的痛意的感觉逼疯了,口中的呻、吟更加大声了。

          高纬撩弄了好一会儿的那双玉峰后,细吻继续向下,温柔地吻过胡曦岚滑润的肌肤,小巧的肚脐,平坦的小腹,最终来到花园入口处,高纬看着那从花园中流淌出来的花汁,毫不犹豫低头吻向那里,伸出舌头温柔地在两朵花片上滑动着,突然将舌头挤进了花片里,快速地抽动着,同时吞咽着花园口不断溢出的花汁。

          胡曦岚被高纬这样一刺激,双手条件反射地抱住了高纬的头,口中溢出“恩恩。。唔。。”的呻、吟声,高纬冲刺了一会儿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更加快速、猛烈地冲刺起来,“啊”的一声后,胡曦岚的第一次□终于来临了,喷射出的大股花汁全都被高纬吞了进去,之后胡曦岚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喘起了粗气。高纬抬起头,快速吻住了胡曦岚的粉唇,将嘴中的一半的花汁倒入了胡曦岚的嘴中,等到胡曦岚猝不及防地吞咽下去后,高纬才慢慢地咽下了嘴中的花汁。

          高纬嘴角微勾,邪魅地说道:“母后可是快活了。”在见到胡曦岚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后,高纬继续说道:“这是儿臣还没有饱那,所以母后还得喂饱儿臣。”说完,又吻起了胡曦岚的玉峰,右手从胡曦岚大腿上慢慢向上,移到了花园入口处,停留了一会儿后,高纬的右手迅速地刺入了花园中。

          “嗯。”胡曦岚因为高纬这样的举动,有些不舒服地微微皱了皱柳眉,高纬也不急,慢慢地等着胡曦岚有些适应后,右手开始在胡曦岚体内快速冲刺起来,又是还调皮地用手指刮了刮胡曦岚那温热的内壁,胡曦岚被高纬这样的动作撩拨地呻、吟不断,小脸上因为快感而溢出的汗珠越来越多,脑袋也开始向左右微微摇摆起来,沉香木床榻也开始微微摇动了起来。

          这一夜,高纬也不知道自己要了胡曦岚多少次,反正就算是胡曦岚最后被快感弄得晕过去了,高纬还是不知疲倦地在胡曦岚体内冲刺着,直到天际出现了一丝白光后,高纬终于也累了,起身去拿了一条棉布,替胡曦岚和自己草草地擦拭了一遍后,盖着锦被,抱着沉睡中的胡曦岚进入了梦乡。

          今夜,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我还在发着烧给你们码出来的,你们要是在霸王我,再不给收藏,花花,唉,那我也彻底失望了。&!--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