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九(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弄好一点!嘴巴和舌头都要动!还要我教你吗?”

          那老头跟本不知道欣恬有多难过,只顾恶声的逼迫她吹舔,欣恬很想吐

          出口中不软不硬的恶心肉肠,但老头的手紧紧揪住她后面的头发,一点让她逃避

          的余地都没留。

          我不要!你们都住手……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命运悲惨的美女涨红

          了脸,心中凄凉的哭喊着,泪水不断沿着面颊落下,染湿了粉颈和前胸。

          除了被迫含住一条男根外,其他老人也毫不留情的吸舔她身体,他们如蛙类

          般没牙的嘴巴,咬着柔嫩的奶头摇扯,连十根美丽的纤指和脚趾都逃不了被含入

          这些老人湿口中的恶运,欣恬无助的任他们玩弄,老人们又合力抬高她臀部,然

          后轮番钻进她股间,仰着脸吻吮鲜美的,黏溶溶的嫩缝不知被搞得多不堪,

          欣恬只觉得自己整片股沟又热又滑,从泌出来的,不停地被老人吸到肚

          子里。

          “嗯……呜!”被一群老人舌洗身体,除了难过的酸麻外,也传来涨涨

          的刺痛,原来那副假牙还塞在里头,被他们这一乱弄,已经快跑进子宫里了,欣

          恬不由自主从鼻孔和喉间发出哀鸣,想手伸进胯下去挖出生殖器内的异物,但才

          刚动作,双臂又被人给抓住、一把扭到背后去。

          “你想弄出里面的假牙是不是?”逼她、也是带头那名的老人扯着她头

          发问道。

          “嗯!呜!”欣恬一双大眼睛盈满了泪,满是哀求的努力点头。

          “那就好好帮我吸,等一下还要跟我作爱,我才帮你拿出来。”老人卑鄙的

          抚着她凄美的脸说道。

          “呜~……”欣恬含着他的、痛苦的摇头,这老家伙的话儿和他的人一

          样猥琐恶心,虽然尺吋不小,但早已没了弹性和生命,躺在欣恬温暖的小口中,

          就像条软趴趴死掉的肉虫,欣恬虽然被迫含住它,却一点都不敢去吸吮,舌头更

          是动都不敢动。

          “不听话的话,就等着上妇产科吧!要是有人知道你把假牙塞到里头,说不

          定还会上电视新闻哩!到时看你怎么向男朋友解释?!嘿嘿……难道你要说是和

          一群老头子玩群交游戏,因为太兴奋,要求我们帮你塞的吗?嘿嘿嘿……”

          那老头残忍的恐吓着她,欣恬美丽的容颜被吓得没有血色,但这些老人看了

          却一点也不怜疼,还加倍粗暴地蹂躏她的身子,雪白光裸的屁股被迫更剧烈的蠕

          动,因为的收缩扭曲、放进去的假牙已经被挤到很深了。

          “呜!……”欣恬一脸惨白,痛得浑身冒出冷汗,再这样下去,整副假牙一

          定会滑进子宫里,会有什么后果自己也不敢想。

          听他的吧……她吃力仰起脸、一脸痛苦的乞望着老头,小嘴中暖滑的舌

          片听话的动了起来。

          “唔……很不错,肯听话了是吗?……这就对了……我叫他们先停一下……

          你继续好好的弄……”老头示意其他人先放开欣恬,自己则舒服的眯起眼,享受

          这绝色美女带来的口舌服务。

          “唔……啾……”身体其它地方的蹂躏总算停止,饱受折磨的欣恬认命吸着

          老头的,柔嫩的舌瓣缠绕着湿软的慢慢打转,老人阳痿的感觉令她

          恶心得全身起鸡皮疙瘩,但为了不让假牙进到子宫里,她也只能拼命的忍耐这一

          切。

          含在嘴里的肉肠每被吸得舒服时,就会从马眼流出少许热尿,欣恬要吞也不

          是,又不能吐出来,整张俏脸憋得红通通的,泪水没停的流着,这副悲惨的模样

          看在欺凌她的老人眼里,却成了最美的表情。

          “小姑娘,看你这么努力服侍我,我就帮你把假牙取出来吧!”老人被欣恬

          又滑又嫩的小嘴吮得舒服,又想无耻的抚玩她的身体,于是将她推倒在床,头脚

          相反的压在她柔滑娇躯上,变成69的体位,他要欣恬继续为他吹含着软软

          的,自己在另一头掰开她雪白的大腿,整张脸凑近她泛红湿黏的耻户。

          好难看!不要这种姿势……和老人光着身体作出这种猥亵行为的欣恬,

          羞得想让自己死去,但也没有能力抗拒,只是不安的动着被狎玩的下身,小嘴含

          着老人的肉肠发出含糊悲鸣。

          “忍一下喔!我先帮你看看!”那无耻的糟老头,用他粗皱的手指压住被玩

          弄到充血的湿润花瓣,一点都不顾欣恬的尊严,就粗鲁的将那片鲜红肉户拉开。

          “呜~~”欣恬情急之下想将大腿合起来,但老人的身体和头颅已经占满她

          两腿间所有的空间,那双又匀又瘦的只能拼命夹着老人身躯挣动,反而使老

          人的心情更为亢奋,这样无谓的抵抗持续没多久,两条腿也被其他老人捉住拉开

          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