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五三、两虎相争、再也不见

          “没误会!放开!别用那双抱过手再来抱!膈应!”叶小安挣脱不开他,只好抬脚用高高靴跟重戳到他鞋面逼他放手。

          江邵吃痛松了力道改而攥住手腕,“让把话说完好不好?靳清现在——”

          靳清,又是靳清。叶小安觉得自己连日来压抑情绪蹦到最高点,也不知那里来力气竟将他狠狠甩开,冲他声嘶力竭大喊。“江!邵!这辈子都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店家在门外堆积数个雪人挂上彩灯装点格外好看,叶小安气极,不管不顾搬起个雪人脑袋用力砸到江邵身上。“受够了行吗?行吗?为什么们之间总要有个?为什么?忘不了就跟好了!还来追干什么?守着回忆过吧!守着可悲爱情过吧!叶小安不稀罕…了!”

          每说句就去搬个雪人脑袋冲他砸过去,包括用来做雪人眼睛番茄,股脑都丢了过去。江邵不躲不闪被砸了身雪块和番茄汁,周围看热闹人直乐,他从没这么狼狈过,可他根本无暇顾及。再找不到可丢东西累得拄着双膝喘气,江邵过去牵起冻得发红冰凉小手放到唇边呵气,掌心摩擦借热力给捂暖。

          “要怎样才相信现在只想要!”江邵低头,唇瓣贴在冰凉手上。“是过去而不同,小安,——”

          “如果想说是那个字,劝把话吞回去!”叶小安打断他话,试图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如果现在只是为了安抚,为了挽回,就别玷污了那个字,更别玷污了,因为这样配不上对感情!”

          江邵闭了闭眼睛,无力感涌上心头,他不懂究竟想要什么。要爱情,他给。要听他说爱,他能说出口时反倒不要了。个叶小安竟然让他比面对靳清时更加束手无措,莫名愤怒跟随着无力感迸发出来。他松了手,退后半步,似笑非笑看着。

          “那怎样男人才配得上?说!不过是有那么段过去,就被揪着不放了?对左智感情呢?跟在起就能把他忘干二净彻彻底底了?还是说之前为他流那些眼泪都是假?用来博取人同情?左智用已婚身份和交往骗感情可以不计较,轮到有前女友就这么不值得原谅了?叶小安,适可而止,不要这么——”

          江邵话说了半顿住,视线落在叶小安身后那个男人身上。

          叶锡尚走近,只手搭在叶小安肩上以保护姿态把带到自己怀里。“不要怎样?”

          接收到他挑衅眼神,江邵扯起侧嘴角嗤笑半声。“这是和事,别人没资格插手。”

          “别人?是不是忘了是哥哥,最有资格插手所有事情人。”

          江邵将“哥哥”二字在唇齿间低低重复着,勾起抹玩味弧度。“是想插手事还是想插手人生。”

          叶锡尚眸色凛,江邵轻笑。“以哥哥名义,这么多年,还真是用心良苦。”

          叶小安皱眉思索听懂了江邵话中含义,瞬间怒不可遏。“江邵疯了吧?说什么话自己知道吗?”

          “当然知道,这个男人对什么居心又知道吗?”

          江邵副恨铁不成钢语气叶小安觉得好笑,直直望进江邵漆黑眼底,坚定不容质疑开口。“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来说最重要人,可以没有任何人,但绝对不能没有他!”

          叶锡尚参与了成长每个阶段,特殊家庭特殊境遇让他们之间感情已经远远超越普通家庭中兄妹。他们依靠彼此度过人生中最困难那段日子,不知道自己真正姓甚名谁,却从未为此悲伤过。虽然景芊自儿时便已离开,又与叶锦然断绝关系,但是始终认为自己是幸运,只因为生命里有这个手将他养大称之为哥哥男人,他尽了最大努力给了个家。

          江邵眸子倏地眯起。“什么意思?那个‘任何人’里,也包括?”

          叶小安喉咙酸胀有些发疼,却仍毫不犹豫点头。“是。”

          “呵。”江邵气都笑了,暗自攥紧双拳,眼底怒意翻滚。“好个兄有情妹有意。叶锡尚,等长大等很辛苦吧,这么个可口诱人妹子养了这么多年最后竟被别男人吃干抹净心里是不是恨要死?有没有后悔没早点把占为己有?”

          叶小安倒抽口冷气,不敢置信江邵会说出这种话来。还未等说什么就觉得被个力道猛推开,耳边句饱含怒意声音响起。“看还是想挨顿揍!”

          叶锡尚推开叶小安同时拳已经冲着江邵挥了出去。这次江邵并未像上次那样只守不攻,躲过他拳回手便是记重击。“之前敬是哥才不还手,其实较量下也不错!”

          两个猛如狮虎野兽般男人瞬间就要厮打到起,叶小安看心惊肉跳,刚想上去制止却被人抢了先。

          “小邵!小尚!统统住手!”

          道娇柔女音适时□来,两人原本没想理会却又意识到了什么同时停了手。叶小安心蓦地紧,手脚发凉,最担心事情终于发生了。

          景芊裹着披肩从人群中缓步走出,都是孩子,无法看着自己孩子自相残杀。江邵有些错愕望着景芊,“妈?怎么在这里?”

          比他更吃惊是叶锡尚,他时怔了,侧头吐了口血水揉着下巴,瞥了眼景芊又瞥了眼江邵,讽刺笑扬起嘴角。“他是男人儿子?”

          事已至此景芊已无法在隐瞒。“是,小尚,没告诉是因为——”

          “停!”叶锡尚抬手打断,不屑啐了口。“景芊,从不打女人,今天确实想破这个例,但因为叶锦然忍下来了,记住欠他可不止是这巴掌。”他回身扯过叶小安手就走。

          “哥……”叶小安刚说了个字,手腕便传来阵疼痛。叶锡尚攥着力道有些控制不住,心里翻滚着几乎无法压抑愤怒。

          “小安!”江邵拉住叶小安另只手,下秒就被叶锡尚闪电般速度扯回来。叶锡尚把护在身后,伸出食指警告他。“再碰下,会废了这只手!”

          江邵承认叶锡尚确实好身手,可要打赢自己绝对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江邵自然不会将他警告放在眼里。“未必有这个本事!和小安事还没说完,要带走得先问问意见!”

          江邵难得使出少爷脾气。叶锡尚此刻就是只处在失控边缘狮子,叶小安完全感受到他内心暴怒,知道再不阻止话这两个男人真会搞出不堪设想后果,无法接受其中任何个人受到另个人伤害,必须做点什么。

          “是不是搞错了?”叶小安有些淡漠看向江邵,同时抱住叶锡尚手臂,生怕他个冲动做出什么可怕事。“和谁走还要问意见?是谁?江邵,太自以为是了,该说话早说清楚了,和没话可说。”

          “叶小安!任性也有个限度!那么多女人江邵不是非不可!”江邵咬牙切齿瞪着,觉得自己耐性都被磨光了。他都把话说那么明白了竟然还当着他面和叶锡尚搂搂抱抱拉拉扯扯!

          “小邵!别口没遮拦什么混账话都说!”景芊惊,埋怨推了他下。“叶子,他在气头上,千万别往心里去。”

          “没往心里去。”叶小安注视了他片刻,牵动嘴角淡然冷静回了句。“那么多男人,叶小安也不是非不可,再见,不,是再也不见。”

          说罢,叶小安便拉着叶锡尚离开,知道江邵视线直追随着自己,却始至始至终未回头再看他眼。

          如果,此刻回身冲到他怀里像从前那样赖着他撒娇,甚至不用说句软话只要小猫似蹭蹭他,他们就会冰释前嫌。

          如果,此刻他冲过来抱住像从前那样坏心眼逗几句,甚至不用道歉只要牵着掌心在唇边印个轻吻,他们就会忘了那些伤人话。

          然而这些如果,也只是如果。

          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

          个心里面始终为对方放不下在之前那二十四年感情纠结着,另个是任何事都能冷静处之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方寸大乱口不择言伤害彼此。

          谁会想到这句“再也不见”真语成谶。

          景芊喊不回他们,更对江邵毫无办法。直到再也看不见叶小安那倔强身影,江邵自嘲而凉凉笑了下,脚跟旋转身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内容上接正文52章~~~是纸书里的内容~~~说过会放上来,有兴趣的看看叭~~~

          本文的网络版和纸书版是双结局~~

          ~叶锡尚的故事《有染》也是根据纸书结局来写的~在《有染》江邵也有些戏份~迷人的叶爸爸也有第二春了~~~闷骚叶哥的心结也会因为小叶子的貌美嫂子解开~~~~看了纸书结局希望方便大家理清思路~~

          本文以下内容【日更】到完结。

          顺便说下今晚更《有染》

          五四、只是不爱我、

          回家这路上叶锡尚都没开口说过句话,叶小安知道他正极力按捺着怒气。手里拿着冰袋战战兢兢来到叶锡尚身后。“哥。”

          ↑返回顶部↑

          目录